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频道 基要真理 归正神学 真理辨惑 神学焦点 其它频道:信仰宣告 关于我们 捐助圣工 归正书房
  您所在位置:首页\回归圣经\神学焦点>> 阅读:不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
 
不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
来源:《教会》期刊   作者:彭强
 
这堂讲座有一个很“酷”的名字——《什么不是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我今天要讲十三点,盼望在这一堂中,就我自己的所学和经验,向大家解释一些要点,包括一些偏颇、错谬、误区。在每一个方面,我会给大家举一些例子。 

  

一、道德主义式的讲道不是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 
  

第一点,道德主义式的讲道不是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虽然在讲道中耶稣的名字可能会不断出现,讲员甚至可能会说:“你看,耶稣都这样做了,你为什么还不这样做?” 

  

道德主义式的讲道是把道德作为称义的基础,但是救赎历史式的讲道是把道德作为称义和救赎的运用。信靠和顺服的回应是不断地由真理和恩典激发出来的。 

  

我在神学院念书的时候,教讲道学的老师不是改革宗背景的。在讲道学的课堂当中,他教我们怎样从经文当中找三点原则,从每一点带出一些解释,然后得出一些应用。但是我后来发现,这样的训练,非常容易导致在经文中找到一些有益的原则,可怎么实行出来呢?很容易去找榜样。 

  

我们中国的教会中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把榜样当真理,把典范当规范。我们问:“你为什么这样做呢?”常常有的回答是:“王明道这样做。”如果是改革宗的人,就会回答:“加尔文这样做。”我们一定要了解,当我们这样言说的时候,是还没有在圣经的话语上下够功夫。我们还需要了解,做所有这一切背后的那个福音的理由是什么。 

  

所以,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是要着眼于这段经文帮助我们看到:上帝是怎样的上帝,上帝的荣耀、性情;上帝对人有怎样的要求,在这当中找到人悖逆堕落的焦点,看到人对福音的需要,人需要被上帝所更新、所改变;耶稣基督福音的焦点从里面被带出来。用经典的《海德堡要理问答》的范式来表达,你认识自己的愁苦和罪,然后认识怎么在基督里得拯救,随之生出感恩和顺服——福音的动态很清楚地呈现出来。 

  

克罗尼在他的《讲道与圣经神学》当中特别讲到,当我们说“合乎圣经的讲道”的时候,所注重的是:理解一件事情要从圣经的整体架构出发。而整本圣经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什么样的架构呢?就是一个救赎历史的架构。这个救赎历史的架构,透过渐进的启示来展开。因此这些不同的救赎时期,你要一一地去研究,去看每一段你所处理的经文,是在哪一个阶段,有什么样的特征,然后它是怎样在全本圣经当中发展到完美的。在这过程里面发现一个一致而有机的结构,而这个结构会帮助我们理解完整的福音。 

  

所以,从这个意义来说,我们可以在创世记当中来认识福音,我们可以在出埃及记当中来认识福音,我们可以在律法中来认识福音,我们可以在全本圣经的每一个部分来认识福音。如果没有这样的视野,那我们的讲道就会流于肤浅的道德教训,忽略救赎历史的进展,也看不见救赎历史中的基督。以至于像亚伯拉罕献以撒这样的故事,就只被视为一个信心伟人所面临的重大考验,最后只能落在这样的范式中:“你看,亚伯拉罕怎么样,我们也要怎么样。” 

  

我在神学院念书的时候,有一些从非洲来的同学。在跟他们的互动中,我意识到所有没有被福音更新的文化都是律法文化。律法文化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学好人好事,学榜样。这样的文化认为,我们需要好的榜样来跟随,而不是需要一位救主。我记得那个时候课上讨论到在非洲宣教上要面对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一夫多妻的问题。有非洲同学在课堂上辩论说:“你看,大卫是合神心意的人,他不也一夫多妻吗?”我当时不知道怎样回应他们。直到后来,我发现当提到大卫战胜歌利亚的时候,我们讲起来都很高兴;一旦提起大卫的软肋,我们就不知道该怎样了。 

  

同样地,这也影响到我们的教会生活。当我们说到基督教历史中哪个人很厉害,我们就很激动;当别人开始说到那个人很糟糕的地方,或者哪个人跌倒了,或者某段教会历史时期当中很败坏的罪的时候,我们就不知道该怎样处理了。原因何在?在于我们都活在一个律法主义、道德主义的框架中。很大程度上,我们道德主义式的讲道所塑造的是一个道德主义式的教会文化,而不是一个聚焦基督、被福音所更新的文化。这是我要讲的第一个,道德主义式的讲道不是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 

  

二、反律主义式的讲道不是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 
  

第二点其实与第一点相对,即反律主义的讲道也不是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我们听说了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之后,稍不留神,一听到讲台上说“你要怎样怎样”的时候,你的心里马上就起反应了:“他是道德主义式的,他不是以福音为中心的。”其实,我们一定要区分清楚,道德主义和圣经的道德运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圣经中充满了上帝的道德律,而且对于这些道德律怎样运用在生活中的各个方面,有非常丰富的教导。当我们批评道德主义式的讲道的时候,并不是拒绝圣经的道德运用。 

  

我们始终坚持一点,借用克罗尼的话就是:只有透过救赎历史的方法,我们才能理解经文的意义,然后也才能达到健全的应用。我们常听到有人说,你甭管别人怎么解释,只要最终结论是对的就好了。但只注重最后的结果其实问题很大。也许换个语境你就更有感受——你甭管刘文学、赖宁是否经得起检验,提倡的东西是好的;你甭管雷锋是不是作假的,人家做出来的东西是好的。如何? 

  

我们这片土地已经习惯这种东西,但是基督徒要知道,基督信仰是建立在真实之上。我们为什么如此强调圣经的历史性,强调耶稣基督的历史性?因为我们不只是在教导一个不错的教训,并且宣告它是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上帝透过祂的工作、透过祂的话语所呈现出来的真实,这是我们生活、动作、存留的基础。换句话说,我们基督徒要建立起来一种范式:我们怎么信仰,然后带出我们怎么生活;当我们思考“我是在怎么生活”时,也必须回到“我是在怎么信仰,我的生活是被我的所信驱动的吗”。 

  

圣经不断地向我们启示上帝是怎样的上帝,祂是一切的源头,祂才是最真实的,祂的审判、公义、慈爱是最真实的。那位最真实的上帝发出真实的道德律例。在这样的启示里面,我们才面对那位最真实的上帝,我这虚谎的人怎样才能承载这样的真实?面对上帝高超的道德诫命,我的心里面却充满了悖逆,我做出来的也都乏善可陈,我里面的动机无法让上帝悦纳。这个时候,才让我们来投奔基督,来信靠基督。 

  

所有这一切都带来一个渴望,我们因着在基督里面,我们既然有这样的身份,我们被福音的恩典所驱动,那么怎样让我们里面有一个渴望,就是活出上帝的律例典章?过去律法是与我为敌的,但是现在,我可以像诗篇里所唱的说:“你的话比蜜甘甜。”从前看到经文说“你不可……”,我心里就嘀咕:“又叫我不过好日子,这个世界天天都在滋润都在快活,又叫我不可……”但现在每当读这些经文,我知道那是来自父亲的保障,祂的杖、祂的竿都在引导我,都在带领我。这是一个儿女的心。 

  

这是福音里面所带出的道德运用,这不是道德主义。我们要警惕反律主义。这是第二个我们要指出来的,反律主义的讲道不是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 

  

三、割裂新旧约的讲道不是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 
  

第三,割裂新旧约的讲道不是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有不少割裂新旧约的讲道,比如,受到时代论或者诺斯替主义的影响,他们会说:“旧约里面的人是怎样的得救方式,新约里面我们怎么蒙了这恩典,新约里面蒙的恩典都是基督带来的。”顺着这个逻辑,把旧约的上帝跟耶稣基督对立起来,把旧约的上帝跟新约的上帝对立起来。他们觉得旧约的上帝是愤怒的上帝,而基督是慈爱的主。所有这种割裂都是对三一上帝的亵渎。这种空喊基督,还说“哦,我就是爱慕基督”的讲道不是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 

  

基督成为救赎历史启示的中心是全本圣经的见证,全本圣经的上帝是同一位上帝,整本圣经的见证是一致的。耶稣基督自己也反对割裂新旧约的做法,在路加福音24章,耶稣这样说:“先知所说的一切话,你们的心信得太迟钝了。基督这样受害,又进入祂的荣耀,岂不是应当的吗?”于是,祂从摩西和众先知起,凡经上所指着自己的话,都给他们讲解明白了。后面,耶稣又说:“摩西的律法、先知的书,和诗篇上所记的,凡指着我的话都必须应验。”接着,耶稣解开他们的心窍,使他们能明白圣经。换句话说,耶稣所带来的启示跟旧约的启示是不是一致的呢?是一致的启示,而整个旧约都在为祂作见证。 

  

再看使徒彼得的第一次讲道,在使徒行传2:22-25,他说:“神藉着拿撒勒人耶稣在你们中间施行异能、奇事、神迹,将祂证明出来,这是你们自己知道的。祂既按着神的定旨先见被交与人,你们就藉着无法之人的手把祂钉在十字架上杀了。神却将死的痛苦解释了,叫祂复活,因为祂原不能被死拘禁。大卫指着祂说:‘我看见主常在我眼前,祂在我右边,叫我不至于摇动。’”也就是说,彼得在这里透过诗篇16篇来传讲基督,并且宣告说,基督成就的救恩是出于上帝的定旨,是出于上帝永恒的计划。因此,整本圣经都是在为耶稣基督作见证,旧约和新约是一致的,我们要按照整个圣经的结构来理解。 

  

所以,割裂旧约与新约的讲道不是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 

  

四、失去三一论框架的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不是真正的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 
  

第四,失去三一论框架的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不是真正的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我们提到以基督为中心的时候,我们可不可以说整本圣经是以上帝为中心?其实也可以的,对吧?可不可以说整本圣经是以圣灵为中心?也可以,对吧?但是,我们这样说的时候,归根结底是在说整本圣经是以三一上帝为中心。当我们说整本圣经是以上帝为中心的时候,我们是在说什么?我们在强调上帝的主权和荣耀贯穿整本圣经。当我们说,整本圣经是以圣灵为中心的时候,我们其实在强调圣灵的默示、圣灵在基督事奉当中的工作、圣灵在人心中的工作、圣灵使人悔改归正的工作,甚至还有圣灵在推动宣教上面的工作。可以说,整本圣经都是圣灵的工作。 

  

但是,我们又为什么强调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呢?你可以设想,如果我们每一次都这样说:“你知道吗?上帝有这样的要求,你要这样做上帝就说你是好孩子,你不这样做上帝就惩罚你。”当然你也会说:“上帝其实也没那么冷酷啦,上帝还是把祂的儿子给了我们。”这样的讲道中基督教的特征是不明显的。拉比也会这样讲,穆斯林也会这样讲。其实有一位上帝并不足以成为我们信仰的根基,因为穆斯林也相信有上帝,犹太人也相信有上帝,但是基督教信仰的上帝是怎样的上帝啊?三一上帝。 

  

为什么三一论如此重要?希伯来书11章里面讲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悦;因为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神,且信祂赏赐那寻求祂的人”,换句话说,基督教的信仰不只相信有一位上帝,并且相信上帝在本质上是美善和爱的上帝。你怎么可以保证这位上帝在本质上是美善和爱的上帝?除非祂在永恒中就是三一的上帝。上帝不是出于无聊创造这个世界;上帝也不是像今天很多做父母的“没事儿干,咱们生个孩子来玩玩”;不是上帝觉得很孤单,然后搞一帮人在那里敬拜祂,仿佛上帝很有虚荣心。不是!在永恒当中是三一上帝,圣父、圣子、圣灵,在永恒当中上帝就是爱。祂出于爱创造了世界,也出于爱祂的儿子成为那个到地上来的,出于爱买赎祂的教会,出于爱推动宣教,出于爱,最后在新天新地使万物与祂复合。 

  

如果我们失去了三一论的这个框架——上帝在永恒当中的拣选与安排、圣子在历史当中的成就、圣灵在今天将福音应用在选民的心中,我们就会陷入基督一元论,这个过程就会把这个信仰当中很多的荣耀和丰富都失落掉,最后就变成了一个贫血的信仰。 

  

以上帝的荣耀为中心,来聚焦基督的位格和基督已经成就的工作,并且在这个过程中祈求圣灵运行在我们生命当中,带来生命的重生和不断的更新。这三一论的框架体现在我们整个的讲道当中。当我们谈到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的时候,我们就预设了这个三一论的框架;而且我们要常常思想三一论的框架跟把聚光灯怎么照在基督的位格和工作上面有怎样的关系。 

  

五、缺少福音结构的讲道不是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 
  

第五,缺少福音结构的讲道不是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为什么在这个地方要提福音结构呢?我们在前面提到了道德主义式讲道,那么有没有不是道德主义式的讲道,但却又没有福音结构的?有。有人把三一论讲得多么荣耀,别人觉得你就像上天了一样,让人觉得“行啊,佩服,上过神学院的”,但是,他没有呈现堕落焦点,没有把人里面的对基督和福音的需要揭发出来。 

  

我们知道,改教家把得救确据作为天主教和新教的重要分别。卡尔•楚门在他的《宗教改革——过去、现在与未来》这本薄薄的小书中写到:“讲道既要避免律法主义,也要避免情绪激昂。但是避免这些还不够,要清晰传讲福音。”并不是你避免了道德主义,就一定传讲了清晰的福音。而福音的基石在于什么呢?在于基督的位格和祂的工作,也就是出于上帝救赎的作为。这是路德的立场,这也是加尔文的立场,更是圣经的立场。 

  

而要落实这样的信息时,楚门提到:“讲道应该具备三项特征,就是以神为中心,以圣经历史为中心,以基督为中心。”这同样的意义用三种方式来表达,其实就是在不断强调你的讲道要合乎圣经。当强调以神为中心的时候,是在强调必须把整本圣经当作上帝的故事来传讲,是关乎上帝和祂的作为;以圣经历史为中心,意味着整本圣经就是要让人认识上帝在历史当中的救赎作为,以此来认识上帝的本性;而以基督为中心,意味着讲道者无论选哪一段经文,倘若他们真的相信整本圣经是在呈现一个故事,倘若他们真的相信上帝的恩典应许是在基督身上成就,倘若他们真的希望在基督徒的心中激发合宜的喜乐、得救的确据和敬虔的态度,那么他们归根结底,就是要把基督带给会众,也从而把会众带到基督的面前。而对基督的认识是基于祂在救赎历史中所占的位置。 

  

所以楚门的总结就是:改教家对于福音的理解以及他们的讲道内容,其基要重点都是以基督为中心的。上帝是怎样的上帝,人是在怎样的光景里面,人对基督的需要,福音到底是什么,福音对不信的人意味着什么,福音对已经信主的人意味着什么——整个福音的框架是要在讲道中体现的。 

  

我对大家有一个提醒,也是我这些年的一个心得,就是: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首先是一种视野,然后才是一种方法。许多时候我们觉得教会事工已经黔驴技穷了,需要学点新的方法,听说最近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很流行,我们都去学。老实说,我知道现在国内在开很多关于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的工作坊,但是我相信里面很大比例的人是想学一个工具,学一个方法。但是我想说,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首先是一个视野,然后才是一个方法。这个视野是什么呢?就是三一上帝的作为如何在整个圣经的救赎历史中展开,而整个救赎历史的展开如何以基督为中心和高潮,而所有这一切又跟人的愁苦、人的罪有什么样的关系,这是整个福音当中的一个框架。这是一个活在福音当中、活在圣约的社群当中、活在国度的使命当中的一个视野。 

  

所以我会说,这个视野的发展不是单单上一门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的课程就能够有的,而是透过整个的神学,透过整个的属灵生命的塑造,回到整全的基督教世界观当中发展出来的一个视野。 

  

六、扭曲经文的、过度的基督论诠释讲道不是好的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 
  

第六,扭曲经文的、过度的基督论诠释讲道不是好的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若没有圣经神学的视野,就容易采用灵意解经的方式,抓住不自然的关联,硬把基督读进经文当中。比如我们都很熟悉的俄利根,他把喇合窗边的红绳当作基督宝血的预表,这其实在扭曲经文,带入一种过度的基督论诠释。 

  

我们稍微谈一谈在早期教会,包括在中国家庭教会的老一辈当中,都有很多灵意解经的现象。我觉得对于老一辈,我们不要去批评他们,相反,我们要为上帝的工作欣赏他们,感谢他们。为什么呢?你要知道,老一辈在资源匮乏、所受的装备也比较缺乏的情况下,透过灵意解经,在所有的经文中能看到基督,其实在最艰难的时代帮他们把信仰真正地站稳了。这是人的不完全的方式,但是里面有上帝的特别护理。 

  

然而现在,你已经接触大公教会的很多资源,路德的解经、加尔文的解经,等等,这些你不好好学习,你还拿老一辈的灵意解经为自己辩护,你就不明白恩典。恩典跟经验有什么不同?经验可能让你变得老练,但是经验也可能让你变成老油条。恩典是什么?恩典是新的,是活泼的。换句话说,你在这一代要打这一代人的仗。你今天所面对的这群会众,他们需要在圣经的真理上,在整个圣经的世界观上面,有更好的装备,才能抵挡今天各种各样复杂的潮流、不断变化的世界。 

  

同样地,我们也要对早期教父的灵意解经有一个恰如其分的看见。我们要了解,那时信经信条还在辩论的过程当中。比如我们在一块儿查经,今天我说了过火的话,其他人觉得有点不太合适,但是直到大公会议一开,众弟兄说:“某某,你这个说错了。”那个时候我才说:“我错了,我不再说这样的话。”早期教父时,我们今天所说的几大信经都在形成的过程当中,因此,你看到他们中有些人走过这些弯路是蛮自然的。 

  

然而我们要看到,尽管在早期教会和我们家庭教会的前辈中都灵意解经满天飞,他们基本上却还是守住了正统信仰,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正是在于以基督为中心。不管灵意怎么飞,最后回到基督。我再次说,这是上帝在人的不完全中的特别怜悯。然而若不对过度地用基督论诠释经文保持警惕,将危及教会建造的根基。 

  

如果我们没有在整本圣经当中,通过扎实的救赎历史的解经来建立一个可靠的基础,那我们最后所认识的只是一位缺乏神学和历史身份的基督——不是我们宣告的、群体认信的基督,而是变成你的基督、我的基督,最终就变成一个神秘化的基督。这种神秘化的基督不是建立在清晰的、扎实的圣经启示上面。 

  

七、缺乏释经基础的讲道不是好的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 
  

第七,缺乏释经基础的讲道不是好的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在路加福音里面,耶稣说:“摩西的律法、先知的书和诗篇上所记的,凡指着我的话,都必须应验。”这里所说的“指着我的话”是怎么指着祂的?是不是字谜一样?这就需要释经的功夫了。你常常会看到这样一种错误,即对整个经文的处理缺乏解经基础,只是在最后落到基督那里。我们开玩笑说这是以基督为结尾,而不是以基督为中心。看到讲道的时间差不多了,就说“亲爱的弟兄姐妹,我们的救主基督”,把基督像一贴膏药一样贴上去。这是一种错误,它不是建立在扎实的解经基础上——原文是什么意思,整体的历史文化背景中所界定的是什么意思,整个上下文里面的意思,这个文体的特质所界定的意思,然后从这里面怎么在圣经神学的脉络里来搭桥,最后带出扎实的信息和应用。这种错误也可以称作“正确的结论,错误的经文”。结论是对的,话都是对的,但是这个经文讲的根本不是这个意思。这是常见的错误。在这里,我会特别强调,扎实的历史文法的解经训练和宏观的圣经神学的视野,这两个东西缺一不可。 

  

我们过去这些年在不同城市当中做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训练,发现那些在古典改革宗精神里泡过的人,一旦被点醒,他们是最能在这个井里面来欢然取水的;那些受过很扎实的历史文法的释经训练的人,他们也是最能从这个泉源当中挖出很多东西来的。相反,一些人既没有在改革宗精神资源中泡过,也没有受到历史文法的解经训练,觉得自己已经干枯好多年了,突然找到了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方法,你会发现他们会兴奋一阵子,可是很快就没了。因此系统的、扎实的神学教育是绝对必要的。 

  

八、忽视圣经不同部分的独特性和丰富性不是好的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 
  

第八,忽视圣经不同部分的独特性和丰富性,也不是好的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整个圣经当然有共同的东西,关乎上帝是怎样的上帝,关乎人是怎样的光景,关乎人对基督的需要,以及显明基督。这些在讲道中都是具有普遍性的。但是,我们不要忽略了每段圣经都有它独特的丰富。比如听一个人讲道,听完你觉得他讲的都是对的,然而仔细一想,有很多段经文都可以拿来讲他所讲的意思。于是就发现,他功夫没下够,他忽略了这段经文的独特性。比如讲呼召,圣经当中耶利米的呼召、以赛亚的呼召、摩西的呼召,你可以从中找出共同的东西。但是如果你仅仅讲一个共同的东西,比如讲呼召里面有什么共同的元素,下面的人可能会想,你干嘛要挑摩西这一段,你不可以从其他的经文来讲吗?这就表明,你还没有把这段经文和其他段落之间的分别,那个独特性找出来。 

  

围绕这一点,你可以问自己三个基本的问题,独特性彰显在这三个方面。第一,我讲的这篇信息有没有彰显出福音的独特性?换句话说,我今天所讲的与演讲、与其他宗教、与道德主义的分别是什么?第二,我今天处理的这段经文的独特性是什么?我每次都在讲三一论的信仰,都在宣扬基督的拯救,但是,有什么特有的信息是透过这段经文所彰显出来的。第三,对这个时代说话的独特性,有什么是福音在这个时代要处理和对付的?有时我们评价一个讲道,说这篇道放在一百年前讲也行,放在一百年后讲也行。当这样说的时候,你以为:“哇,我可以跟司布真媲美吗?一百年后我可以被人纪念吗?”但说穿了,你这篇道的堕落焦点没有找准,关乎时代的适切性没有找出来。 

  

我们中文当中有个词叫做断章取义,我给这个“断章取义”一个新解。每次讲道你都在断章,因为你不可能抱着一本圣经上去,说:“我这次讲整本圣经。”你一定都是拿个断章出来。但是断章取义,取什么?当然你肯定说:“我肯定要把耶稣基督的义、福音里面的义取出来。”但问题是,那个义是很丰富的,就像一个多棱镜一样。而这个丰富性与释经中把握住经文的独特性相关,需要透过文本细读来达成。 

  

九、重复单调的讲道没有体现以基督为中心的丰富 
  

第九,重复单调的讲道没有体现以基督为中心的丰富。当谈起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时,有人会说:“我们的传道人刚开始讲时,我们觉得很新鲜,但是多听几次,觉得每次都是简明圣经历史的简述。”传道人谈到每个主题,都说:“你知道吗?当时创造的时候,人是怎样怎样,后来堕落了,又怎样,后来亚伯拉罕又怎样怎样,接下来又……”讲每段经文,都重复这些东西,然后就变得很单调了。原因是什么? 

  

如果我们来看清教徒,清教徒非常注重圣经的每一个方面。当我们说以基督为中心讲道的时候,我们是说基督的每一个方面。现代福音派有一个倾向,就是对基督位格的荣耀思想太少,比较多谈基督的工作,而在基督的工作上,比较简化为基督上十字架和复活。然而我们要知道,基督的位格、工作、身份、职分,每一个方面都与救赎相关。比如两岁的耶稣下埃及,这预示着什么,预示基督里的拯救是一次新的、真正的出埃及。基督的位格、基督的工作、基督的降卑、基督的升高、基督作为先知、基督作为祭司、基督作为君王,所有这些方面是非常丰富的。 

  

其实我们可以从很多主题切入,在这些主题上多下功夫,可以帮助我们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变得更加丰富。有预表的方式,有预言和应验的方式,还有关乎君王和国度,约中的恩典和律法,创造、堕落与再创造,真神与偶像,敬拜与圣所,公义与赤身露体等等。凯勒牧师在他的《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的文章里面也给了我们一些例子,大家可以去读。婚姻与忠贞、上帝的形象、安息与安息日、智慧与话语、公义和审判,等等,都是我们可以切入的主题。大概可以至少拉出二十几个不同的主题。总之,你并不需要每一次都从创世记讲人怎样堕落了,后来又怎样,如此重复,你可以从这些不同的主题切入。 

  

十、没有彰显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的适切性 
  

第十,因为堕落焦点的单一,没有彰显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的适切性。换句话说,很多时候我们对罪本身是很抽象化的理解。当呼吁一个人要悔改的时候,我们是很抽象地向人呼吁。但事实上,如果回到圣经当中,圣经对于人心里面各种罪性的扭曲有非常现实主义、写实主义、甚至像X光式的揭发。罪对人生有各种各样扭曲的版本,在不同的方面,堕落的焦点、对福音的需要、对基督的需要其实呈现出丰富的样式。因着这个缘故,它可以让我们的讲道在不同的场合,针对不同的人,甚至在不同的时代有它丰富的适切性可以切入进去。 

  

我们可以把“千篇一律”做一个新解,“一律”是看你到底能不能抓得准,能不能把福音的焦点突显出来。而“千篇”呢,就是你看上帝的丰富、上帝的荣耀,你是不是从不同的经文、不同的方面来呈现。基督是丰富的基督,祂光照一切领域,不同领域中的罪、不同领域的堕落焦点就出来了。“一律”其实是纵向的,福音焦点始终要清晰,这带来一个清澈的福音视野,它唤起我们悔改、敬拜和感恩;而“千篇”是横向的,带来洞察、应用、实践和操练。我们做传道人的,只有理解这点的时候,我们才能了解为什么我们用一生服事主、做福音的使者是如此荣耀,你可以乐此不疲。 

  

所以,抓住这个“千篇一律”,或者倒过来说“一律千篇”。怎样把那“一律”唱好?那“一律”是什么?就是上帝的福音,就是耶稣基督的福音。你把这个焦点给抓好,然后要通过上帝荣耀的丰富性,透过基督的丰富性,通过罪在人里面的扭曲的多样性,来呈现那个“千篇”,来呈现福音满有恩典、满有能力。 

  

十一、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要注意称义和成圣的正确关系 
  

第十一,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要注意称义和成圣的正确关系,也要注意平衡。当我们说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的时候,我们很容易把焦点都放在称义上面。事实上,我们要看到,这场被圣经神学推动的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的潮流的兴起,在西方的语境中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面对道德主义式的教会氛围。 

  

道德主义式的教会氛围是什么?他们把外面的果子作为称义的基础。比方别人问你说:“你有把握,你离开这个世界,是到天堂去吗?”你说:“应该是吧,我都上教会上了四十年了。应该是吧,我每个月都交纳十一奉献。应该是吧,我每隔两三年参加一次短宣。应该是吧,我到某个机构做过义工,我还在教会每周怎样怎样。应该是吧,我读经常常流泪,很感动。应该是吧,我现在敬拜时流泪的时候越来越多。” 

  

所有这些,都是把外面的果子当作自己称义的基础,产生的就是法利赛人式的傲慢,而结果就是灵性的枯干。为什么呢?因为你不再是从救恩的泉源欢然取水。救恩的泉源只有一个,就是死而复活的基督,与基督联合。你知道你一切生命的基础不在自己的身上,不是基于自己的工作,而是上帝在祂儿子基督里面的工作。所以,福音是基督为我们做成的,是上帝在基督里为我做成的,这是给我们的好消息。 

  

所以,称义成为成圣的基础。称义的基础是,基督是谁,基督做成了什么。放在这样的视野当中,当我们谈到基督所做的工作时,包含主动的顺服和被动的顺服。祂被动的顺服乃是祂为我们死在十字架上,这是祂不当受却为我们受了的。基督主动的顺服,则是祂完美地活出了律法中的一切要求,我们没有达到的,祂为我们活出来了。当我们信靠基督的时候,基督把福音里面的义归算给我们,不仅罪得赦免,还给我们一颗新的心,这颗新的心有一个渴望,渴望活出祂在我们里面恢复的上帝的形象,渴望过一个顺服上帝的生活。一个重生的人,不只是说“好了好了,我不用被定罪了”,而是上帝使他里面有一个新的渴望,就是渴望为上帝的荣耀来活,不断地从救恩的泉源来欢然取水,来欢然走这条成圣的道路。 

  

基督是我们的救主,那么祂是不是我们的榜样?祂是我们的榜样!然而,如果我不是深深明白祂是我的救主,祂成不了我的榜样。除非是被福音征服的人,否则登山宝训就是跟他过不去。所以,从称义到成圣,从心的改变到生活方式的更新,从称义到圣洁生活的追求,这是一个完整的平衡。 

  

十二、传道者的生命不以基督为中心,会亏损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 
  

第十二,传道者不是以基督为中心来塑造生命,会亏损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换句话说,不以基督为中心的生活会让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大打折扣。对于传道人来说,我们需要学习每一天给自己的心传福音,学习怎么在福音中回应。例如,别人批评我的讲道的时候,我怎么做合乎福音的回应;我丢面子的时候,我怎么做合乎福音的回应;我的权柄被拿走的时候,我怎么做合乎福音的回应。福音必须首先运用在传道者的生命当中,他们才能真正让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大有能力。 

  

柴培尔在他的《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里面提醒我们:一个以基督为中心的福音讲道,不会以在信息中何处应该提到十字架为念。换句话说,你天天琢磨的不是在何处让十字架出场是最妙的。在某种意义上,你要去做这种讲章的规划;但是你不是以此为念,你要在乎的是,当你的会众听完道离开的时候,他是否清楚了解神的救赎工作对他的重要性。而你若要真正帮助人了解这一点,除非你自己真正认识神的救赎、神在福音里面的工作对你的重要性。所以柴培尔说,你要问:当听众离开的时候,他注意的是他自己还是神的救赎工作?他离开的时候,他会注意到他自己的行为是盼望的源头,还是上帝为他所成就的工作?这个信息在整体上是否使人对恩典有更完整的了解,让他们知道恩典是他们称义的唯一盼望,这是他们顺服上帝的主要动力?如果要这样传讲,你也必须首先问自己,你今天上讲台,你是把盼望放在自己的身上吗?还是带着这样一颗心,有在福音当中的无能感,但是同时又说“求上帝帮助我”?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过去老一辈传道人在生命上的操练有很多方面值得我们学习。老一辈有句很通俗的话:我们若不被基督服事,我们就不能服事。很遗憾地是,我们这一辈人,太多靠着自己的恩赐服事,不是靠着基督的恩典服事。我们做了很多事工,个人灵性却是枯干的。 

  

十三、如何在不是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中存活下来 
  

第十三,如何在不是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中存活下来。当你听了这次讲座之后,心里肯定有一把尺子开始来量。中国教会处在不断成长的更新变化中,那么怎样在不是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中存活下来。首先,如果听众回去之后对教会的讲道提出各样批评,本次讲座不对此负任何的责任。任何教会,如果说“就因为他去参加了一个讲座,回来之后我们教会就分裂了”,本次讲座不负任何的责任,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这个主题也不负任何的责任。这个责任在于人的自我、人的罪性、人的骄傲和傲慢。换句话说,你听了这个讲座回去之后,你的首要职责不是拿着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的原则来评判和挑剔讲台上的讲道人。 

  

你说:“那我学这个干嘛呢?” 首要的是过一个以基督为中心的生活,这比听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更重要。当我们说学习过一个以基督为中心的生活的时候,就是学习过一个以福音为中心的生活。福音不只是一个外在的结构,告诉我说有一位上帝,有一位救主,祂为我死了,祂为我复活了,祂可以把我带到一个新的地位;福音更是我生命的一个内在操作系统,它帮助我们每天在各样的境地当中,在读经当中看见上帝的荣耀,看见自己对福音的需要,看见自己要来投奔基督,要紧紧抓住基督。每一天更知道自己是何等悖逆;每一天深深看到那位坐在高天的主,祂伸出手来救拔我们的恩典是何等浩大。你最首要的是要过一个以福音为中心的生活。 

  

你说:“那我这么多年就这样耗下去吗?”我们当中的年轻人,你们要好好地祷告啊。如果你说:“在我们这座城市当中,还没有一个可以称之为以福音为中心的教会。” 怎么办呢?你要祷告,看自己是不是被上帝呼召来接受装备,然后开拓教会。所以,如果一个城市没有一群摆上自己、愿意被装备、愿意服事主的教会、愿意来建立教会的人,弟兄姐妹都只想着“我怎样得到更好的喂养”,这座城市过很多年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
参考文献: 

柴培尔。2010。《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贺宗宁译。更新传道会。 

克罗尼。2014。《讲道与圣经神学》。骆鸿铭译。台北:改革宗出版有限公司。 

卡尔·楚门。2014。《宗教改革——过去、现在与未来》。邹乐山译。台北:改革宗出版社。 

提摩太·凯勒。2018。《21世纪教会成长学》。何明珠译。新北市:校园书房。 

高伟勋。2014。《圣经神学与解经讲道》。金继宇译。南帕萨迪纳:美国麦种传道会。 


[1] 本文整理自作者讲座录音。——编者注
 
 
 
更多 回归圣经
改革宗神学就是圣约神学
什么是归正神学?
神的预定与人的自由意志-唐崇
圣经中的整全人观
撇弃神学靠自己读经可以吗?
圣经的默示与权威
加尔文的上帝主权论
神主权的恩典与人的责任
预定论及其神学意义、社会意义
加尔文解经:一次得救,永远得
进入该频道
初信疑惑 圣经问题 更多
·耶稣是唯一得救赎的途径吗?
·可否请真的弥赛亚起来?
·死的弥赛亚又有什么用呢?
·耶稣是主还是骗子或疯子?
·夫妻同看色情电影是罪吗?
·阴间没有商量的余地
·天堂和地狱,真的存在吗?
·基督徒过春节注意事项
·未曾听见福音就离世的婴孩得救
·基督徒贴耶稣像可以吗?
·耶稣为什么死于心脏破裂
·为什么其它宗教思想都不是敬拜
首 页  回归圣经  教牧培灵  抵御异端  初信福音  信仰问题  福音书房  护教卫道
信仰宣告 - 了解本站 - 捐助圣工 - 微信平台
Copyright 2008-2018 www.guizheng.net Email:6351186@qq.com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