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该频道 寻真之路 真假辨析 普特启示 科学信仰 其它频道:信仰宣告 关于我们 福音问答 捐助圣工
  您所在位置:首页\初信福音\寻真之路>> 阅读:宗教决定民族的命运
 
宗教决定民族的命运
来源:互联网   作者:韦伯
 

韦伯:宗教决定民族的命运

相对于那种渗透万物干涉万物的专制机构,和那种官员可以恣意妄为的人治国家,民主国家的社会经济文化发展更迅速、更通畅,最终更具有财力、凝聚力和战斗力。

《民族个性与民族兴衰:宗教改变的国家走向》,于歌 著,当代中国出版社,2015年6月

那么,为什么近代以来,在东西方民族发生广泛接触之后,各民族在世界上有着不同的表现?为什么有的民族一直是强势民族,有的则长期是弱势民族? 

当代伟大的社会学家韦伯说:是宗教,主要是宗教,使近代民族的表现如此不同。 

韦伯是20世纪德国的社会学家,对西方尤其是对美国的社会科学有着重大而深刻的影响。当马克思成为东方阵营的思想导师时,西方阵营唯一能与马克思抗衡的,就是韦伯。正是这位韦伯,穷其一生的研究,就是想证明,近代以来每个民族有着如此不同命运的主要原因,就在于他们所信宗教的特色。韦伯著作的主要命题和内容,都是这个观点。 

这种说法,很难被我们中国人理解,尤其是被现代的中国人理解。中国人会说,什么宗教!我们什么宗教都不信,我们民族的状况怎么会与宗教相关呢?世界上信教的人口并不是大多数,怎么会被宗教决定其命运呢? 

这是把现代世界的状况,当作以前世界的状况了。现代世界,是一个世俗化的世界,无神论或者没有任何宗教信仰的人很多,甚至在一些国家,无神论是主流,宗教世界对于很多人是一个边缘的角落,与日常生活并不相关。但是,追溯到近代的起源,就会发现,几千年以来,除了近代以及现代,大多数时期,人类都处于宗教的支配之下,宗教是人类生活的重要内容,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比如,欧洲长期处于天主教支配之下,欧洲的社会政治都离不开天主教的控制;中东阿拉伯世界,处于伊斯兰教的支配之下,政治与宗教合一,宗教法典与社会法律合一;中国长期处于儒教、佛教和道教的支配之下,儒教是国家和民族的意识形态,佛教和道教是民族的普遍信仰;印度世界处于印度教的支配之下,社会结构被宗教法规所决定。其他世界,要么逐渐被伊斯兰教支配,要么被基督教同化,要么信奉当地土著信仰,这些土著信仰也往往形成了他们的政治经济基础,祭司与酋长合一。 

其实,即便是在现代,宗教也是人类生活的重要内容,除了一些世俗化地区,比如中国、欧洲、日本之外,世界的众多人口,仍然处于宗教的强烈影响当中,比如美国,基督教人口占人群多数,基督教深刻地影响着美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南美洲依然处于天主教的影响之下,它的文化和社会基础就是天主教;中东世界,仍然处于伊斯兰教的强烈影响下,甚至多数国家仍然是政教合一。 

即便是那些世俗化的国家——无神论是其人口主流,也难以摆脱宗教的影响。这些国家都曾经受基督教或者佛教、儒教、道教支配,宗教的说教和思想,已经融入民族文化和传统,融入民族的思考方式和行为方式,人们即便是不再信教,但因为文化、传统、价值观影响,其间接地也在受着宗教的深深影响。 

宗教,中国人容易理解成关于鬼神生死的超验性说教。其实,自古至今,世界几大主要文明的宗教,其内容远远不止鬼神生死,更多的是关于社会伦理乃至政治经济的说教,尤其是宗教发展程度越高,关于社会伦理乃至政治经济说教的内容就越多,甚至直接就是意识形态。韦伯依据宗教的发展,把宗教分成低级阶段宗教和高级阶段宗教,低级阶段宗教仅仅是巫术,比如原始部落的宗教信仰;高级阶段的宗教,则发展出神学教义。这些神学教义,往往引申出关于社会的意识形态。这些意识形态,包含着关于人的道德伦理、政治经济的主张,并且带有绝对的权威。因此,对人的心灵、思想和社会状态发生着重大影响,甚至是支配性影响。 

那么,在近代,宗教是如何让民族之间有如此差别?又是如何让每个民族有如此不同命运的? 

韦伯的理论证明:在近代,有的宗教使得信奉它的民族形成了现代性民族个性,在这样的民族个性的基础上,这些民族发展出现代化文明体系;有的宗教,则使得信奉它的民族形成不了现代性民族个性,这些民族依然保守着传统的民族个性,依然处于传统的文明体系里面。那些具有现代性民族个性因此发展出现代化文明体系的民族,在近代,迅速成了强势民族;那些不具备现代性民族个性因此没有发展出现代化文明体系的民族,则成了弱势民族。 

关于现代性民族个性,韦伯归纳出这样一些特点: 

看待自然和社会现象时,不迷信,把自然或社会现象看作是现象本身,而不当作妖魔鬼怪或者神灵的结果。在解决自然问题时,也趋向于使用科学手段,而不诉诸各类法术;也不会用巫魅去理解社会,或用巫魅手段解决社会问题。 

对人之间的私人交情持警惕或疏远的态度,不热心建立基于人情、交情、血缘、地缘之上的关系。更善于建立公共事务当中的合作关系,把目的和原则视作高于人情和血缘。 

对道德的遵守,不再仅限于对待熟人,也推广到对待生人。倾向于个人主义,同时厌恶人身依附。 

蔑视对政治人物的崇拜,对人性之恶有着认识和自觉;理解民主与自由。 

具有所谓的资本主义精神,也就是把工作或劳动神圣化,勤奋努力、禁欲、蓄财、乐于投资、敢于冒险。 

韦伯把现代性民族个性,称为“西方人格”。之所以称之为“西方人格”,因为这种民族个性,在人类历史上首先出现在西方,并且,据此把西方的一些民族与其他世界的人区分开来。 

民族个性,我们喜欢叫作国民性,日本人也喜欢叫国民性,为保持韦伯理论的思想原貌,我们仍称之为民族个性。民族个性内涵丰富多彩,比如,保守与好变、尚武与崇文、好斗与平和、洁净与肮脏、勇敢与软弱、浪漫与拘泥,等等。但是,决定一个民族的个性是否具有现代性,归根结底,是韦伯归纳的上述四个方面。 

那么,这种民族个性是怎样形成的呢? 

韦伯说,这种人格,是欧洲16世纪宗教改革之后在一些民族中间形成的。它是宗教改革的结果,宗教改革改变了一些民族根本的价值观,改变了它们的认知方式、思考方式,从而改变了民族个性,形成了新的民族个性。 

具体来说,韦伯以及众多的欧洲学者认为,主要是16世纪兴起的基督新教,在欧洲率先兴起了现代性民族个性,也就是所谓的“西方人格”。其中,新教的加尔文派,是欧洲西方人格的主要来源,德国的路德宗在资本主义精神的兴起上,也起了很强的助力作用。然后,这种人格因着地理和文化的相近关系,特别是因为基督新教派生的文化运动、启蒙主义运动的展开,逐渐在欧洲主要是西欧普及开来,形成了普遍的“西方人格”。这种人格把欧洲带入了现代文明,从而把它与其他世界区分开来。 

加尔文教派是宗教改革中兴起的基督新教的主要派别,相比欧洲传统宗教天主教,加尔文派有着彻底的革命性。相对于其他教派,它也独具特色。具体而言,有着这样一些特点: 

它是一个彻底的理性主义宗教。它反对任何形式的迷信、巫术、法术,对天主教的巫祝迷信因素深恶痛绝。 

拒绝人类的一切私情友情,认为私情友情是人的肉欲,是堕落的情感;热衷私情是宗教上的罪。 

强调禁欲,把道德水平与宗教的得救与否联系在一起。 

主张个人主义,主张上帝救赎的孤独的个人。 

主张长老团体治理教会和民主主义。 

把世界当作修道院,入世并且主张劳动神圣;把热爱劳动当作是神的恩宠,是得救的表征之一。 

加尔文派的这些教义,具有理性主义、普世主义、个人主义、道德主义以及民主主义的特点,并且富于资本主义精神。 

宗教改革中的新教路德宗,对欧洲现代化人格的产生也有贡献,主要表现在对劳动的神圣意义的鼓吹上。路德把工作抬高到神圣的高度,认为世俗的工作也是“上帝的呼召”,并且说,工作是上帝的面具,意即凡是被上帝救赎的,必定会有工作的热情和耐力。这种说教,是资本主义精神的来源之一。 

除了宗教改革的加尔文派之外,在世界性的几大宗教当中,没有一种宗教能产生这样的现代性人格,欧洲的天主教是如此,其他几大宗教比如印度教、佛教、道教、儒教也是如此,这些宗教下的民族个性呈现出下面一些特点,与现代性民族个性截然对立: 

对待自然现象,采取的是迷信态度,把自然解释为妖魔怪力神的结果,而不是自然现象本身。在解决自然难题的时候,喜欢法术妖术,诸如禳鬼、跳大神,等等。喜好用巫魅眼光看待社会现象,相信法术,比如驱鬼、克小人、扎小人,等等。 

注重人情血缘,人情第一、血缘第一。并且喜欢把人际关系亲情化,以父子、兄弟等血亲关系比拟社会关系。对待亲戚邻里,讲求道德、信义和互助,对待外人生人,则残酷冷淡无情、不讲道德、不讲信誉。 

对团体的首长,喜好人身依附、敬畏权威,倾情于个人忠诚;美化人性、崇拜尊上。 

贪财,但懒惰;保守、从众;追求享乐,但鄙视体力劳动,同时缺乏冒险,不善长期投资。 

这些民族个性,与他们所信宗教的教义息息相关,甚至,在一些场合,这种民族个性直接就是这些教义的产物。比如,中国人比其他民族更根深蒂固的迷信,主要是因为道教的缘故;中国人的权威主义的性格,与儒教也深深相关,等等。 

在近代,这些宗教,往往又成为阻碍现代性人格产生的最大障碍。比如,道教使人迷信巫术法术,没法确立理性精神;儒教使人专注家族血亲关系,没法超越血亲裙带,同时使人迷信权威,没法理解民主和自由;而中国式的佛教,使人逃避此世,没法产生出资本主义精神。 

具备现代性民族个性的民族,在近代创造了现代化文明。现代化文明,与现代性民族个性相呼应,具有这样的特点: 

在文化上,形成了理性和科学的世界观,并且,形成了普遍主义的态度,也就是把原则规矩适用于普遍的人群,而超越血缘地缘,也就是讲求原则、不徇私情的处世态度。 

在社会上,在各个领域产生了现代化团体,也就是基于利益和目的的团体。并且,形成了普遍主义的道德水平。 

在政治上,实现了三权分立的民主主义体制。 

在经济上,形成了基于市场的自由主义的资本主义,也被称作理性资本主义,并且实现了产业革命,继而实现了高度的产能和服务。 

现代文明截然不同于传统文明。传统文明是天主教、儒教、佛教、道教等宗教影响或支配下的文明。它难以孕育现代性民族个性,也就没法发展出现代文明。这些文明的特点,也就与这些宗教下人群的民族性格相对应: 

在文化上,流行巫祝主义世界观,巫术法术迷信盛行。同时,盛行特殊主义的待人态度,处理问题因人而异,不讲原则。 

在社会上,形成的是血缘的地缘的共同体,甚至其现代式团体,诸如企业,等等,也具有强烈的共同体特色。 

没有普遍主义道德,只有熟人道德、熟人社会、关系社会。 

在政治上,盛行家长式君主统治;权威主义,崇拜政治人物,崇拜政治权威。 

在经济上,以自给自足为主,主要是农业和手工业,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商品经济,但不占主体。也存在着一些资本主义,但这样的资本主义,与近代理性资本主义截然不同,是韦伯所说的封建资本主义,表现为海盗式冒险资本主义、投机性资本主义、权贵资本主义,等等。 

现代化文明体系,在组织力、科技力以及生产力等方面,有着传统文明不可比拟的优越性,因此,进入现代化文明体系的民族,因为掌握了现代文明的力量,从而成为强势民族,成为世界强权。 

(一)理性和科学的自然观,使得这些民族迅速发展了科学,掌握了科技力量,掌握了船坚炮利。 

因此,针对那些人格仍然处于传统状态的人群,也就是针对那些迷信巫祝的人群,具有理性和科学的自然观的人群,无坚不摧,战无不胜。 

(二)普遍主义的态度,也就是超越血缘地缘、讲求原则、不徇私情的处世态度,使得这些民族建立了现代化的军队、行政和企业。 

因此,针对那些热衷血缘亲缘友情、盛行裙带作风的传统社会的组织,这些现代化组织更具有效率、公正和战斗力。 

(三)普遍主义道德的形成,使得社会和谐,并为资本主义的形成提供了信用的基础,并且成为近代民族主义的一个源泉。 

因此,相对于只认亲缘血缘,对关系人守道德、对外人以欺诈为能事的共同体社会,这样的社会更具有物质和道德的征服力,并且更具有民族动员力。 

(四)民主政治的确立,把政府的力量限制在公共服务领域,祛除了政府对社会各个领域的钳制,给予了社会自由,释放了社会的能量,让各种团体能够自由地寻找自身的发展,从而带动国家的发展;同时,民主政治的确立,也明确了政府的职能,也就是公共服务,使得政府成为社会各个团体的服务者,实现了政府与社会之间关系的合理化。继而,民主政治的确立,在全社会确立了法制,为国家各个领域的发展提供了安全的保证。 

因此,相对于那种渗透万物干涉万物的专制机构,和那种官员可以恣意妄为的人治国家,民主国家的社会经济文化发展更迅速、更通畅,最终更具有财力、凝聚力和战斗力。 

(五)科学的自然观社会观、普遍主义的处世态度、普遍主义的道德意识以及民主政治,使得近代的资本主义获得了文化、社会和政治的基础,在此基础上形成的近代理性资本主义,完全不同于传统的封建资本主义或传统的工商农牧体系。近代理性资本主义创造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的生产力,使得整体的经济水平达到人类未曾有的高度。 

因此,相对于那些传统社会下的小农经济、手工作坊、封建资本主义经济,近代理性资本主义具有强大的生产力和财富。 

当这些掌握了现代文明力量的民族,携现代文明利器,出现在其他民族面前的时候,那些保守着传统性格仍处于传统文明的族群,无法不望风披靡,无法不丧权辱国、割地赔城,或沦陷为强势民族的殖民地。 

韦伯曾经说过,宗教信仰对民族性格的影响,足以影响到这个民族的命运。韦伯的社会学理论说明,宗教对民族性格的影响,充分地影响了近代民族的命运。 

不仅是韦伯,众多其他社会学家,也描述了欧洲现代文明兴起与宗教改革的关系,特别是与加尔文派的关系,比如,奥地利思想家希尔在其《欧洲思想史》当中说: 

加尔文主义者是近代世界的先驱,他们在16世纪推动了宗教改革的发展,在17世纪推动了国际政治的发展,在18世纪,又推动了西欧科学的发展。在16世纪欧洲,无论在劳动精神,在雄心壮志、殖民开拓、战争与经济的结合、自然科学的发展,都与加尔文主义者的活动分不开。通过上述活动,欧洲第一次真正成为西方。 

因此,这位奥地利思想家,把宗教改革领袖加尔文,称作是“新的世界之主”,他说: 

在日内瓦原先那座大教堂里,在过去放置圣台和主教座椅的地方,现在仍然放着一把简朴的椅子,有点类似古罗马院里的椅子,那就是加尔文,这位新的世界之主曾经坐过的地方。 

关于宗教与民族个性以及与民族兴衰的关系,我们在下文,将以世界几大民族为例,详细探讨。 

本文摘自《民族个性与民族兴衰:宗教改变的国家走向》,于歌 著,当代中国出版社,2015年6月。 

《民族个性与民族兴衰:宗教改变的国家走向》图书简介 

宗教从不同程度影响了世界上的多数国家,或为推动进步的信仰力量,或为阻碍发展的传统束缚。作者例举英、美、德、法、意、日以及拉美国家,分析它们在不同宗教或传统文化的影响下所形成的差异悬殊的民族个性,这种民族个性反映在社会、经济、政治、文化各方面,并进而影响到不同民族国家的现代化进程。

 

 
    整理发布:归正福音网[www.guizheng.net]
 
更多 初信福音
无法推翻的耶稣复活史实
把成功当作偶像的征兆
人心中的空洞唯有上帝才能填满
神对他子民的特别眷顾
灵界大混乱
心门被打开了
轮回与祭祖的再思
从佛僧到牧师-大堀善谛
基督教与佛教的重大区别
《圣经》是神的话
进入图书频道!
初信疑惑 圣经问题 更多
·耶稣是唯一得救赎的途径吗?
·可否请真的弥赛亚起来?
·死的弥赛亚又有什么用呢?
·耶稣是主还是骗子或疯子?
·夫妻同看色情电影是罪吗?
·阴间没有商量的余地
·天堂和地狱,真的存在吗?
·基督徒过春节注意事项
·未曾听见福音就离世的婴孩得救
·基督徒贴耶稣像可以吗?
·耶稣为什么死于心脏破裂
·为什么其它宗教思想都不是敬拜
首 页  回归圣经  教牧培灵  抵御异端  初信福音  信仰问题  福音书房  护教卫道
信仰宣告 - 了解本站 - 捐助圣工 - 微信平台
Copyright 2008-2018 www.guizheng.net Email:6351186@qq.com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