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该频道 福音之声 教义解经 讲道录音 电邮解答
  您所在位置:首页\福音广播\讲道录音>> 阅读:灵修派与学院派之间的平衡
 
灵修派与学院派之间的平衡
来源:陈鸽的博客   作者:陈鸽弟兄
 

“灵修派”与“学院派”之间的平衡   

彼后 3:18 你们却要在我们主救主耶稣基督的恩典和知识上有长进……。    
     
恩典和知识   

今天中国教会,大致选择了两个取向,即“灵修派”(追求恩典)和“学院派”(追求知识)。  

“灵修派”就是注重读经祷告,在圣经和膝盖上下功夫,追求圣洁生命的基督徒。  
“学院派”就是注重教会传统,在神学和教义上付代价,追求学术卓越的基督徒。  

这两者各有利弊,但缺一不可。  

走“灵修派”道路的以农村、老一辈居多,他们的长处是敬虔的生命、美好的见证、属灵的榜样,而他们的缺欠就是趋向反智主义、灵意解经、闭门造車,与教会历史的传承脱节。  

走“学院派”路线的以城市、年轻人为主,他们的优势是知识丰富、博古通今、关怀社会,与时接轨,然而他们却往往目中无人、骄傲自大、生活没见证、忽略了与主的亲密关系。 

教会代沟 

因此,两派之间,常有误会,多有嫌隙。

城市教会和农村教会,往往不能同心事奉。有知识的年轻人看不上没文化的老前辈,新一代的精英分子藐视老一代的属灵人。他们甚至连王明道、袁相忱、林献羔都不放在眼里,因此,老前辈常为狂妄的少壮派而摇头:“哎,年轻人!只有知识,没有生命”,但自己又缺乏见识和文化,实无能为力;反之,后起之秀也常为封建的老人家而叹息:“哎,老古董!只懂祷告,不学无术”,但自己又缺乏属灵的分量,也无可奈何。    

这就是今天中国教会所处的张力和瓶颈。    

各有利弊    

其实,这两派都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短,我们需要取长补短,彼此配搭,达到平衡,教会才有出路。    

请注意,我们所追求的“平衡”,不是做好好先生,妥协立场,两边讨好,左右逢源,谁都不得罪,乃是竭力地回归圣经,持守正道,不偏左右。    

彼后 3:18 你们却要在我们主救主耶稣基督的恩典和知识上有长进……。    

     
主次有序    
     
注意!先是“恩典”(灵性)后是“知识”(理性)。虽然两方面都需要“有长进”,缺一不可,但先后有序。先是“恩典”(即与神的关系),后是“知识”(即神学的追求)。换言之,灵性高于理性。我们不可舍重就轻、本末倒置。    
     
缺一不可    
     
“灵修派”的前辈,在“恩典”上长进、灵性上有追求(读经祷告)是必须的、不可少的;然而“学院派”的精英,在“知识”上增长、理性上的追求(神学培训)也是正确、美好、讨神喜悦的。这两者并不矛盾,乃是并行的、和谐的。换言之,我们不但要在圣经上好好下功夫,也要在神学上牢牢打根基;不但要好好地读经、祷告、与神亲近,也要继续地学习系统神学、教会历史、属灵传承,甚至若有机会,也可以学习希伯来文和希腊文。    
     
“恩典和知识”(灵性和理性)两者要兼顾,不可顾此失彼,但切记,先后有序,我们先要在圣经上深深扎根、并藉着祷告与主有密切的灵交,然后再追求理性上的神学装备,千万不要主次颠倒了。     
      
偏废的后果    
     
若有忽略或偏颇,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呢?让我举一些负面的例子并从中学习功课:    
     
(1)“灵修派”的偏激:只要圣经,不要传承。    
     
早期,王明道先生是典型的“灵修派”,他尊重圣经,热爱圣经,然而,也许受到时代的限制,或因对“现代派神学”矫枉过正的回应,所以,他没有接受正统的神学培训,也不甚明白教会历史的传承,因此,据说,他信主初期,曾坚决反对“三位一体”。    
     
当然,不要误会,王先生绝不是异端,他坚信圣经的启示,也有正确的三一神概念,但他却拒绝使用圣经没有的“神学术语”。这就是“唯读”圣经、不要教会传统所带来的后患:你闭门造車,结果发现自己另立门户,与众寡合。    
     
弟兄姊妹,我们读圣经,爱圣经,有亮光,有感动,非常好,但要知道,历世历代爱主的圣徒都在读圣经,他们也有亮光,也有感动。我们不能忽视历史、丢弃传统、藐视前辈,乃要珍惜古人遗留给我们的属灵遗产,在他们一脉相承的基础上,继续建造我们信心,更上一层楼,恩上加恩,力上加力。正如牛顿说的,“如果说我比别人看得更远些,那是因为我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

If I have been able o see further,it was only because I stood on the shoulders of iants.

历史的佐证    
     
我们真要为教会历史上丰富的属灵资源而感恩!前人的领受、智慧的结晶、解经的亮光、天路的经历、先辈的传记、属灵的书籍,可以印证我们在圣经中的发现和属灵的经历,原来不是什么新发明,乃是同被一灵所感,继往开来,承接“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罢了。    
     
反之,我们若有什么“新亮光、新领受”,与先圣先贤的不符合,甚至违背教会的传统,我们就要三思了,因为正统的信仰,不是今天才有的,乃是那古旧的福音,那历久弥新、亘古不变的真道。所以,要小心新奇的道理。真的不会是新的;新的可能是假的。我们“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的争辩”。(犹3)     
     
王明道归正    
     
感谢主,王先生后来醒悟过来:自己专研圣经还不够,更要明白教会传统、与历代的众圣徒相通,所以1955在他写的《我们是为了信仰》一文中批判三自会现代派的创始人吴耀宗,引用吴君的“信主”见证,论到吴君读耶稣“登山宝训”时的震撼和激动,吴君说:    
     
“然而问题来了。……除了圣经本身以外,基督教神学还有一套直接或间接地从圣经引申出来的信仰——道成肉身,童贞女生耶稣,复活,三位一体、末日审判,耶稣再来、等等。这些都是荒诞离奇,不可理解的信仰……。”—吴耀宗君著《黑暗与光明》(76页)    
     
因此,王明道批判他说:“吴君毫不隐讳的说明‘道成肉身,童贞女生耶稣、复活、三位一体…这些都是荒诞离奇,不可理解的信仰……。我对于这些信仰,无论怎样勉强自己,始终不能接受。”由此可见,后来(1955)王明道改变了从前的观念,并且接受了教会历史上对“三位一体”的神学陈述。    
     
现代古董    
     
再举一个专注研究圣经却忽视教会传统的例子。    
     
我们曾经到了北方某地,遇见一位敬虔的老弟兄,他极其钦佩王明道,自己生活很严谨,决不涉足三自会,也不与世俗为友。他所带领的教会也跟从他佳美的脚踪,在世上分别为圣,做光做盐,传扬福音。但他几乎谁都不接触,谁也不接待。这不怪他,因他早年曾敞开心门接待过海外的“牧师”,结果反而引狼入室,带来混乱,所以如今他谨小慎微,紧闭门户,属灵书籍也要经过他慎重的过滤和把关才让弟兄姊妹们去读。这些都很好,也是一位忠心的牧者为羊群守望当尽的本分。    
     
然而,他却持守一些奇怪的观点,例如:1、他反对三位一体,2、他反对过圣诞节。(据说早期他还反对使用手机,如今开放了。)3、他反对一次得救永远得救(或“圣徒的坚忍”),原因和王先生一样:圣经没有提过,他就完全弃绝。虽然精神可嘉,但其实他的偏执是源于他对圣经片面的理解,并他对教会属灵传承认识的缺乏。    
     
爱的团契    
     
但当我和弟兄交通时,发现他的基本观念和立场都是合乎圣经的,只是他不肯随从“教会传统”使用“神学术语”。所以,他与其他肢体都格格不入,没有来往,对我们也深怀芥蒂,保持距离。但我可以理解他,也很接纳他。这样一位多年为主摆上、甘心受苦、忠贞爱主的弟兄,我怎能不敬重他,不爱他呢!    
     
彼此劝勉    
     
第二天,我们告别时,我问他有什么最后的劝勉。他说:“信仰的圈子,不可以放的太宽,也不可以收的太紧,要不大不小。”    
     
我回答:“阿们!”    
     
他又反问我,对他有什么最后的劝诫。    
     
我回答:“正如你劝我的一样,这个信仰的圈子,要按照圣经的尺度划的不大不小,合乎中道。”    
     
感谢主,藉着现代通讯(我提醒他儿子,一定要为老爸申请个微信号),我们继续保持友好的交通,我还发了不少文章给他,他都仔细阅读、考察,最后他微信我,表示主里的阿们和认同。    
     
最大是爱    
     
也许我永远改变不了他,但我记得圣经中“爱的篇章”:    
     
林前 13:1 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2我若有先知讲道之能,也明白各样的奥秘,各样的知识,而且有全备的信,叫我能够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麽。3 我若将所有的 济穷人,又舍己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13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    
     
约一 5:1 凡信耶稣是基督的,都是从神而生,凡爱生他之神的,也必爱从神生的。    
     
麦克阿瑟    
     
就连德高望重的麦克阿瑟牧师(John MacArthur)也曾犯过违反教会正统的错误。众所周知,麦克阿瑟是现代按卷解经的权威,圣经滚瓜烂熟,他40年如一日,每周按卷逐句解经,才讲完了新约的27卷,并出版了一系列的解经书和许多著作,但也许因他早期受到当时流行美国的“时代论”的局限性的影响,对教会历史上系统神学的教义有所疏忽,所以,他的基督论发生了偏差,违背了历史上正统的教义,因此,众人群起攻之,甚至有人定他“异端”。(麦克阿瑟“非正统”的错误和李常受的“异端”截然不同。所有的异端都是错误,但并非所有的错误都是异端。)    
     
后来,麦克阿瑟醒悟过来,就写了一篇自我检讨。     
     
奥古斯丁    
     
“希波的奥古斯丁(Augustus of Hippo)晚年时,精心地复查他所有的著作,然后在注释中,事无巨细,一一列出了他早期作品中上百成千处的更改,来纠正他所察觉到的从前的错误。这本名叫《撤销》的书,充分地证明了奥古斯丁谦卑的心态和求真的热忱……。他坦诚地面对自己的缺失,显明了为什么他能够成为后代敬虔学术榜样的原因。我(麦克阿瑟)常巴不得也有机会再次检察我所有出版的东西,但我怀疑,有没有这么多精力和时间来完成这个使命……。”    
     
勇于认罪    
     
麦克阿瑟讲了3000多篇道,又出了几百本书,复查的工程太浩瀚、太艰巨了!然而,一旦他认识他从前犯的错,就勇于悔改。他立即撤回他写的《希伯来书解经》并其它出版上和音频上的错误,甚至不惜销毁许多未发行的书籍,并承担了严重的经济损失。因此,至今他80高龄(生于1939)仍是全球正统教会所尊重的榜样并效法的楷模。    
     
好,看了“灵修派”容易陷入的网罗和偏激,我们再来看“学院派”的陷阱和错误。    
     
(2)“学院派”的偏激:注重传承,忽略圣经。    
     
近十多年来,自改革宗之风吹进中华大地,掀起了一阵“归正”的风暴,年轻人一窝蜂赶上了“学神学”的潮流。神学院校、家庭教育,网上学道,如雨后春笋,纷纷崛起,并且大行其道,然而,结果是利或弊呢?    
     
是利?是弊?    
     
我们这一代中国信徒,都是亲身经历过“归正热”的见证人,“学院派”的果子就在我们的周遭,甚至在我们自己身上都昭然若揭。    
     
其利?很明显,是信徒对系统神学、教会历史、传统教义、圣经原文、等等知识上都有了长进,这显然是一件好事,然而,其弊呢?我想,有两方面,一是生活上的不协调,二是教义上的开倒车。    
     
生活脱轨    
     
我们先看生活上的问题:往往年轻人,学习能力强,道理懂得多,但灵命跟不上,就导致眼高手低、骄傲自大、以知代行的问题。他们受了神学装备,回到本地教会,有如土包子开花,不可一世。虽然似乎道行很深,但生命却肤浅幼稚,讲的好像头头是道,生活却漏洞百出,并且喜欢小题大做,结果反而挑起争端,给教会带来嫉妒、纷争、结党、后患无穷。    
     
我所认识的、受了最优良“改革宗”神学装备的神学生,大多给本地教会带来不合,甚至不欢而散。为什么会这样呢?照理来说,真知识应该带来平安、仁义的果子(弗5:9,腓1:11,来12:11),为什么往往适得其反呢?     
      
头大身小

这就是“学院派”注重传承、忽略圣经的后果:他们的理性很强,灵性很弱;知识很大,生命很小;信经会背,祷告松懈;教义都懂,爱心缺乏。所以,我们强调主次有序。先要在圣经上扎根,然后再学学习神学。换言之,先注重灵性,再装备理性。

不可舍重就轻,本末倒置,否则就会培育出“头大身体小”的“蝌蚪基督徒”或“蘑菇神学生”的怪胎。

顺便提一嘴,今天常有人问我,该不该读神学。我相信,对一个委身全职服事的人,只要把握好主次,神学装备还是很有益的。然而,既然大多神学院走的都是不平衡的“学院派”路线,你更需要注重灵修、祷告、读经、密室中与神亲近。否则,“宁可卖豆腐”(注7),也不要误人子弟。    
     
教义倒退    
     
看完了“学院派”生活上不协调的问题,我们再看教义上开倒车的问题,让我举两个例子:一是他们对“婴孩洗礼”的接纳,二是他们对“政教联合”的默认。今天中国学习归正的“学院派”,大多接纳了这两条教义,为什么呢?    
     
因为马丁路德和加尔文改教时,保留了婴孩洗礼的传统,也借助于政-治的势力,所以后来英国的清教徒,在英国内战(English Civil War)期间(1642-1649)制定了《西敏信条》 :(Westminster
Confession of Faith)和大小要理问答(Larger & Shorter Catechism)也包含了这两个教义(注1)。
这些就成了今天传统“长老会”所持守的信仰告白。     
     
美中不足    
     
当然,我们承认《西敏信条》的优越性,这是120位敬虔的清教徒,根据加尔文神学,多年的探讨,同心的寻求,精心的杰作,正如一位神学家说的:“这是人所构思并写出有关我们所称‘福音派信仰’中最齐全、最清楚、最周延、最完美、又最生动的信条……”。

然而,不要忘记当时英国内战(EnglishCivil War)历史和政--背景是一份为了赢得苏格兰议会支持所起稿的宗教文件。要知道,信条或信经,再完美,也不能与《圣经》相提并论。 

    
     
看重承传    
     
这就是今天“中国归正运动”学院派的症结所在(即病根子):往往他们看重教会历史、属灵传统、信经信条、系统神学、名人观点,过于“经上所记的”。    
     
婴孩洗礼    
     
就拿“婴孩洗礼”为例(注2),一个人若诚诚实实地读圣经,并且本着新约更清晰启示的原则解经,你怎么都不可能把“婴孩洗礼”读出来。但你若崇尚名人、高举信条、跟从传统的话,你自然就会接受“婴孩洗礼”。    
     
请不要误会,我并不否定教会历史中属灵的承传,但要知道,这传统不是源于16-17世纪的欧洲或英国,乃是源于《圣经》第一世纪的使徒教会。那时,“重洗派”还没有出现呢!为什么要给接受“信而受洗”的弟兄们扣上这一顶帽子呢?    
     
看重名人    
     
容我引用自己写的文章中的一段话(注3):    
     
有一次,我与一位弟兄辩论“婴孩洗礼”的问题,讨论到最后,我追问他:凭什么接受圣经没有明确教导的传统?他回答说:“因为奥古斯丁、马丁路德、加尔文、和制定威斯敏斯特信条的三百多位最敬虔的学者都接受婴儿洗礼。”    
     
哦!原来他看重名望人过于圣经。(当然,我们也可以引用许多敬虔人来支持信徒洗礼,但他们的见证只能佐证我们的观点,唯有神的话才是那终极的、最高的裁判与权威。)     

伟人的盲点    
     
麦克阿瑟(John MacArthur)和史鲍尔(R. C. Sproul)曾友好地公开辩论“婴孩洗礼”的问题。麦克阿瑟总是引经据典,经上记着说……;而史鲍尔总引用教会历史,某某教父说……。(二人各持己见,争执不下,然而最后,他们仍在主里握手言和,互相接纳。)    
     
这两位都是德高望重、笃信圣经的忠心仆人。可见,主的仆人也可能有根深蒂固的盲点,包括我们自己在内。所以,在一些次要的问题上(如:二元论或三元论、前千禧年或后千禧年,灾前灾中或灾后被提、等等)我们当存谦卑与宽大的胸怀。要知道我们不过是人。    
     
雅3:2 原来我们在许多事上都有过失;若有人在话语上没有过失,他就是完全人……。    
     
诗18:30 至於神,他的道是完全的;耶和华的话是炼净的。凡投靠他的,他便作他们的盾牌。    
     
无奈的礼仪    
     
周毕克(Joel Beeke)是美国的“长老会”中最受尊重并最有见识的传道人之一,2015年他亲口对我说:“如果我可以选择的话,宁可信而受洗。”    
     
言下之意,他生在婴孩洗礼的传统中,从小就受了洗,是身不由己的。    
     
我们中国信徒得天独厚,(从早期宣教士)承传了信而受洗的信仰,何必再开倒车,回到没有圣经根据的教会传统中去呢?而且只是某时期(16-17世纪)某地区(欧洲、英国)的教会传统,而不是最原始、最纯全(第一世纪)使徒教会的正统。    
     
要知道,改革宗归正运动的本意就是要回归圣经(注4)。路德与加尔文,在天上很可能会摇头叹息说:“哎,我们曾竭力引人回归基督的话,但这些人却盲目地引人跟从我们。呜呼哀哉!”    
     
这是信仰的倒退!    
     
政-教联合    
     
我们再来看看“学院派”偏重传统、却忽视圣经所导致的教义上的另一个倒退,就是他们默认了政-教联合,或“藉神权挑衅政-权”(注5)。据此教义,2015年王怡和秋雨教会发布了《我们对家庭教会立场的重申(九十五条)》。其实,他们不能代表中国家庭教会,只能代表认信《西敏信条》的“中国改革宗长老会”的立场。    
     
注意到没有?凡认信《西敏信条》的教会,不论美国长老会、台湾长老会、中国长老会,都喜欢从政、参政、涉政。为什么?因为《西敏信条》美中不足,留下破口!    
     
我再强调一次,1646西敏信条(WestminsterConfession of Faith)尽管很好,但并非天衣无缝,因它是在英国内战期间,特殊历史情况下,根据加尔文主义,为政*治联盟而起稿的宗教文献,所以不免沾染政-治色彩。因此,1689《伦敦浸信会信仰宣言》根据1646的西敏信条,对此做出修正,回归了《圣经》信而受洗的教义(可16:15-16),更回归了《圣经》政教分离的原则(林前5:12-13;罗13:1-7)。    
     
这才是信仰的归正!    
     
追根溯源    
     
然而,1689信仰告白,也不是基督徒终极的权威。我们的信仰必须追溯到它的源头、它的根本,就是《圣经》。

为了说明这点,司布真(CH Spurgeon)为1689《伦敦浸信会信仰宣言》写下了这段序言:    
     
这本小册子的出版,不是为要成为你信仰的最高权威,或捆绑你的律法规条,乃是在你的困惑、争议当中,成为帮助你、造就你的工具,来坚固你的信心,来教导你学义的。藉着小要理问答,我们教会中的孩子们可以建立一个基本的神学框架,并藉着圣经的依据,可以常常做好准备,告诉别人他们心中盼望的缘由。    
     
你不要以这信仰为耻,记得,这是从前殉道者、改教者、清教徒、众圣徒所相信的古旧福音;更要记得,这福音就是神的真道,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它。    
     
你要活出你的信仰;让你美好的榜样证实你所信的善道。最重要的,你要常在基督耶稣里,与主同行。记得,除了主清楚的教导、圣灵恩膏的话语,其它任何的教训,你一概不要轻信。你要紧紧抓住神的道,这道已在此向你陈明了。(注6)    
     
精巧的平衡    
     
你注意到吗?司布真的信仰在“灵修派”和“学院派”之间保持了美好的平衡:一方面他高举圣经,同时他也不否定传统;他强调灵性,也不否认理性;他注重真道,也不否认信条。然而,这两者之间,他说:“你要紧紧抓住神的道,这道已在此(信经)向你陈明了”。又说:“更要记得,这福音就是神的真道”,又说,“最重要的,你要常在基督耶稣里”。在这短短的序言中,我们看见了“恩典和知识”主次的关系、先后的次序。这真是不偏左右、恩膏的教训啊!    
     
学坏不学好    
     
最后,我在思考,《西敏信条》中有许许多多、先圣先贤的金玉良言、信仰规模、宝贵教训,值得我们好好默想、咀嚼、消化,并且付诸实践、发扬光大,然而,怪哉,“中国改革宗长老会”在前辈丰富的信仰宝藏当中,偏偏抓住了那令人质疑的两点(婴孩洗礼和政教联合)来大做文章。(你可知道,唐崇荣和林慈信牧师也相信婴孩洗礼,但他们从来不小题大做,甚至尽量避开争议,但“中国改革宗长老会”却往往借此挑起争端,更藉着“神权政治”大大扰乱人心。)这显明了什么呢?    
     
人性的败坏:学坏不学好。    
     
所以使徒约翰,谆谆教训我们:    
     
约三11 亲爱的兄弟啊,不要效法恶,只要效法善。    
     
约翰当时的教会中,有善与恶两股势力,就是低米丢和丢特腓的势力。丢特腓的恶势力强大,咄咄逼人(9-10),他们要排挤低米丢、压倒低米丢。    
     
约三9(约翰说)那在教会中好为首的丢特腓不接待我们。10所以我若去,必要提说他所行的事,就是他用恶言妄论我们。还不以此为足,他自己不接待弟兄,有人愿意接待,他也禁止,并且将接待弟兄的人赶出教会。     
     
因此,当时的教会乌烟瘴气、恶势力高涨、小人得志,义人受压,黑白颠倒,更有许多幼嫩的信徒,分不清谁是谁非,因此糊里糊涂、左右摇摆不定、如羊困苦流离。    
     
在此关键时刻,使徒约翰奉主的名挺身而出,为义发声,力挺义人(12)。
他说:12 低米丢行善,有众人给他作见证,又有真理给他作见证;就是我们也给他作见证。你也知道我们的见证是真的。     
     
打美好的仗    
     
弟兄姊妹,今天,主藉着他的真道,也在提醒你我:    
     
约三11 亲爱的兄弟啊,不要效法恶,只要效法善。    
     
林后 13:8 我们凡事不能敌挡真理,只能扶助真理。     
     
林前 16:13 你们务要警醒,在真道上站立得稳,要作大丈夫,要刚强。14凡你们所做的都要凭爱心而做。     
     
太 13:9 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  
--------------------------------  
注1,西敏信条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estminster_Confession_of_Faith
 

改革宗和婴孩洗礼的关系:
http://larryltpan.blog.163.com/blog/static/801912562014972417448

知识的源头(陈鸽)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41fa4cc0102womh.html
 

真正的“马丁路德(改革宗)精神”(陈鸽):
http://larryltpan.blog.163.com/blog/static/8019125620163584557342/
  
陈鸽论王怡:藉神权挑衅政权:
http://www.guizheng.net/article_chenge.asp?id=708  

注7:宁可卖豆腐(陈鸽):
http://www.guizheng.net/article6_1.asp?id=475

 
  整理发表:归正福音网[www.guizheng.net] 进入真理交流留言板
 
更多 福音广播
测试耶稣是谁文章内容
进入该频道
初信疑惑 圣经问题 更多
信息正在更新中…
首 页  回归圣经  教牧培灵  抵御异端  初信福音  信仰问题  福音书房  护教卫道
信仰宣告 - 了解本站 - 捐助圣工 - 微信平台
Copyright 2008-2018 www.guizheng.net Email:6351186@qq.com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