所在位置:首页 > 圣经教义 > 争议焦点 >
文章内容
反神学的“教义”
来源:陈鸽的博客  作者:MacArthur(陈鸽 译)

反神学的“教义”(麦克阿瑟)

陈鸽翻译(译者加小标题)


愚民政策

   牧师的会众中需要有“庇喱亚人”,就是“甘心领受这道,天天考查圣经,要晓得这道是与不是”的会员(徒 17:11),因那些愿意教导神话语的人,必须对其严格的标准承担责任。然而不幸的是,对于那些想要发表个人观点及宣讲自己经验的人而言,恰恰相反,他们的生存空间取决于他们压抑别人一切的神学检验能力。

逆我者亡

   为“圣笑”一类的神秘现象辩解的人,经常告诫批评他们的人说:不要消灭圣灵的感动,不要叫圣灵忧伤,还有最糟糕的是:不要亵渎圣灵,他们因此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地步。往往,这些只不过是一种精神上的恐吓,但却相当有效,并且屡试不爽,因它压抑了理智的声音,免除神秘现象推动者的责任,让他们不用提供任何合理的圣经根据,来支持他们所做的事情。


先入为主

   然而,请注意,所有这些消灭圣灵感动的严厉警戒,构成了一个很明显的循环推论。他们从一开始就假定了他们想要成立的观点,即这些现象确实是圣灵的工作。这就是推论的实质:若我们对于所发生的事情无法解释,或找不到圣经的依据,那么,我们就不敢质疑或挑战它们,因这些现象就是圣灵工作的实际证据。因此,纯粹的神秘主义等同于“圣灵的感动”。任何慎思明辨者试图按照(帖前5:21)的吩咐,试图“凡事察验”,就会受到警戒说他们冒犯了圣灵。


非法定罪

   最竭力捍卫这一观点的其中一人是狄阿提嘎(WilliamDeArteaga)(译者注:简称“狄氏”)。为此,他写了《消灭圣灵之感动》一书,它封面上的推荐读到:“审视几个世纪以来对圣灵感动的抵挡”[1]。虽然这本书够不上学术水平,也不甚精确,但因为许多人曾利用它来支持灵恩神秘主义在教会历史上的合法性,所以我们必须加以批判。狄氏(DeArteaga)很肯定:凡反对现代灵恩现象的人,无一例外,都是末世的法利赛人。他甚至暗示,有些人可能已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2]

   法利赛主义成了狄氏(DeArteaga)反对的象征。他对法利赛人的评估很发人深省,他说:


藐视神学

   “法利赛人真正的问题来自两个方面。第一,他们过分地高估了神学在人灵命中的角色,即将神学的正确当作敬虔生活的首要美德。因此,在此过程中,不知不觉地,那爱神与爱人的最大诫命便屈从于正确的神学理论了。第二,他们有一种人本的自信,以为他们的神学传统是完全无误的解经。因此,他们错将自己的神学,又称为古人的传统,放在与圣经同等的地位上。”[3]


指鹿为马

   请注意,狄氏(DeArteaga)对法利赛主义的描述,等同于对神学变相地攻击,特别是对“神学的正确性”。他暗示:对神的爱与对正确神学的注重之间,在某些程度上,存有一些冲突。他甚至把纯正的神学和圣经本身对立起来,暗示那些关注“神学正确性”的人,错误地将他们的神学置于与圣经同等的地位。


一体两面

   然而,这些都是错误的二分法。真正对神的爱与对真理的爱是分不开的。那真心爱神的心,一定会被真理吸引的(参:帖后2:10;约二 6),而且唯有从正确地解经当中,才能得出真正纯正的神学(提前 6:3-4;多 1:9)。那些定意要抛弃纯正神学的人,也必须要抛弃圣经(提后 4:2-3)。圣经和正确的神学不是相互矛盾的;他们乃是不可分割的双胞胎。你不可能一方面尊重圣经,另一方面藐视神学;不可能一方面爱神,另一方面对他的真理漠不关心,因他通过圣经,显明了他自己,因此要真认识神,就必须对圣经有正确的理解。


张冠李戴

   此外,狄氏(DeArteaga)完全误解了法利赛人真正的错误,他们的问题根本不是过分强调神学的正统性,恰恰相反,他们的问题是没有严谨地去寻求明白圣经,其实,他们用自己僵化的传统取代了圣经。因此,导致他们堕落的是传统,不是神学。倘若他们一直持守圣经,并且将神学建立在唯独圣经的基础上,他们就不至于陷入错误当中了。主耶稣责备法利赛人,是因他们的骄傲自义、他们灵里的瞎眼、他们的律法主义、他们的缺乏怜悯、他们的好大喜功、以及他们对神的话语的无知;主从来没有因他们过分强调“神学的正确性”斥责他们。


篡改史实

   狄氏的书所表现的是随心所欲、信手拈来、重新编写的历史。例如,他以美国“大觉醒运动”为例,表明“神学正确性”如何构成圣灵工作的拦阻和威胁。这个论点值得我们更进一步的探讨,因为“大觉醒”已经成了现代神秘派最喜欢利用的(复兴)模式,但正如我们下次即将看到的:十八世纪的那次大复兴,实际上是被神秘现象所破坏,而不是被驱动的。




   (改编自“莽撞的信心”)

 

- End -

请收藏备用网址:www.iguizheng.com(归正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