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频道 基要真理 归正神学 真理辨惑 神学焦点 其它频道:信仰宣告 关于我们 捐助圣工 归正书房
  您所在位置:首页\回归圣经\真理辨惑>> 阅读:福音派联合反罪恶运动的十二样危险之处
 
福音派联合反罪恶运动的十二样危险之处
来源:微时代改革宗教会   作者:斯迪文凯普
 

福音派联合反罪恶运动的十二样危险之处  

作者: Steve Camp  


1. 缺乏圣经根据  

圣经中找不到任何文化联合反罪恶的根据或教训 — 一处也没有。如果它得不到圣经或神学的支持(参与这场运动的人没有一个能提出任何支持它的圣经基础),那么相信唯独圣经的人为什么仍效忠于这种做法?如果这对福音派运动/更正教运动赢得文化战争、影响政府、逆转社会道德败坏潮流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为什么主或任何一位门徒都没有作这样的教导、进行这样的实践?  


危险之处:倡导联合反罪恶运动的人是在圣经权柄之外如此行,所以不能在实践中确立唯独圣经的原则。  


2. 除去了十字架讨厌的地方  

尝试在文化战争取得一致,甚至与不信的人一同推行一种道德恢复实践计划,这就除去了十字架讨厌的地方。圣经肯定,因为世人恨基督,所以他们也恨跟从祂的人(约15:18-19)。仆人不能大过主人,如果世人逼迫祂,他们肯定也要逼迫祂的百姓。使徒保罗作出这宝贵的应许:“凡立志在基督耶稣里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提后3:12)。这是不可避免的。就连彼得也鼓励为基督的缘故受苦的信徒,“有火炼的试验临到你们,不要以为奇怪”(彼前4:12)。为祂的名的缘故受苦,这是为基督而活的一部分。十字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传基督钉十字架,这“在犹太人为绊脚石,在外邦人为愚拙”(林前1:18,23)。如果使徒保罗相信一种福音派的联合反罪恶策略,与他当时尼禄统治下的社会恶疾作抗争,他就绝不会说:“但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因这十字架,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论,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从今以后,人都不要搅扰我。因为我身上带着耶稣的印记”(加6:14,17)。保罗不是参与联合反罪恶运动的人,哦,但是他是何等一位了不起的基督徒!  


危险之处:倡导联合反罪恶运动的人,这样做的时候不“传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为文化合一的缘故,十字架讨厌的地方被故意除去了。  


3. “作光作盐”的世俗化  


许多联合反罪恶的人引用圣经上“作光作盐”这个说法,把它应用到任何与信徒联合一同抗击我们今日道德弊端的人群/社会/政治群体身上。但这是对这种说法的世俗化处理。“作光作盐”这个说法只适用在那些回应恩典的福音(太5:1-12),现在有了一种“胜于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义”的义的人(太5:20),他们的好行为被异教徒看见,要“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6)的人。换言之,这是我们为改变、为影响、为冲击、为在文化中向别人作有效见证的文化使命。作盐、让我们的光照耀出来,这是被福音改变的生命的证据。  


危险之处:倡导联合反罪恶运动的人采纳了一种对作光作盐的世俗化观点,把这个事实应用在任何在道德良心上认同他们对社会问题看法的人身上。  


4. 促进一种道德方面人的追求  

圣经中没有一种像“道德方面人的追求”这样的事,是适用在所有在福音之外的人群上的。在基督的年代联合反罪恶的人是那些法利赛人,主在马太福音23章拒绝并谴责他们。在太5:20主击碎了他们宣称因他们自己功德、道德的悟性或内在文化方面有益善行而有的任何道德的义的说法。按照社会道德接受程度、家庭观念,或者用已逝教皇保禄二世的话来说“生活的福音”的标准创造出一种“道德大多数”、“基督教联盟”、“信仰右翼”的做法,按圣经来说是一种谬误。  


危险之处: 倡导联合反罪恶运动的人,是支持一种出于行为的义的道德追求,以为神悦纳伪装灵性的虚饰,社会可以因着这种虚饰得到救赎。  


5. 否认福音的功效  

福音派联合反罪恶运动的领袖提出的“大分离”,就是他们所提出的把社会问题和基督与祂的福音的分离,一种联而不合。这充其量不过是社会精神分裂症的灵性主张而已。如果你把福音和社会问题割裂开来,结果就是你是在推动、宣扬和传播一种在基督以外的“伦理道德和义”,主祂自己把这称为“作恶”(太7:21-23)。离开了宣告耶稣基督的福音(唯独信心、唯独恩典、唯独基督),就不可能有具有意义的社会改变或冲击。为什么?因为只有福音才能带来生命的改变。  


联合反罪恶运动推动的观念,就是在福音的大能之外,我们的社会也能发生对抗道德沦丧的真正改变。我们的主讲得如此清楚:“岂不知凡入口的,是运到肚子里,又落在茅厕里吗?惟独出口的,是从心里发出来的,这才污秽人。因为从心里发出来的,有恶念,凶杀,奸淫,苟合,偷盗,妄证、谤讟”(太15:17-19)。任何社会道德偏离的源头都是人心,而这只能被福音、而不是被社会联合反罪恶运动所改变。  


基督教政治积极行动主义很简单就是与道德正义打情骂俏(如福音派领袖把能进到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和产生冲击混为一谈);个人简历、新闻公告、以及培养得很好的政治联盟并不改变世界;委身的基督徒在基督主权之下生活,靠着神的灵的能力顺服神的话语,以福音为方法,这能改变世界。  


危险之处: 倡导联合反罪恶的人,是在他们的社会行动中故意排斥、分离主耶稣基督的福音。  


6. 宽容不相配的同负一轭的结盟  


在任何属灵事奉或事工上与不信的世人合伙,这是违背圣经的命令。这是使徒保罗所说的不相配的同负一轭(林后6:14-7:1)。这样做是放弃了神对他们去进行的任何工作的祝福和眷顾。请听使徒保罗对那些要联合反罪恶的人所说的严厉的话和刺痛人的斥责:“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基督和彼列有什么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什么相干呢?” 这说得太清楚不过了。不可与任何拒绝基督的福音,或者不认基督作他们的主和救主的人“并肩”一致。为了政治资本和影响力,洁净文化和恢复家庭价值观的缘故联合反罪恶的福音派人士,会不觉羞耻、毫不为难地与任何认同他们的主张并肩而立,不顾信仰的选择、真理的限制或教义的确信。  


甚至与其它建立在信仰之上的团体,如罗马天主教、东正教或犹太教的团体合伙也是违背圣经的命令。不可与这个世界组成“肩并肩”的同盟,甚至与“建立在信仰之上的异教徒”结盟也不可。而这些说法是直接从《福音派和天主教联合运动宣言》(ECT,Evangelical and Catholics Together)和《普世圣战》一书中摘引的用词。  


危险之处: 倡导联合反罪恶运动的人必然要与不信的人同负一轭,他们这样做是直接违背了神的话语,丧失了祂的祝福,招致祂的审判。  


7. 指责不信的人“像不信之人一样行事”,就与他们疏远隔离  

参与福音派联合反罪恶运动的人士责备控告社会上不信的人像不信之人一样行事。当联合反罪恶运动人士公开责备不信的人不按照自己的道德信念改变他们的道德信念,加上使用立法/政治手段时,他们这样做的结果就是疏远了正正那些需要恩典福音改变人生命的大能的人。没有藉着我们主耶稣基督的重生和祂约束我们的恩典,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我们生命中各样罪的奴仆。让我问联合反罪恶运动人士一个问题:如果你们不认识耶稣基督作你们的主和救主,你们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如果是那样,你们想要某些人拉起纠察线抗议你们、抵制你们、上书反对你们、辱骂你们、使用强力对待你们、胁迫你们、立法反对你们 — 还是希望某人带着恩典的福音到你们这里来,作你们的邻舍与你们共同面对问题、解释怎样靠着唯独恩典、唯独藉着信心、唯独因为基督得着永生?  


危险之处: 倡导联合反罪恶运动的人因着暂时的社会维系标准失去了对永恒的看见,因此对那些正正是需要福音的人变得冷酷心硬。所以他们不能实现大使命,因为他们把对现世的关注高举胜过对永恒灵魂的关注。  


8. 基督的身体变成了政治方面的鼓动者  

联合反罪恶运动人士其实并不相信神的主权藉着政府,以及祂自己拣选、定意和凭旨意兴起掌权、成就祂预定他们要成就的任何事的那些政府中的领导人动工。就连邪恶、败坏、阴险的掌权者,祂也最终使用来成就祂永远的旨意和荣耀。  


在这个主题上圣经在彼前4:15有一节奇妙的经文:“你们中间却不可有人因为杀人、偷窃、作恶、好管闲事而受苦。”好管闲事这个词按字义是指“政治上的鼓动者”(似乎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希腊文原文具有这种含义,请读者慎重理解,译者注)。彼得警告他们不要因此受苦……作为一位基督徒,为基督的名受苦是一回事,但作为政治鼓动者受苦,并不把荣耀归给主,是圣经所禁止的。我们不应当被人看作是在文化中为了推动我们自己的道德或属灵议事日程而扰乱政治程序及其领导的人。  


请听神的话:  

“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罚。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惧怕,乃是叫作恶的惧怕。你愿意不惧怕掌权的吗?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称赞;因为他是神的用人,是与你有益的。你若作恶,却当惧怕,因为他不是空空地佩剑,他是神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罚那作恶的。所以你们必须顺服,不但是因为刑罚,也是因为良心。你们纳粮,也为这个缘故;因他们是神的差役,常常特管这事。凡人所当得的,就给他;当得粮的,给他纳粮;当得税的,给他上税;当惧怕的,惧怕他;当恭敬的,恭敬他。”—罗13:1-7  


“你们为主的缘故,要顺服人的一切制度,或是在上的君王,或是君王所派罚恶赏善的臣宰。因为神的旨意原是要你们行善,可以堵住那糊涂无知人的口。你们虽是自由的,却不可借着自由遮盖恶毒(或作“阴毒”),总要作神的仆人。务要尊敬众人,亲爱教中的弟兄,敬畏神,尊敬君王。”—彼前2:13-17  


即使神的百姓被掳到巴比伦的时候,耶和华仍指示他们应该如何生活。请留意祂没有叫他们组织起来推翻掳掠他们的人。祂说:  


“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对一切被掳去的,就是我使他们从耶路撒冷被掳到巴比伦的人,如此说:你们要盖造房屋住在其中,栽种田园吃其中所产的。娶妻生儿女,为你们的儿子娶妻,使你们的女儿嫁人,生儿养女。在那里生养众多,不至减少。我所使你们被掳到的那城,你们要为那城求平安,为那城祷告耶和华,因为那城得平安,你们也随着得平安。”—耶29:4-7  


危险之处: 倡导联合反罪恶,在政治上鼓动为道德争战的人,正是在反对主行使主权使其掌权的权柄。  


9. 倡导联合反罪恶运动的福音派人士的政治权利—“信仰权利”  

倡导联合反罪恶运动的福音派人士说他们存在就是为了要捍卫我们的信仰权利。这是属灵的烟雾和幌子。首先,我们没有任何可以被人侵犯的信仰权利(我们唯一的权利是在基督里,不是在文化中);第二,即使我们的“信仰权利”被人侵犯(顺带指出这是指祷告、敬拜、读圣经等等),那时我们就一定要“顺从神,不顺从人”,不顾后果(徒5:28-32)。  


支持这种思维的人举出一些例子,如1963年,他们说最高法院禁止公立学校的学生祷告。这显然不是真实的。他们禁止的是六十秒钟象征性的沉默。那不是祷告,只是六十秒的沉默而已。亲爱的,我们要不住地祷告(弗6:19-21),不只是一天给神一分钟时间。我有五个孩子,他们都上公立学校。作为一位向神祷告的父亲,我仍然可以在他们各自学校的走廊里行走,安静为那里的老师和领导祷告;我甚至可以在我的孩子吃午饭前和他们一起祷告;有时候我让他们的老师知道,我也为他们祷告。祷告从公立学校被清除出去的唯一途径,就是这些学校里的基督徒停止祷告。我的权利丝毫没有被侵犯。但如果他们看见我祷告,要求我停止,我是不会从命。我要顺从神而不顺从人。  


我认识到在我们这个时候要有这种思维方法是困难的,但作为基督徒我们只有一个权利— 就是没有权利。保罗甚至把这一点用在法庭方面,说关于诉讼,你只有“情愿受欺”的权利(见林前6:1-10)。(如果明天在这个国家,我们全部所谓的“信仰权利”都从我们这里被剥夺,这将是从主而来的极大祝福。因为我们就可以真正发现谁是真正得救的人,而谁不是。)  


危险之处: 倡导联合反罪恶运动的人为捍卫信仰权利争战,违背了圣经约翰福音18:36,在当中我们的主说:“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但祂的国不属这个世界 — 我们全部的权利只是在基督里。  


10.信仰异教的联合反罪恶人士 – 仍然是“安全”在他们的罪中  

保罗从不容许他在文化中遇见的不信之人仍继续留在愚昧之中。就连在雅典他也没有闲聊斯多噶派哲学,希腊政治问题或异教徒礼节。他直接把他们引到创造的神那里,呼吁他们悔改。甚至他来到菲力斯和非斯都面前时,他捍卫的也是福音和对基督的见证,而不是让国家变得更好的政治道德因素。当保罗在尼禄罪恶的手下准备要为基督的事业被斩首时,他还是称自己是为主作被囚的,使用他被囚禁作带着锁链的使者的身份推动福音,做一切事情都是为选民的缘故。保罗总是关心赢取人的灵魂,而不是一个国家的道德素质。  


危险之处: 倡导福音派联合反罪恶运动的人,很少去与他们的对头传福音;对文化或政治问题的社会关注掩盖并夺去了他们对他们的对头是需要基督的罪人的看见(参见路14:21)。  


11. 教会变成了政治行动委员会/说客/投票力量  

福音派联合反罪恶理论的其中一个最可悲结果,就是把基督的身体减缩为除了一种政治力量以外什么也不是的东西。我们已经慢慢、微妙和沉着地变成了美国政治的第四种主要力量(共和党、民主党、自由派人士和福音派人士)。不幸的是今天人们不是按照我们从神而来的责任来认识我们,这些责任是:宣告福音、敬拜和荣耀神、爱我们的邻舍、照顾孤儿寡妇、门徒训练、宣教、对罪进行教会纪律惩治、祷告、尊荣洗礼和主餐的圣礼、传讲神的道(请看徒2:40;提摩太前后书,提多书)。  


危险之处: 福音派倡导联合反罪恶运动的人把基督的身体降格成为一个政治行动委员会的地位,目的是显示我们信仰肌肉的力量,影响候选人、讨论的问题、道义、选举、政党平台来迎合我们的社会道德价值观。这违背了圣经对神教会的目的和功用提出的标准,即教会是“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前3:15)。  


12. 无可避免的结论:赢得文化战争,失去为福音发出的声音  

如果通过联合反罪恶运动能赢得文化战争,那又怎么样?如果道德败坏的潮流可以被逆转,我们在今生看到一个道德社会回转到传统的家庭价值观,那又怎么样?然后是什么?你最终还是要回到神一直以来为祂百姓设立的责任:传讲祂的话语,宣告福音,爱你的邻舍,敬拜神,圣徒相通,向我们的世界作光作盐,为那些在我们之上有权柄的人祷告,等等。  


但是按照福音派联合反罪恶运动对文化事工的社会学原理,我们手头的情形就是悲剧性的。我们将会有一个道德的社会,在它的彬彬有礼当中安全稳妥 — 但却是不得救的;有一个教会是舒舒服服的,因为文化方面的疾病已经被联合反罪恶运动的基督徒打了预防针加以对付,这些基督徒用没有真正重生的灵性外在装饰把眼前的情景洗得白白净净,但却不是圣洁的。我们要有懂得感恩的政治家,但是华盛顿仍是腐败的;我们会上主流媒体的清谈节目,但是他们仍未曾听到福音;我们要组织基督徒,对某些不认识主的人所做的某些事情表示强烈的愤慨,但我们仍不会到他们那里去,分享福音,像我们的主一样被人看作是“罪人的朋友”。我们要在老底嘉醒过来,我们既不冷也不热,只是温温暖暖,我们要把这称为基督教信仰。亲爱的,这是背道的教会,主正在敲它的门要进来与我们再次相交。  


所以当罗马天主教在施行免罪,摩门教在要求对非婚生子给予合法地位,伊斯兰教的道德家嘻嘻地傻笑,无神论者拍手叫好,不可知论者翩翩起舞,媒体大发热心,政治家发出赞美之词,旗帜仍在飘扬的时候,你愿意再一次让使徒保罗那细声但强有力的话在你耳边再次响起吗?“我们原不是传自己,乃是传基督耶稣为主,并且自己因耶稣作你们的仆人”(林后4:5)。  


危险之处: 福音派倡导联合反罪恶运动的人绝不会赢得文化战争,尽管他们可能会作出一些改善。但他们会因着牺牲了福音信息、纯正的教义、神学、教会,以及主呼召我们当尽的符合圣经的责任,为了得着“一块政治方面的饼”,暂时名声的奖赏,加增的财富和仍得不到实现的不以基督和祂的真理作为核心的一个讲求道德的基督教化的世界而大大失败。 

结束的话 

当人把福音的中心性从社会运动中取消掉,或者把对未重生之人发出的悔改呼吁作截肢处理时,他们其实是在玩弄政治,与别人拉起纠察线抗议,抵制大公司,立法推行道德运动,用好战手段给政治家施加压力,而不是在舍己,背起他们的十字架跟从耶稣基督;当人尝试关注从家庭到文化战争、在国会作冗长发言妨碍会议进程、选举、信仰权利、破产的社会道德追求的一切,而不是关注主和“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时,这一切要把人引向何方?结果就是福音派的联合反罪恶运动。 


愿教会离开这种对基督和祂话语的背叛,回到主耶稣基督和祂的福音这里,以此作为医治人类犯罪灾病的人心的良方。

 

 
 
 
更多 回归圣经
改革宗神学就是圣约神学
唐崇荣:什么是归正神学?
神的预定与人的自由意志-唐崇
圣经中的整全人观
撇弃神学靠自己读经可以吗?
圣经的默示与权威
加尔文的上帝主权论
神主权的恩典与人的责任
预定论及其神学意义、社会意义
加尔文解经:一次得救,永远得
点击图书频道!
初信疑惑 圣经问题 更多
·耶稣是唯一得救赎的途径吗?
·可否请真的弥赛亚起来?
·死的弥赛亚又有什么用呢?
·耶稣是主还是骗子或疯子?
·夫妻同看色情电影是罪吗?
·阴间没有商量的余地
·天堂和地狱,真的存在吗?
·基督徒过春节注意事项
·未曾听见福音就离世的婴孩得救
·基督徒贴耶稣像可以吗?
·耶稣为什么死于心脏破裂
·为什么其它宗教思想都不是敬拜
首 页  回归圣经  教牧培灵  抵御异端  初信福音  信仰问题  福音书房  护教卫道
信仰宣告 - 了解本站 - 捐助圣工 - 微信平台
Copyright 2008-2018 www.guizheng.net Email:6351186@qq.com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