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圣经教义 > 三位一体
返璞归真
《三位一体》
原著:伯特纳
10
目  录

 

 
 
第一章 绪论

   本书的宗旨就是要尽量把教会所持守的三位一体教义的基本真理,用最清晰的言语表明出来。我们首先要提出圣经有关本教义的证据,然后再提出一些可靠的记载和教会会议所定的信条,以及在两千年来教会时代中,各个思想家对这个教义的解释。

   在全部圣经中,三位一体的教义,或许是最神秘与最难解释的教义,因此我们也不敢奢望对这个教义能给予充分的说明。基于这种情形,我们只能根据圣经启示给我们的,去了解神的内在性。神的三位格,是惟一的启示真理,并且是在自然理性范围以外的。它的长、阔、高深是无法用理性的尺度来加以衡量的,事实上用有限的理性来讨论这位无限的神,是不可能的。用我们这有限的头脑,要想去充分说明神的性情,犹如以蠡测海,是办不到的。我们的目的并不是要从事形而上学的精密观察,也不是要从这个教义中推测出其中错综复杂的关系。我们实在盼望在圣灵的引导下,能够想出一个最简单的方法,并尽量应用我们这有限的头脑和言语,去了解这一项真理,并且要防备在教会历史中时常发生的错误和异端。虽然我们不能充分地了解神的心意,但我们总是按照神的形像造的,因此我们有权利(在一定范围之内),以我们自己的性情,用类比法去推想出神的一些性情。并且我们也应该尽量地抓住神所喜欢赐给我们,有关祂自己的伟大启示,这样也会使我们属灵的生命,得到很大的长进。既因我们研究此一教义,要完全依靠启示,(在我们自己的意识或物质的世界中,没有什么恰好与神的性情相似,或可以类比的),既然我们所研究的主题,是一个非常神圣的题目,是关于这位无限公义和超越之神的内在性情,那么我们就必须要效法门徒的态度,要恭敬谦卑地领受神认为应该启示给我们的真理。

   神既然是一切事物的创造者、保守者和支配者,我们的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祂,那么我们对祂的认识,必须以我们自己的知识为基础。在回答 “神是什么” 这个问题的时候,圣经就把祂启示给我们, 第一,论到祂是一位具有理性与正直的灵,祂智慧的属性是无限的,是一位活神,有权能、圣洁、公义、良善和真实;第二,圣经启示给我们,祂是一位永远存在的‘三个位格',然而这三个位格是存在于同一实质之内,并且存在于思想与目的极完全的合一之内。况且,明显可见,如果神的确存在于三个位格之内,每一个位格在创造、护理、救赎与恩典的工作上,都有其特别的部份 ,那末该事实就左右神在工作的整个范围中的作为,结果论到神位格本性的教义,必会严重地影响所有真正的神学与哲学。教义对基督教是非常重要的,如基督的神性与位格、道成肉身、救赎等等,与三位一体的教义有不可分之关系,假若与三位一体的教义分开,这些教义都得不到正确的了解。

   我们应该注意,三位一体的教义,乃是基督教的特别标记,使它与世界上一切的宗教,有所分别。没有圣经的启示,人们也能得到关于神的属性与位格的有限真理,这是不错的。异教的各宗教和所有的哲学理论,都是以自然界的宗教为根据,因此他们所达到的目标不能超过神之合一的观念。在一神教的体系中,我们发现他们也是相信独一的神。在其他的多神教中,他们是相信许多别的神。但是没有一种异教,或哲学思想,达到三位一体神的观念。事实是:若没有超自然的启示,人的意识或经验就不能给人一点点思路去分辨基督教所相信的三位一体,道成肉身、救赎和圣洁的神。有些异教提到了三元化的神,例如埃及的奥西瑞斯(Osiris)、埃西斯(Isis)和候拉斯(Harus)是三元化的神,这些是与人类家庭中的父、母和孩子相类似的。或像印度的梵天(Brahma)、护持神(Vishru)和斯克瓦(Schira),乃是在泛神论进化的圈子里面,把创造、保守、和毁坏自然的力量人格化了。又如柏拉图提出的善良、智慧,与意志也是三元化的——这些例子并非真正的三位一体,也不是真的可以求告与敬拜的位格。只不过是把神的能力与属性给人格化了而已。除了‘三'的观念之外,没有一个体系是与基督教三位一体的教义相比拟的。

   在我们仔细研究三位一体的教义以前,有一件事我们必须知道,那就是我们人对神的知识是阶梯性的。对神之存在最普通的启示,是藉着自然界显明出来的,所以对于所有的人都是相同的。神的存在是一个直觉的真理,为普天下不存偏见的人所接受。人自己知道他需要依靠,并且向他所依靠的负责任,因此就假定一位作为他所依靠的,并且也向这位负责任。他把从他自己的身上所发现的好品格,都归属于这一位。因此对神属性的了解,乃是一位有位格的灵、无限的、永远的,和完全的神。

   关于神的性情与属性之启示的第二阶段,乃是在旧约时代中。在这段时期中有更进一步的启示,是藉着人的直觉与自然界,认为神特别是施恩与救赎罪人的神。第三个阶段,也我们特别注意的阶段,是在新约时代中,在此阶段中神被启示为具有三位一体的位格,每一个位格,在创造、护理,和救赎上,都担当其特殊部分的工作。就如瓦费德博士(Dr. Warfield)所指出的:

   “救恩计划的主要部分是基于神性的奥秘,这奥秘乃是三位个别存在的位格,而具有一个绝对合一的实质;并且三位一体的启示,也附带说明救恩计划的执行。父差子为世人赎罪,子回到祂在创世纪以前与父同在的荣耀里去的时候,差遣圣灵把救恩赐给人。有关神性情的基要事实,一直要拖延到所应许的救恩成就的时候,才会显露;并且这救恩的完成乃在事实,非在言语,是藉着上帝实际在地上显现,圣子升天后圣灵被差遣来作为祂的代表。”(神学研究Studies in Theology 113页)

   我相信论到神之实存的宇宙论的(cosmological)、目的论的(teleological)、本体论的(ontological)、和道德的(moral)各项辩论,对那些心地宽宏与胸无偏见的人是有效的。这些辩论或许不会说服那些唯理主义者或无神论者,但我们现在不是特别论到这些人。唯有有神论才能打开宇宙之谜这一点乃是现今科学与哲学思想的确信,因为我们已经在该范围内最出名的哲学家和科学家像爱丁吞(Eddington)、吉恩(Jeans)、米利根(Millikom)、怀特海(Wheathead)、候庆(Hocking)、布来曼(Brightman)等人的著作中找到了这方面的阐释。唯物主义的观念,在几十年前已经完全动摇了,并由一种在我们所看见的事物背后,为一位有位格之神的观念所代替,祂是宇宙的创造者和支持者。

   本书作者认为读者都是确实相信有神的人。别的人不会对神学发生兴趣,更不会关心到三位一体的道理。写诗篇的人,以有神的眼光对无神论者予以评价说:“愚顽人心里说,没有神”(诗14:1)。最近有一位作者,论到无神论者时指出,“无神论的本质是荒唐透顶,糊涂到了极点。在各方面都能看到许多神大能与智慧的证据,一个胸襟开朗的人,很难否认有一位至高者在统治一切。把这么大的宇宙说成是由原子并列的结果,偶然受到宇宙能的影响,这种假设实在太荒谬了,太不值得辩驳了。即如我们屡次指出的,那就像把一百万只猴子放在打字机上乱搞,盼望他们能打出一篇像米尔敦所写的那本名著‘失乐圆'来一样的荒谬。无神论对宇宙起源所作的解释,是比有神论的信条更能使多数人轻易相信。虽然如此,如果没有神,宇宙就是一个不可解释的谜”(Dr. C. Norman Bartlett, The Triune God, p.36)。

   虽然人们广泛地承认只有有神论(theism)才能对宇宙提出充分的解释,但事实仍然告诉我们,就是有许多有神论者坚决相信有位格之神的存在,同时也否认神性中有多数的位格,换句话说就是反对三位一体的信仰。关于基督教三位一体的信仰,他们认为那是三神论,或古今各种神论的一种方式。他们认为三位一体的教义是荒谬的或谓名词上的矛盾,并且他们永远坚持地说,假使神是独一的,祂就不会成为三位。但是当我们仔细的思想这些有神论者所提出的问题时,我们发现荒谬与错误是在他们那一边,并且毫无疑问地,他们把神当作永远是孤独、寂寞的一位。虽然我们还没过分地说神的位格必定暗示着三位一体的教义,但我们的确相信包括爱、尊荣、友谊、信靠、同情等属乎个人的特性,除非有客观位格的关系存在,就不能充分表现出它的美丽与芬芳来。在人性方面既然是这样,那末论到神性的情形,岂不也更是如此吗?

   说神是超位格的这种理论,当然是荒谬的。在事实上,神的位格比人的位格是大莫与京的;但是二者之间,只有一个是对的:神若不是有位格的神,祂就是无位格的神。如果我们坚称神是无位格的神,我们就是主张无神主义了。如果是有神存在,祂必定是有位格的。我们不能敬拜“绝对的原则”,也不能与“宇宙的能力”交通;主张神是超位格的,不过是狂妄自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