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圣经教义 > 宗教改革五大要义
文章内容
改革宗信仰
《宗教改革五大要义》
原著:改教家
10
目  录
 
阿米念主义与加尔文主义对照表
阿米念主义观点
加尔文主义观点

1、阿米念主义:人虽堕落,但仍有自由意志和能力择善而从
  虽然人的天性因为堕落受到严重的损害,但人并未因此落到灵性上完全绝望的境况。上帝仁慈地使每一个罪人都有能力悔改和相信,但祂并不对人的自由横加干涉。每一个罪人都拥有自由意志,也有能力择善而从,其永远的归宿就取决于人如何使用这自由意志。罪人有能力或与圣灵合作,得到重生;或拒绝上帝的恩典,走向灭亡。

1、加尔文主义:人是完全堕落,无法自救
   人性是彻底地败坏的,人的意志并不自由,却是受着邪恶本性的束缚,因此人是没有任何行善的能力。人不愿,也不能在属灵的事情上择善而从。因此,要把罪人带给基督,上帝要将信心与悔改赐给祂所拣选的人,更赐给他们新的生命。因此,人的信心是上帝所赐的,也是祂恩典的一部分。
2、阿米念主义:上帝的拣选是基于祂预见人是否会回应祂的呼召
  上帝在创世以前拣选某一群人得救恩,是基于祂预见这些人会回应祂的呼召。因此拣选是取决于人所做的决定,谁因信心得救恩不在于上帝而完全在于人,上帝只拣选那些祂预知会运用自由意志选择基督的人。因此救恩最终的导因是罪人选择了基督,而不是上帝选择了罪人。
2、加尔文主义:上帝无先决条件主动拣选人

  上帝在创世以前就拣选某一群人得救恩,完全是基于祂自己全权的意旨。上帝对人的拣选是没有任何先决条件的,祂不是基于预见他们的顺服和反应而拣选他们,反之,祂通过圣灵的力量使被拣选的人甘心乐意地接受基督。任何美德或善行是上帝拣选的结果,而不是原因。因此救恩最终的导因是上帝对罪人的拣选,而非罪人选择基督。

3、阿米念主义:‘普世救赎'或‘普遍代赎'
   基督救赎的工作使全人类的得救成为可能,但并未保证全人类都得救。虽然基督为所有人,或为每一个人死,但只有那些相信祂的人,才得了救恩。祂的死使上帝得以在罪人相信的基础上饶恕他们,但这并没有实际除去任何人的罪孽。只有人选择了接受基督的救赎,这救赎才生发果效。
3、加尔文主义:基督的救赎仅限于祂自己的选民
  基督救赎的工作只为拯救选民且确实保证了他们得救恩,祂的死是代替某一群特定的罪人忍受罪的惩罚。基督的救赎不单除去祂选民的罪,还保证了他们获得救恩所需要的一切,包括使他们与祂联合的信心。圣灵将信心的礼物无误地加给那些被拣选的人,因此确保了他们的救恩。
4、阿米念主义:人可以拒绝上帝拯救之恩
   凡听到福音的人,圣灵也在这些人心中呼召,并尽其所能把每一个罪人带入救恩。但因人有自由意志,他可以成功地抗拒圣灵的呼召。除非罪人相信,否则圣灵无法叫罪人重生。因此,人的自由意志限制了圣灵将基督救恩的功效加给人。圣灵虽能吸引人到基督面前,除非罪人回应,否则圣灵无法赐给生命。因此,上帝的恩典不是不可抗拒的,而是可以且常为人所拒绝。
4、加尔文主义:上帝的恩召不可抗拒
   圣灵吸引罪人来到基督面前,对那些听到福音的人进行呼召,祂的工作并不受人的意志所限制,也不靠人的合作。圣灵特别施恩扶助被拣选的人,使他们相信、悔改并衷心愿意来到基督面前。对那些被拣选承受这恩典的人来说,圣灵对他们进行特别呼召,不可能被拒绝,而总是导致他们悔改归正。因此上帝的恩典是无法抗拒的。
5、阿米念主义:真正重生之人不一定在信仰上确被保守
   由于救恩的导因是罪人选择了基督,那些相信也真正得救的人可以因没有持守信仰或选择离弃基督而失去他们的救恩。[并非所有阿米念主义者都同意或肯定这一论点。]
5、加尔文主义:圣徒永远得蒙保守
   凡上帝所拣选,被基督救赎,由圣灵赐予信心的人都永远得救。他们的信心被全能上帝的大能保守,从而坚守到永远,他们所得的救恩永远不会失落。

  上列加尔文主义五特点,清楚的阐明上帝救赎方式的教导,让信徒看见在加尔文神学里面逻辑而始终一贯的系统。一般只承认自己是基督徒的人,仅知道上帝爱他并知道他的罪已得赦免,至于人是“如何”及“为什么”被救赎的?又上帝的救赎是如何地在人身上成就?这些问题在加尔文主义的五特点中有系统的说明。五点中的每一点都与上帝拣选的主权性有关,拒绝其中的一项,就是否认加尔文主义的全部。

  一般人提到加尔文,就会联想到 TULIP,事实上,TULIP 是「加尔文正统派」为了对抗阿民念派的主张所归纳整理出来的五个条文,并非加尔文思想原貌。加尔文留给我们的是一个完整的神学系统,内容远比这五个条文来得丰富。许多人将TULIP 当作是加尔文的全部主张,因而反对加尔文,或者以此来介绍加尔文。其实TULIP 是比较僵化的加尔文正统派立场,不能代表加尔文神学全貌,以此来反对或支持加尔文都是一种严重的偏差。

  在十七世纪,那些坚守改革宗立场的人对其基本信仰作重新检讨和辩护,确定了什么是「改革宗传统」日后的‘正统'(orthodoxy) 。其历程是透过两个严肃的议会声明,就是多特大会 (Synod of Dordt) 的《多特信经》(Canons of the Synod of Dordt) 与韦斯敏斯德议会(Westminster Assembly)的《韦斯敏斯德信仰告白》(Westminster Confession of Faith)。我们不难从内容以及其严谨的正统细节看见《多特信经》和《韦斯敏斯德信仰告白》的神学是非常相似的,这两个宣告显明了十七世纪「加尔文正统派」的特征,把加尔文的神学局限在一个狭窄的框架,虽标榜为加尔文神学忠实且可靠的诠释者,但如此呆板的局限恐怕连加尔文自己也难以认可。 

  事实上加尔文本人并不是这样呆板的人,他的著作中处处洋溢活泼的信息。由于加尔文是从中世纪传统里逐渐走出来而深受文艺复兴熏陶的人,其身上带有「中世纪的保守」以及「文艺复兴的前进」,更重要的是,他以充分人文主义训练下之学者身份,投入以圣经为根据的宗教改革,在加尔文身上带有多种对立因素在互相冲击,也因此加尔文研究绝对不是沉闷的,或者是可以化约成公式的,反而在多种因素交互影响之下,呈现出丰富的生命力,而此生命力源于「一切只为荣耀上帝」的确信。

  加尔文神学思想中争议最多的,就是有关「预定论」的主张。他一方面归纳出圣经清楚的记载,另一方面从他个人以及许多受苦的基督徒身上深刻体会到,人实在算不得什么,一切都在上帝奇妙的拣选与预定当中。加尔文在自己的生命中,因得着上帝的恩典,经历过罪得释放的喜乐,而预定的教义正是他用以表达这种喜乐的方法。可惜的是,在他的追随者手中,预定的教义成了‘正统'的试金石。

  由于「预定论」是倍受争议的神学论题,我们必须了解,不同神学家主张预定论各有其不尽相同的神学立场,加尔文预定论亦有其独特内涵以及支持立场。有人极力反对预定论,仔细讨论之后,才发现其反对的并非加尔文预定论。其实,要把预定论介绍得恰到好处并非易事;但如果我们能够象加尔文那样,从圣经的记载及个人蒙恩的经历入手,而不过分探究那隐秘的、不可知的详细预定内容,我们一定也会象加尔文一样,产生谦卑和感恩的信心,接纳上帝奇妙的拣选与预定。其实要进一步探究预定论的内容,加尔文并不赞成,他认为追究预定论是深入上帝智慧的极隐秘处,我们需要克制自己的好奇心,对于上帝预定的内容不能强求知道,也不必羞于承认自己的无知。

  有人以为相信或接受预定论会使信徒不重视传福音(或说反正被拣选的人都会接受耶稣,传与不传都没有分别)。然而,上帝所拣选的人,我们是完全无法知道的,所以应当更重视传福音,更热切地盼望人得救并分享福音。在圣经里,使徒保罗是谈论上帝的预定和拣选最多的人,但他也是最热心传福音的人,由此可见,相信或接受预定论的人,更应当努力传福音。

  总结来说,加尔文认为唯有拣选与预定的教义方能使人产生谦卑和感恩的心,并使人的信心有坚强的依据。值得注意的是,加尔文谈预定是在强调上帝在拯救的事上有绝对的主权,使人不致骄傲、自以为了不起。因此在《基督教要义》书中,他把「预定」放在「拯救论」当中讨论。但是后来的加尔文正统派却把「预定」放在「上帝论」当中讨论,使人误以为上帝是那样地绝对专制与霸道。

  以主权的上帝为中心的教义乃是改革宗神学的主题,改革宗神学所高举的并不是“改革宗”本身,更不是高举加尔文一个人,乃是代表对纯正真道和敬虔生活的追求。加尔文不是完人,他一生参与教会改革,而非创立教派,因此,长老宗教会不是以加尔文本身为传统,乃是以加尔文改革教会的期许为传统,通过加尔文改革教会的见证,学习其优点,排除其缺点,根据上帝的话不断地进行改革, 使教会成为「改革中的教会」,持续回归圣经,忠于神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