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福音與神的主權 - 第一章 神的主權

背景顏色: 字體顏色: 字體大小:

第一章 神的主權

  我不打算用絲毫時間,來向你證明神在他的世界中,是位至尊之主的這個一般性的真理。這沒有證明的必要;因為我知道,如果你是一個基督徒,你已經相信了這個真理。我怎麼知道的呢?因為我知道,如果你是個基督徒你是祈禱的;承認神的主權乃是你祈禱的根據。在祈禱中,你為些事感謝神為什麼呢?因為你承認神是你以往所有的好處,並你將來所盼望的一切好處的根源。這是基督徒祈禱的基本哲學。基督徒的祈禱並非打算強求于神,乃是謙虛承認自己的無能為力和依賴神。當我們跪下的時候,我們知道掌管世界的並不是我們;因此並不是靠我們的能力,憑我們自己單獨努力來滿足我們的需要;我們自己以及別人所願望的各樣美事,必要從那里求來;如果真的得到了,乃是從神那里得來的恩賜。如果在我們日用飲食這方面的祈禱(主禱文就這樣教導我們)是真的,那麼論禱屬靈的益處就更是真的了。不拘以後在辯論中我們如何爭論,但當我們真的在祈禱時,以上的真理對我們就顯示得非常清楚。所以實際上,每逢我們祈禱的時候,我們就承認我們自己的無能和神的主權。基督徒祈禱的這事實,就是他相信神之主權的絕對證據。

  我也不打算花時間向你證明神在人得救的事上,是位至尊之主這個特殊的真理。因為這一點你也早已相信了。兩件事表明了這一點。第一,你為你的悔改歸主而感謝神。你為什麼要這樣作呢?因為你在心里知道此事完全是出于神。你並沒有拯救你自己;他救了你。你為這件事感謝神,就是承認說,你的歸主並不是你自己的工作,乃是神的工作。你在某時某地受基督教的感化,你並不歸功于機遇或偶然。你加入一間基督教會,你听見基督的福音,你有基督徒的朋友,或有基督教的家庭,有一本聖經落在你手中,你覺得自己需要基督,並且來信靠他為你的主,這些事你都不算作是出于機遇或偶然。你並不是將你的悔改和相信歸功于自己的智慧,或聰明,或正確的判斷或常識。當你尋求基督的時候,或者你曾竭盡智謀,努力研究,博覽群書,千思百慮,但那一切都不能使你的歸主成為你自己的工作。當你接受基督的時候,你的信心的行動可以說是你自己的,因為是從你發出來的;但那並不是說你自己救了自己。其實,你從來未想過你是自己救了自己。

  當你回顧往事的時候,你為自己過去對福音信息的盲目無知,置若罔聞,悖逆與逃避而自怨自責;但你並不以為結果你被強求的基督所得他,認為自己有什麼功勞,就沾沾自喜。你不會夢想在神和你自己之間同分享你得救的功績。你從來沒有以為對你得救決定性的貢獻,是你自己而不是神的。雖然你感謝神賜給你蒙恩的方法和機會,但你從來沒有覺得是你自己響應了神的呼召,就不感謝神,而感謝你自己。你的心反抗你如此對神說話的這種思想。其實,你為著信心與悔改的恩賜而誠懇地感謝神,正如你為一位可信靠和歸向之基督的恩賜而感謝神一樣。自從你作基督徒以來,你的心就是如此引導你。因你的得救所牽涉的一切事項,你都把全部的榮耀歸給神,你知道,如果你拒絕感謝神引導你相信他,那就是褻瀆。故此,當你這樣想到你的歸主,又為你的歸主而感謝神,你就是承認神恩典的主權了。世界上每一個基督徒也都是如此。

  論及此點,我們就想到西緬查理(Charles Simeon)于一七八四年十二月二十日與衛斯理約翰的那段談話,是很有教益的︰『先生!我知道你是一位被稱為阿民念主義者;而我有時被稱為加爾文主義者;因此或者我們會劍拔弩張,大動干戈了。但在我同意開火之先,如果你許可,我要問你幾個問題。……先生!我請問你,你曾否覺得是個墮落敗壞的人,墮落到如此深度,以致如果神當時不首先把尋求他的心放在你里頭,你自己從來未想回轉到神那里去?』

  衛斯理回答說︰『我誠然是這樣。』

  『你是否在企圖作任何事來向神推舉你自己上完全絕望;惟有單獨靠基督的寶血和他的義來得救呢?』

  衛氏回答說︰『是的,我完全依靠基督。』

  『先生!假如你起先是為基督所救贖,那麼以後是不是藉著你自己什麼工作來救你自己呢?』

  衛氏回答說︰『不,我從始至終必須全賴基督而得救。』

  『你起先既被神的恩典改變過來,那麼你以後是不是要靠你自己的力量來保守自己呢?』

  衛氏回答說︰『不是的。』

  『既然如此,你不是每時每刻都為神所保守,好像嬰兒在母親的慈懷中麼?』

  衛氏回答說︰『是的,一點都不錯。』

  『你所有的盼望,豈不是在乎神的恩典與慈愛,保守你直到他的天國麼?』

  『是的,除了在基督里面我沒有盼望。』

  『那麼先生!如果你同意,我就要收刀入鞘了;這就是我的加爾文主義;這就是我的揀選,我的因信稱義,我的至終蒙保守;事實上,這就是我所持守的一切,所以,如果你願意,就不必去找其他的語句來作為你我辯論的根據,我們應當在已經同意的那些事上友善團結吧!』
(Horace Homiletices, Preface: I. Xvi if.)

  此外,還有第二個方法就是在救恩上你承認神是有主權的神。你為別人的歸主而祈禱。你怎麼為別人代求呢?你只是求神帶他們一段而叫他們不靠神而靠自己嗎?我想是不會的。我想你在祈禱中一定是很堅決地求神救他們︰求神開導他們的悟性,軟化他們的硬心,更新他們的本性,感動他們的意志來接受救主。你求神在他們心中作成一切關乎得救所必須的事。在你的祈禱中,你總不會這樣說︰『神啊!我不是求您叫他們一定相信您,因為我知道這一點是您辦不到的。』絕對沒有這回事!當你為未歸主的人祈禱時,你以為神能領他們相信。你懇求神作這件事,而且你懇求神的信靠心是根據他能行你所懇求的那個確實性。實際上神真是這樣︰使你為罪人代求的這種信念乃是神自己藉著聖靈銘刻在你心版上的真理。所以在你的祈禱中,(基督徒在祈禱時,他頭腦最清醒,是最有智慧的)你知道救人乃是神;你知道使人轉向神的,乃是神自己的恩慈工作吸引他們歸向他自己,而且也是因為你有此知識所以才決定你祈禱的內容。這樣,你替人代求無異為自己的悔改而感謝神,承認神恩典的主權。各處的基督徒都是如此。

  論到關于人的行為和得救的信心,神是否真是居于主宰的地位這件事,在教會中已有長久的爭論。從所論述的事上就顯示給我們,當如何考慮這爭論。其實這是一種似是而非的情形。因為若說有的基督徒相信神的主權,有的則持相反的觀念,並不是正確的。其實,所有的基督徒都是相信神的主權的,不過有些人不覺得他們如此相信,他們在錯誤地幻想著並堅持說他們是反對神的主權的,這種奇特的情形是怎樣造成的呢?其根因正如在教會中所發生的大部份的錯誤一樣──就是由于唯理性猜想之潛入,堅決地主張系統性的一致,而不情願承認奧秘的存在,和不肯認為神比人聰明,因而叫聖經服從人所假定的邏輯要求。人們看到聖經教訓說,人要為他們的行動負責任;他們不能看出(其實無人能看出)這事怎能與統治人行動的至高主權相符。他們不願意讓這兩項真理,正如在聖經中那樣,相輔並行,就下斷語說,為要支持人類責任的聖經真理,他們不得不拒絕這同樣真實的,同樣合乎聖經的神之主權的教義,而且把許多教導這真理的經文曲解了。把聖經神秘的部份鏟除,來使之過份簡化的願望,乃是我們這邪惡心理的自然傾向,就是細心的學者對這種願望傾心向往,也是不足為奇的。因此才有這頑強的和厭煩的爭論。可是另一方面,如果我們問起雙方的人是怎樣禱告的呢?就顯出那些自稱反對神主權的人,也正是和贊成的人一樣,實在是深信神的主權的。

  那麼你到底是怎樣祈禱的呢?你為的你日用飲食祈禱麼?你為你的歸主感謝神麼?你為別人的歸主祈禱麼?如果你的回答是『否』,那麼我只能說恐怕你還沒有得到重生。如果你的回答是『是』──那就證明,不拘你在以往關于這個問題的辯論采取什麼立場,你在心中跟任何人同樣堅固地相信神的主權。當我們站著的時候,可能有爭辯,但是當我們跪禱神前的時候,都是同意神的主權。我們的祈禱就證明了我們的同意,我就根據這種同意來作我們討論的出發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