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频道:信仰宣告 关于我们 福音问答 护教卫道 捐助圣工
  您所在位置:首页\陈鸽文摘 >> 阅读:陈鸽论王怡:藉神权挑衅政权
 
陈鸽论王怡:藉神权挑衅政权
来源:陈鸽博客   作者:陈鸽弟兄
 

一个月前,有人发给我一封2017-11-18王怡写给唐崇荣和众人的公开信,标题为《历史是大写的基督》,这是王怡在被限出境参加《雅加达宗教改革500周年研讨会》之后,通过网络发表的讲章。 
  

读后我大为震惊,原来王怡的神学问题,比我起初以为的还要严重的多的多。这不仅是他个人的偏见,更可能连累千万的信徒,叫无知的被迷惑,无辜的遭逼迫,更使主的名受羞辱,因为王怡打着“归正”的旗帜,戴着“正义”的盔甲,穿上“主仆”的袍子,又藉着唐崇荣的名义,利用“传福音”给掌权者为理由,堂而皇之地挑衅政权,抵挡君王,更蛊惑信徒走上“自取刑罚”的道路。
  

罗马书 13:1 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2 所以,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罚。
  

一位敬虔的老仆人说的好:“王怡在捡起石头打老虎!”果然,不久,他的讲章被官方删除了。文章虽删了,但他的《神权政治》思想已经广泛地播散开了,因为参加大会的众位“维权牧师”站在他同一阵线,联名写了《这是我们的立场》一文(2017-11-21),呼吁全球教会与热爱自由和公义人士,一同支持王怡,抵挡中国的政权,似乎排山倒海、势不可挡。
  

然而,我们不能附和。王怡岂能代表正统家庭教会?他玷污了归正运动,又陷中国信徒于政治风波中,加上国际大会的推波助澜,实在误导了许多圣徒(雅 3:1)。
  

因此,我不得不本着神的话,写这篇回应文章,一面指正王怡的错误,另一面提醒海内外教会,不要盲目地大发热心,而应按圣经的真知识。不要象犹太人,“因为不知道神的义,想要立自己的义,就不服神的义了。”(罗 10:3)
  

王怡版的《神权政治》  

借着飞扬的文采,他旁征博引,气壮山河,挑起了为主殉道、为义受苦的狂热,但其实他是在怂恿信徒,消极地抵挡现今的政权。然而,你又抓不到他的把柄,因为他声明:不是在鼓动“颠覆政权的行为”,乃是本着基督永远的王权(西1:15-20),似乎有理有据地挑起你对政权抵触的心理、逆反的情绪、消极的抗议,掺杂着示威、含冤、鸣屈、愤恨、不满。最后,他更鼓动各地华人教会:万众一心、齐心祷告,好叫中国的政权早日崩溃。然而,从人法律的角度,你又不能定他有罪,因他表面在提倡顺服权柄,其实却在挑衅政权;口头上承认王权,实际上毁谤君王;看似高明的法律辩证,其实在巧妙地“藉着自由遮盖恶毒(阴毒)”(彼前2:16)。
  

以下,我引用王怡自己的两段话,他说:  

“保罗说,就是乖僻的主人,你们也要顺服,如同顺服主一样。【陈鸽注:这话是彼得说的,不是保罗。】这60年来,教会在中国,一直顺服在乖僻的君王手下.....。我有一次被抓到派出所,国保问我,你有没有颠覆政权的行为。我说,请问祷告算不算?我常向主祷告,说主啊,我们受压太重,你能不能伸手,叫这个政权一夜之间瓦解。还是你要叫法老的心刚硬,在将来显出你的荣耀和能力来。我说主啊,你在中国有千千万万儿女,都巴不得这一天早日来到。我就问警察,请问这个算不算以祷告颠覆国家政权。他想了想,说,这个不算。我说,啊,那就没有其他方式了。因为这是教会的秘密武器,是教会的原子弹。正因为上帝给了我们祷告的能力和管道,所以才叫我们顺服那乖僻的统治者……”  

王怡又说:“……因为我们有一个癫狂的统治者,所以我们就很少有人在中国为福音癫狂。实际上,在中国,坐牢的基督徒还不够,因为信耶稣而掉工作的人还不够,因为传福音而进派出所的人还太少。因为公开聚会、敬拜而被政府查封的教会也少的可怜。殉道者的数目还没有填满,大丈夫的心志还不够坚强,中国教会该受的苦还受的太少,中国教会能受的苦也还没有受够。主给我们的太多,我们给主的太少。因为福音还没有彻底去掉我们对君王的崇拜。因为你怕谁,你就在崇拜谁。而我们勇敢地承认吧,我们就是怕共产党……”   

两个极端  

王怡和三自:犯了两个恰恰相反的错误。三自错在:以政权干预神权;王怡错在:藉神权挑衅政权。这两个错误,一个极左,另一极右,都偏离了圣经的正道。正统家庭教会(包括纯正改革宗)则相信:神权与政权分治,井水不犯河水,正如主耶稣说的:“凯撒的物当归给凯撒,神的物当归给神。”(可 12:17)  

我们尊重凯撒(彼前 2:17),但不崇拜君王。换言之,一方面,我们尊重并顺服神在世上所设立的权柄(罗 13:1-7;彼前 2:13-14);但另一方面,当政权越界、涉入神权、强求“神的物”归给凯撒时,我们必须宣告:“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徒 5:29)然而,我们并非犯上作乱,乃是为了信仰,不能违反圣经,不能违背神权。
  

神权至上  

我们深信神权至上(西 1:15-20)。连历史上曾一统天下的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也不得不承认:“……至高者在人的国中掌权,要将国赐与谁就赐与谁。他的权柄是永有的;他的国存到万代。……那行动骄傲的,他能降为卑。”(但 4:32, 34, 37)  

神兴起了埃及的法老王,叫他的心刚硬,特要彰显祂的权能(参:罗 9:17-18);神也藉着先知点名呼召波斯王古列(又译:居鲁士)释放被掳的圣民,为祂建造圣城和圣殿(赛 44:28;45:1-5, 13;拉 1:1-2)。神对哈巴谷说:“我必兴起迦勒底人,就是那残忍暴躁之民……派定他为要刑罚人……设立他为要惩治人。”(哈 1:6, 12)又对以赛亚说:“亚述是我怒气的棍,手中拿我恼恨的杖。我要打发他攻击亵渎的国民,吩咐他攻击我所恼怒的百姓……。”(赛 10:5-6)然而,神的百姓受了亚述管教之后,神又应许了:“耶和华必用杖击打他(亚述)”(赛 30:31)。是,“……在天上的万军和世上的居民中,他都凭自己的意旨行事。无人能拦住他手,或问他说,你做什麽呢?”(但 4:35)  

正如旧约时代,神将背道的百姓交付与外邦的列国(士 2:11-15),照样,新约的教会,若不自洁(林后 7:1;提后 2:21),反倒藏污纳垢,纵容异端,生活堕落,不肯除掉罪恶的“面酵”时(林前 5:6;加 5:9),神也可能兴起世上的政权来惩治他们。神确实为政权“佩剑”(罗 13:4),给了他们“罚恶赏善”(彼前 2:14),反贪防腐,遏制邪教的权柄。不但如此,神更允许大逼迫临到耶路撒冷教会,好叫信徒分散,把福音传开(徒 8:1)。后来,希律王迫害教会,又“……不归荣耀给神,所以主的使者立刻罚他,他被虫所咬,气就绝了。神的道日见兴旺,越发广传。”(徒 12:23-24)感谢主,“人的忿怒要成全你的荣美;人的余怒,你要禁止。”(诗 76:10)“两个麻雀不是卖一分银子吗?若是你们的父不许,一个也不能掉在地上;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太 10:29-30)他是叫万事互相效力的至高神(参:罗 8:28)!   

的确,“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陇沟的水随意流转。”(箴 21:1)帝国的兴衰,君王的替换,都在乎上帝!基督是历史的主宰、永远的君王!到了末后的号筒吹响时,“……天上就有大声音说: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他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启 11:15)那时,圣徒也要与祂一同作王,直到永远永远(参:启 22:5)。
  

时候未到  

然而,现在,圣徒作王、统治万国万民的时候还没有完全来到,我们要等到基督二次降临,引进新天新地之后(启 21:1-5)才会与祂一同在天上作王,正如(腓 3:20-21)说的:“我们却是天上的国民,并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稣基督从天上降临。他要按著那能叫万有归服自己的大能,将我们这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和他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 那时,我们“……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启 22:5)但现在,时候还没到,正如(提后 2:12)说的:“我们若能忍耐,也必和他一同作王。”  

双重权柄  

如今在地上,神设立了双重的权柄:一,在世界上,神命立君王作他的“用人”,来刑罚世上作恶的人(罗 13:1,4);二,在教会里,神也命立我们(圣徒)作他的“仆人”(路 17:10;彼前 2:16)来审判教内假冒的人。  

这是两个不同的领域,在一位至高者的权下运行。虽二者互不相干,但不是彼此敌对,乃是各尽其职、相辅相成的。正如使徒保罗说的:“……审判教外的人与我何干?教内的人岂不是你们审判的吗?至於外人有神审判他们。你们应当把那恶人从你们中间赶出去。”(林前 5:12-13)神要我们在教内执行纪律(太 18:15-17),从教会中清除那不悔改的恶人(林前 5:1-2),但神不要我们“多管闲事”,跑到世上去审判教外之人。在此,王怡和支持他的“维权牧师”超越了神所定的界线:他们使用属世的兵器,去打属灵的争战(林后 10:4-5),更提早藉神权干预了政权。岂不知神给教会的大使命,不是去“反专制”,乃是去“传福音”吗?(太 28:18-20)  

政教分离  

没错,到那日,当神的国完全降临时,圣徒要审判世界,甚至审判天使(林前 6:2-3),但如今教会不当提早涉入政界的审判。我们不当“在不义的人面前求审”(林前 6:1),也不可“在不信主的人面前”告状(林前 6:6-7)。这不是说:圣徒个人不能参政,也不是说:不要向官长传福音;而是说:教会与政府,各有各的责任范围,各自要在自己的疆界内秉公行义,并各自要向神交帐(彼前 4:5, 17)。  

因此,我们坚持“政教分离”,但王怡却提倡《神权政治》(Dominion Theology)。他扬起神本的旗帜,走上了人本的道路;打着马丁路德的95条,推行自己的95条;高举改革宗的招牌,煽动信众逆反的心理;还假借“祷告”之名,要促进法老的心刚硬,导致政权最终的败落。正如王怡说的:“……(祷告)是教会的秘密武器,是教会的原子弹。正因为上帝给了我们祷告的能力和管道,所以才叫我们顺服那乖僻的统治者……。”  

陈鸽答复:  

我们必须按照神的旨意(就是圣经的教导)祷告,才能蒙神垂听(约一 5:14-15)。 

一:圣经教导:基督徒对政权的顺服,不仅是表面上循规蹈矩、例行条文,更是里面一种因敬畏神而产生的温良、柔顺、谦和、敬畏的心态。彼得说:“你们作仆人的,凡事要存敬畏的心顺服主人;不但顺服那善良温和的,就是那乖僻的也要顺服。”(彼前 2:18)这不是王怡忿忿不平、无可奈何的“在忍耐中顺服”,乃是因信靠神的主权而情愿顺从他所设立的权柄。这不是表面的功夫,乃是甘心地听从。  

正如保罗说的:“你们作仆人的,要凡事听从你们肉身的主人,不要只在眼前侍奉,像是讨人喜欢的,总要存心诚实敬畏主。无论做什么,都要从心里做,像是给主做的,不是给人做的,因你们知道从主那里必得着基业为赏赐;你们所侍奉的乃是主基督。那行不义的必受不义的报应;主并不偏待人。”(西 3:22-25)  

他又说:“你们作仆人的,要惧怕战兢,用诚实的心听从你们肉身的主人,好像听从基督一般。不要只在眼前侍奉,像是讨人喜欢的,要像基督的仆人,从心里遵行神的旨意。甘心侍奉,好像服侍主,不像服侍人。因为晓得各人所行的善事,不论是为奴的,是自主的,都必按所行的得主的赏赐。”(弗 6:5-8)  

二:圣经教导:基督徒为政权的祷告,应该是祈福与祝谢,不可象王怡一样,咒诅他们“一夜之间瓦解……巴不得这一天早日来到”。  

彼前 3:9 不以恶报恶,以辱骂还辱骂,倒要祝福;因你们是为此蒙召,好叫你们承受福气。  

罗 12:14 逼迫你们的,要给他们祝福;只要祝福,不可咒诅。  

提前 2:1-2 我劝你,第一要为万人恳求、祷告、代求、祝谢;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该如此,使我们可以敬虔、端正、平安无事地度日。  

(这些经文写作的历史背景,是在著名的罗马皇帝尼禄的统治之下,保罗写了这封教牧书信给提摩太,劝他怎样带领全教会的祷告,不是咒诅君王,乃是代求祝谢。)  

三:圣经教导:基督徒对政权的态度,应该是温柔、谦顺、尊重、恭敬,不是象王怡一样,毁谤他们“乖僻”、癫狂、邪恶。 

另一封教牧书信中,保罗写信给提多:“你要提醒众人,叫他们顺服作官的、掌权的,遵他的命,预备行各样的善事。不要毁谤,不要争竞,总要和平,向众人大显温柔。”(多 3:1-2)  

罗 13:7 凡人所当得的,就给他。……当惧怕的,惧怕他;当恭敬的,恭敬他。  

彼前 2:17 务要尊敬众人,亲爱教中的弟兄,敬畏神,尊敬君王。  

提前 6:1 凡在轭下作仆人的,当以自己主人配受十分的恭敬,免得神的名和道理被人亵渎。  

四:圣经教导:基督徒对政权的良心,因行善而心安理得、问心无愧,所以可以坦然无惧,敬虔、端正、平安无事地度日(提前 2:1-2)。不象王怡说的:“……对GC谠作为统治者的恐惧和怨恨,至今深深捆绑着我们。”又说:“我们勇敢地承认吧,我们就是怕GC谠……。”

然而,保罗说:“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惧怕,乃是叫作恶的惧怕。你愿意不惧怕掌权的吗?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称赞。”(罗13:3)  

彼得也说:“你们若是热心行善,有谁害你们呢?你们就是为义受苦,也是有福的。不要怕人的威吓,也不要惊慌……”(彼前3:13-14)  

彼得又说:“你们为主的缘故,要顺服人的一切制度,是在上的君王,或是君王所派罚恶赏善的臣宰。因为神的旨意原是要你们行善,可以堵住那糊涂无知人的口。你们虽是自由的,却不可藉着自由遮盖恶毒(或译:阴毒),总要作神的仆人。”(彼前2:13-16)
  

遮盖阴毒  

王怡却举起“自由”的盾牌,披戴“正义”的盔甲,打着“归正”的旗号,依据“圣经”的权威(西 1:15-20),引用“名望人”的话语,藉着唐牧师的名义,更利用“传福音”给国家为借口,冠冕堂皇地藉着神权挑衅政权。其手段是何等的“高”!城府是何等的“深”!  

当然,我们要传福音给万民听(可 16:15),包括掌权者在内,“他愿意万人得救,明白真道”(提前 2:4),但不是藉着王怡咒诅地“祷告”和无奈地“顺服乖僻的主人”,乃是藉着我们真诚地为众人代祷、由衷地为政权祈福(提前 2:1-5),甘心地顺服他的命(多 3:1-2),加上温柔、忍耐、敬畏的品行和榜样。  

正如彼得说的:“你们作妻子的要顺服自己的丈夫;这样,若有不信从道理的丈夫,他们虽然不听道,也可以因妻子的品行被感化过来;这正是因看见你们有贞洁的品行和敬畏的心。”(彼前 3:1-2)  

(拿这段经文,对比王怡的“祷告”与“顺服”,分明如同一个妻子,表面上顺服丈夫,暗中却跟神祷告说:“主啊,求你咒诅我老公!让他快快死掉吧!”你看这妻子:是何等地虚伪阴毒!神岂不要质问她:“这是我教导你的顺服吗?”)  

总之,“你们若是热心行善,有谁害你们呢?你们就是为义受苦,也是有福的。不要怕人的威吓,也不要惊慌;只要心里尊主基督为圣。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作准备,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存着无亏的良心,叫你们在何事上被毁谤,就在何事上可以叫那诬赖你们在基督里有好品行的人自觉羞愧。务要尊敬众人,亲爱教中的弟兄,敬畏神,尊敬君王。”(彼前 3:13-17)  

十架道路  

的确,基督是万王之王,终有一天,万膝要向他跪拜,万口要承认他是主(腓 2:9-11);那时,我们这些信靠他的人,也必与他一同作王(启 11:15, 22:5)。然而,那日子还没到。如今,神没有召我们去加入“奋锐党”或“十字军”,也没有叫我们到世界去“薅稗子”(太 13:27-30)或去“反极权”“倡民主”“搞维权”,没有,他只召我们去传福音,并且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效法我们的奴仆君王–主耶稣基督,与他一同降卑、同甘共苦。  

“他本来富足,却为你们成了贫穷,叫你们因他的贫穷,可以成为富足。”(林后 8:9)

又如(腓2:5-8)保罗说的:

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

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 

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 

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

存心顺服,以至于死,

且死在十字架上。
  

彼得也同被一灵所感,说:“你们蒙召原是为此;因基督也为你们受过苦,给你们留下榜样,叫你们跟随他的脚踪行。他并没有犯罪,口里也没有诡诈。他被骂不还口;受害不说威吓的话,只将自己交托那按公义审判人的主。他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彼前 2:21-24)  

基督是替罪的“羔羊”(约 1:29)又是得胜的“狮子”(启 5:5);他是君王,又是奴仆(腓 2:7);先上十架,后登宝座;先是降卑,后来升高。所以,他召我们跟随他的脚踪:“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路 9:23)因此,让我们“……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他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便坐在神宝座的右边。”(来 12:1-2)  

“我们若能忍耐,也必和他一同作王。”(提后 2:12)  

“忍耐”这一词已经告诉我们:基督徒当藉着苦难学习顺服(来 5:8)。  

因此,我们不依靠地上的权贵帮助教会成全福音的大使命,也不指望什么“贤君”藉着民主宪政赐予教会自由。不,我们单单仰望基督,存心忍耐到底,因为我们笃信圣经权威、神权至上,祂在经上为我们所命定的,是一条信心之路、十架道路(来 12:1-2)。没有捷径!  

赛 2:22 你们休要倚靠世人。他鼻孔里不过有气息;他在一切事上可算什麽呢?  

诗 146:3 你们不要倚靠君王,不要倚靠世人;他一点不能帮助。4 他的气一断,就归回尘土;他所打算的,当日就消灭了。5 以雅各的神为帮助、仰望耶和华他神的,这人便为有福!6 耶和华造天、地、海,和其中的万物;他守诚实,直到永远。  

陈鸽(2017-12-18)  

附:我多年天天为中国掌权者祷告,也点名为教会传道人祷告,包括王怡在内,求主赐福众人、恩待众人。撒母耳隐退时,对神的百姓说:“至於我,断不停止为你们祷告,以致得罪耶和华。我必以善道正路指教你们。”(撒上 12:23)这是神仆人当尽的双重职责:祈祷和传道。正如使徒说的: “但我们要专心以祈祷、传道为事。”(徒 6:4)不要分心,切莫失职。

---------------------------------------------  
参考经文:  

雅 3:1 我的弟兄们,不要多人作师傅,因为晓得我们要受更重的判断。

西 1:15 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16 因为万有都是靠他造的,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一概都是藉著他造的,又是为他造的。17 他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他而立。18 他也是教会全体之首。他是元始,是从死里首先复生的,使他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19 因为父喜欢叫一切的丰盛在他里面居住。20 既然藉著他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藉著他叫万有,无论是地上的、天上的都与自己和好了。  

罗 9:17 因为经上有话向法老说:「我将你兴起来,特要在你身上彰显我的权能,并要使我的名传遍天下。」18 如此看来,神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叫谁刚硬就叫谁刚硬。  

徒 8:1 从这日起,耶路撒冷的教会大遭逼迫,除了使徒以外,门徒都分散在犹太和撒玛利亚各处。  

启 22:5……他们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 

士 2:11 以色列人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去事奉诸巴力……14 耶和华的怒气向以色列人发作,就把他们交在抢夺他们的人手中,又将他们付与四围仇敌的手中,甚至他们在仇敌面前再不能站立得住。15 他们无论往何处去,耶和华都以灾祸攻击他们……。  

林后 7:1 亲爱的弟兄啊,我们既有这等应许,就当洁净自己,除去身体、灵魂一切的污秽,敬畏神,得以成圣。  

提后 2:21 人若自洁,脱离卑贱的事,就必作贵重的器皿,成为圣洁,合乎主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林前 5:6 你们这自夸是不好的。岂不知一点面酵能使全团发起来吗?  

加 5:9 一点面酵能使全团都发起来。  

启 21:1 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海也不再有了。2 我又看见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预备好了,就如新妇妆饰整齐,等候丈夫。3 我听见有大声音从宝座出来说:「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他的子民。神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神。4 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5 坐宝座的说:「看哪,我将一切都更新了!」……  

太 18:15 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你就去,趁著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指出他的错来。他若听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16 他若不听,你就另外带一两个人同去,要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可定准。17 若是不听他们,就告诉教会;若是不听教会,就看他像外邦人和税吏一样。  

林后 10:4 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5 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  

太 28:18 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19  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20 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林前 5:1 风闻在你们中间有淫乱的事。这样的淫乱连外邦人中也没有,就是有人收了他的继母。2 你们还是自高自大,并不哀痛,把行这事的人从你们中间赶出去。  

彼前 4:5 他们必在那将要审判活人死人的主面前交账。  

彼前 4:17 因为时候到了,审判要从神的家起首。若是先从我们起首,那不信从神福音的人将有何等的结局呢?  

约一 5:14 我们若照他的旨意求什麽,他就听我们,这是我们向他所存坦然无惧的心。15 既然知道他听我们一切所求的,就知道我们所求於他的,无不得著。  

腓 2:9 所以,神将他升为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10 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11 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神。  

太 13:27 田主的仆人来告诉他说:『主啊,你不是撒好种在田里吗?从那里来的稗子呢?』28 主人说:『这是仇敌做的。』仆人说:『你要我们去薅出来吗?』29 主人说:『不必,恐怕薅稗子,连麦子也拔出来。30 容这两样一齐长,等著收割。当收割的时候,我要对收割的人说,先将稗子薅出来,捆成捆,留著烧;惟有麦子要收在仓里。』  

来 5:8 他虽然为儿子,还是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从。

 

 
    整理发布:归正福音网[www.guizheng.net]
 
更多 神学焦点
审判要从神的家起首
从心归正(陈鸽)
有关预定论和拣选论的疑难
马丁路德宗教改革的神学主张
灵修派与学院派之间的平衡
召会:正统或异端?
向福音派发出呼吁
浅论基要主义、福音主义和新福
宗教改革的教会概念
上帝的道聚集教会
点击图书频道!
初信疑惑 圣经问题 更多
·耶稣是唯一得救赎的途径吗?
·可否请真的弥赛亚起来?
·死的弥赛亚又有什么用呢?
·耶稣是主还是骗子或疯子?
·夫妻同看色情电影是罪吗?
·阴间没有商量的余地
·天堂和地狱,真的存在吗?
·基督徒过春节注意事项
·未曾听见福音就离世的婴孩得救
·基督徒贴耶稣像可以吗?
·耶稣为什么死于心脏破裂
·为什么其它宗教思想都不是敬拜
首 页  回归圣经  教牧培灵  抵御异端  初信福音  信仰问题  福音书房  护教卫道
信仰宣告 - 了解本站 - 捐助圣工 - 微信平台
Copyright 2008-2018 www.guizheng.net Email:6351186@qq.com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