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教会期刊>> 阅读:天父上帝与紊乱的人类家庭
 
天父上帝与紊乱的人类家庭
来源:《教会》期刊   作者:陈彪
 

文章名:天父上帝与紊乱的人类家庭[1] 
原作者:陈彪 


引言 


圣经中常以各种不同的形象来比喻上帝:岩石、山寨、盾牌、牧人、君王、丈夫、朋友, 还有父亲。本文主要讨论圣经中上帝作为父亲的形象,并进一步将主题缩小到:上帝作为父亲如何救赎败坏世代中失败的人类家庭,并恢复他对人类家庭原本的设计。 


家庭的失败,特别是家庭中父亲的缺失,已经成为我们时代中一个重大的社会危机。孩子们哭喊着希望他们的父亲回到家中,成为他们生活上的楷模,给他们智慧的教导、满有耐心的带领和信实的供应。社会学家指出,我们生活在一个无父的时代,表现为高离婚率、单亲妈妈家庭、第二或第三次婚姻中的诸多问题,还有因为父母不担当教养子女和抚育照管的责任(或者虐待孩子,或者缺少管教)造成的问题。同样在圣经里,旧约的故事情节和新约的教训中,都不断地展现出父亲们的失败。不过令人惊喜的是,上帝的话语也为我们揭示出上帝自己起初出于美意所创造的家庭单元中的理想父亲形象,并在许多段落中为我们勾画出一幅理想父亲与和谐家庭的样式,特别是圣父如何透过圣子耶稣基督救赎人类家庭,恢复上帝原本的设计蓝图。正如弗瑞德曼(Friedeman)指出的那样:

在上帝为父的属性里有着宝贵的牧养含义……家庭对上帝来说是极为重要的。仔细查看的话,你会看见父亲对家庭的重要性。……当你观察这个世界时,你会发现有坚强的父亲之处就会有一个有力量的文化。当文化中的父亲形象变得脆弱,父亲就随着文化变得脆弱。……我们毫无疑问需要有坚强的母亲,但是父亲有绝对的重要性。在上帝为父的属性里你看到的一件事,就是父性的动态关系。当你的文化中缺乏父性,你就缺乏教养,犯罪率自然上升。一旦你弱化父性的理念,就必导致文化中普遍的秩序混乱。归根结底,一旦你弱化上帝为父的属性,这些问题就会接踵而来。[2] 


在本文的开始部分,我们会透过创世记中有缺陷的家庭关系为圣经棱镜,来检视在我们这个时代堕落世界中失序家庭的几个特征。然后在第二部分,我们将把这些有缺陷家庭的特征,与上帝自己起初创造时对于家庭的理想设置进行对比。第三部分,我们将会讨论上帝作为完美的在天之父,只有他能够藉着他完美的爱子耶稣基督将他的儿女救赎进入他的家中。这个救赎的直接后果之一,即圣经给我们展现的蒙救赎家庭的画面,是家庭作为一个物质和属灵相结合的设置,获得了它理想的形式:冲突得以化解,和谐,有次序而且充满关爱和怜恤。父上帝更是把这些单个的家庭纳入上帝之家、他长子的教会,彰显他自己和他救赎人类千家万户的美意。 


堕落世界中家庭的解体 

人类的经验表明,家庭内部的关系常常是堕落世界中最为艰难的关系。无论在圣经人物的生活,还是在我们今天的堕落世界中,都存在着大量有缺陷和失序的家庭。莫温理(Mawhinney)指出:“在读完创世记后,你不可能不沮丧地觉察到,在堕落的世界中,家庭的设置已经如何深深地毁坏。”[3]创世记中的家庭故事是关于夫妻争吵、兄弟反目、儿女欺骗父母、父母对儿女的梦想破灭。因此,从某种程度来说,创世记就是一本人类家庭解体的实录案卷。 


失败的父亲

亚当是全人类的祖先。“如同罗马书5:12-14所揭示的那样,亚当留给他子孙的主要遗产是原罪。这个不幸的传承导致的后果之一,就是大多数圣经中的父亲都是失败者。”[4]创世记提供了最早的先例,成为之后无论是圣经中的记载,还是我们当代生活中大部分家庭关系无法摆脱的模式。 

有些父亲爱得不够智慧,过于偏爱。亚伯拉罕爱以撒过于爱以实玛利(创21)。以撒断奶的日子,亚伯拉罕设摆了丰盛的筵席,这引起了以实玛利的嫉妒,他就戏笑以撒。以撒也偏爱以扫过于雅各(创25:28)。以撒本想私自帮助以扫,最终却被雅各用诡计取得了长子的祝福,以撒可以说是自作自受(叙述者并不喜欢以撒所为)。之后儿子雅各又犯了与他父亲同样的错误,他爱约瑟过于爱其他的儿子(创37:3-4)。这偏爱带来了家庭中的嫉妒、仇恨和丧亲之痛。许多这样的悲剧在现代社会失序的家庭中依然在继续上演。 

另一方面,有些父亲疏于保护他们的儿女脱离世俗化的影响。选择进入所多玛的罗得,尽管最后在天使救护下将他的女儿带离了所多玛,但还是太晚了,没有使她们远离逆性的情欲冲动,导致乱伦发生。许多当代的基督徒父母就像罗得一样被卷进了世俗网罗中无法自拔。 

不能胜任、笨拙的父亲。在创世记中我们也看到这类父亲,我们发现某些时刻,父亲们在遇到与他们意愿相悖的事件发生时,除了被动的愤怒之外,却不能有任何更好的回应。例如雅各对围绕着女儿底拿受辱,和后来他儿子们强行复仇事件的处理,都是轻忽和被动的(创34:5-7)。笨拙的父亲还被儿女轻易地欺骗:罗得(创19:30-38)、以撒(创27)和雅各(创37:31-35)都是如此。其实远在洪水方舟之后的时期,挪亚因酒醉昏迷在帐篷中裸体躺卧就成为儿子们眼中的羞耻场景。今天我们社会中堕落的父亲角色继续沿着创世记中族长父亲的脚步展开着他们的家庭生活。 


不合格的母亲 

除了有缺陷的父亲,妻子渴望辖制是另一个主题[5],这个主题在叙述中最早是以隐藏的形式出现在亚伯拉罕的身上。当撒拉建议亚伯拉罕和她的使女同房来得孩子时,亚伯拉罕“听从了撒莱的话”(创16:2b),而不是上帝的话。撒拉的辖制随着情境继续,当夏甲生子后表现出对撒拉的轻视,撒拉不仅报之以苦待,而且给丈夫施压直到亚伯拉罕表示“使女在你手下,你可以随意待她”。下一辈的利百加企图用巧计欺骗她老朽的丈夫,把她偏爱的儿子雅各带进一场计谋中,就是那场有名的欺骗父亲偷取祝福的事件。(创27)此后还有波提乏的妻子,作恶技巧可谓娴熟,向着正直的年轻仆人约瑟,引诱不成便怀恨栽赃,激怒丈夫将原先要继续重用的约瑟投入狱中,将丈夫引向原本计划的反面。(创39:6-20) 


相争的兄弟姐妹

家庭关系中的艰难无论是在父母还是儿女身上都会不可避免地体现出来。在兄弟和姐妹之间尤其真实:嫉妒、猜疑、争竞和排斥似乎以接近“自然”的频率出现。“创世记中的兄弟仇恨叙事为整本圣经提供了基调”。[6]该隐对他的兄弟亚伯的仇恨是其原型案例。他所说的“我岂是看守我兄弟的吗?”是残忍、冷漠的典型,与圣经中“我们应当彼此相爱”(约一3:11)的教导正好相反。而对兄弟的爱是最基本的圣经信息“我们应当彼此相爱”的一个具体体现。 

不只是该隐和亚伯,在创世记中,还有以撒和以实玛利、雅各和以扫、约瑟的兄弟们对约瑟都展现着同样的模式:兄弟相争,背叛,抛弃,复仇,直到试图谋杀。甚至在母腹中争斗就已经开始:利百加被告知在她腹中两国要相争(创25:22-23);法勒斯和谢拉,犹大从他玛氏所生的儿子,同样为先出生而相争(创38:29-30)。姊妹之间情形也类似。拉结对她的姐姐利亚生了孩子有强烈的嫉妒和相争(创30:1-20)。 


上帝对家庭最初的理想设计

家庭作为最初的人类单元

在圣经中,家庭首先是上帝为人类对同伴和繁衍的需要而预备的。第一个家庭的亚当和夏娃,是人类夫妻的原型,通过婚姻二人连合成为一体,因为他们本来从一人而出。如同我们在上一部分看到的,这个完美的小家庭,在亚当夏娃堕落之后,完全失去它原本美好的初衷,成为一个悲哀的存在。在人类堕落之前,上帝就曾宣告,生养众多是人类使命的一部分(创1:28),在洪水后又重新宣告:“上帝赐福给挪亚和他的儿子:‘你们要生养众多,遍满了地’。”加上在创世记2章上帝以父亲的角色作为婚姻设立者的画面(将夏娃带到亚当面前),展现出上帝亲自设立婚姻和家庭,用来执行“生养众多遍满地面”的命令。 

跟圣经中的任何其他书卷相比,创世记都可以称之为一部家庭之书,其中有几个显著的关键主题,每个主题都在圣经的其余部分中得到延续。在创世记5章,我们遇到了家谱文体。隐藏在家谱古老而执着的追溯中的,是一个重要的圣经和人类家庭图景——人类种族的繁衍和再生。家庭使人类延续并提供了持续性。家谱主要由人名组成的事实,显示出超越一个人个体生命周期的更长远的生命维度。家庭也关乎旧约中丰产的图景,儿女和家族世系被称为“种子”(后裔)的主题,这是创世记里的关于家庭的第一个主题。 

创世记里的第二个家庭主题,是家庭作为人类日常生活的主要社会语境重复出现的图景。“尽管个体和家庭同时都会与外部世界有关系,但在古代世界家庭更大程度上是独立的实体。我们最自然地还是把亚伯拉罕和撒拉,以撒和利百加,雅各和以扫,还有约瑟和他的兄弟们这些人物角色放在这样的家庭处境中来考虑。因此,家庭是最首要的社会层面上的生命图象,与创世记这本关于起源的书卷相呼应。除此之外,族长们的家庭还代表着以色列国的起源。”[7] 

关于家庭的最后一个主题,是家庭作为上帝延续他圣约的基本单元。一个例子是挪亚一家的故事,上帝呼召挪亚和他的整个家庭进入方舟,从洪水中得以保存。此处的“家庭”正如在圣经里许多地方一样,是指整个家族或宗族,而不是像二十世纪以来世界上许多地方那样,一般是指核心家庭。在旧约时代,人们首先生活在族群中,当族长的儿子或子孙将妻子和儿女带入宗族中,这个族群就得以增长。挪亚一家包含了他的妻子、儿子和儿媳。上帝将他拯救的恩典倾倒在这整个的家庭单元里,并且他与挪亚所立的约是“与你们和你们的后裔立约”,这约最终在使徒行传2:38-39彼得的讲道中开始成就,“彼得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上帝所召来的。’” 


理想的父亲 

关于理想的人类父亲,我们能得到的教导主要是圣经给父亲的命令。实际上我们并没有彻底活出这些命令体现的父亲形象。首先,从旧约中强调父亲作为族群的领袖和家谱追溯的源头,我们可以推断出父亲是他们家庭中的头。在圣经中,敬虔的传承是父母的连带责任,而这主要是父亲的负责范围,多过于母亲(箴1:8,4:1,6:20,13:1,15:5,27:10)。诗篇的作者写道,“我们的列祖(即父亲)也给我们述说过(上帝在过去所行的事)”(诗44:1,78:3),正是遵照摩西在去世前所吩咐的:“你当追想上古之日……问你的父亲,他必指示你”(申32:7)。在古代文化中父亲基本上持有家庭中的权威性地位,这对于当今最为现代的文化来说是相当陌生的。 


在圣经中父亲的角色被给予了一种尊贵和价值感。诗篇127:4-5是关键的经节,它将父亲所生的儿女比作“勇士手中的箭”,并且宣称“箭袋充满的人便为有福”,并且呈现出一幅多有儿女的父亲“在城门口和仇敌说话的时候”满有力量和尊荣的画面。父亲的理想是拥有一位妻子和妈妈在内室“好像多结果子的葡萄树”,拥有儿女“如同橄榄栽子”围绕桌旁,并且得以看见“儿女的儿女”(诗128:3-4, 6)。 


一个好父亲对他家庭的属灵福祉负起责任。约伯为他的儿女们献祭(伯1:5);约书亚和他全家都事奉耶和华(书24:15)。申命记6:4-9和箴言(如1:8,“我儿,要听你父亲的训诲”)都将父亲描绘为教师。好的父亲同样不会忽略儿女身体的福祉。我们在福音书中见到的好父亲为他们儿女的需要特别是身体的需要去向耶稣寻求帮助(太17:14-18;路8:40-56;约 4:43-54)。难以想象这样的父亲会给他们的儿女石头或者蛇吃(太7:9-11)。 


理想的母亲

“在全本圣经里,母亲的角色被认为是对女性最主要的祝福。从夏娃被造之后的一系列事件,伴随着生养众多的命令和夏娃要作为“众生之母”的指认,怀孕和生养的能力被看为女人最重要的特性。”[8]母亲的身份主要体现于她与自己的孩子之间的关系,相应地圣经描绘的一些画面就聚焦于母亲为自己的孩子提供保护和养育的权利,甚至是特权。摩西的妈妈秘密地乳养他,其他母亲给他们的孩子特别的照顾,如撒母耳的母亲哈拿(撒上1:21-28),耶稣的母亲马利亚,施洗约翰的母亲伊莉莎白和提摩太的母亲(提后1:5,3:15)。除了创世记1章里说上帝照着自己的形象造男造女,旧约里很少提到上帝的母性形象。也许是为了避免和异教的生殖崇拜混淆,以色列人不愿意把上帝形容为母亲。而且,创世记所记录的创造并非是一个生理过程,如同大多数异教所记载的那样。 


理想的儿子

无论在圣经,还是在古代世界中,“儿子是父亲生命的衍生。为父感受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他在地上生命要完成其目的——即不断繁衍他的后代(创15:2-4)。”[9]第一个人亚当被称为是上帝的儿子(路3:38)。广义而言,男性的后嗣涉及到家庭、遗传、社会和神学方面的关系。从这个角度来看,儿子被称为是“种子”(后裔)(创3:15,15:2,22:16-18),他们继承父亲的姓氏(得4:11-13)和产业,长子还要接受双份遗产来维系家族的昌盛(创48:22,申21:17)。儿子往往是父亲的荣誉(箴23:15),父亲的力量(创49:3),他们是使敌人在城门口闭口不言的勇士和利箭(诗127:4-5)。然而,圣经中,最重要的理想儿子就是耶稣基督:无论是作为上帝的永生儿子——创造者、维系者和拯救者(“太初有道⋯⋯道就是上帝”,“我与父原为一”);还是道成肉身在约瑟和马利亚家中智慧和身量一并增长的耶稣。 
保罗在腓立比书2:6-8论到圣子时说:“他本有上帝的形像,不以自己与上帝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希伯来书则描写他作为长子,如何因着死带领其他的兄弟姐妹进入父上帝的荣耀中(来2:9-18)。最后末日,他毁灭一切仇敌,“就把国(家)交与父上帝”(林前15:24)。 


在本文下面的部分中,我们会更详细地分析上帝作为父亲拯救人类家庭的形象。 

上帝作为完美的父亲重建人类家庭

上帝作为完美的父亲

失败父亲的冗长故事可以作为一个提醒,使我们知道只有一位父亲是良善的:天父上帝。虽然这些族长们感受到他们父亲的失败,但是他们都明白了他们父亲的上帝是可以信靠的。上帝是他所有儿女的“父亲”(玛2:10;太23:9;林前8:6;弗4:6)。他是一位慈爱的父亲,对他所有的儿女都满有怜悯(诗103:13);他创造了他们(申32:6);他怀抱他们(申1:31);他供应他们的所需(太6:25-34);他赐给他们美物(太7:7-11;路11:11-13);他赐给他们天上来的真粮(约6:32);他公义地“责备(他所爱的),正如父亲责备所喜爱的儿子”(箴3:12)。上帝对孤儿(申10:18;诗68:5;雅1:27)和小孩子(太18:10-14)有慈父般的爱。 

圣子耶稣称呼上帝为“父”,特别是在约翰福音里。因为他是上帝的独生爱子(约3:16),在某种层面,他的圣子身份是独一的。傅格森(Ferguson)说,耶稣是唯一与父同在的圣子(约10:30、38,14:10-11),真认识父(太11:27;约5:20,10:15;路10:21-22),见过父(约6:46),分享父的荣耀(约17:1-3)等等[10]。正是基于这种与父的独特关系,耶稣能确切地告诉我们天父是什么样的。他教导我们可以为着我们所需要的一切到天父那里去祈求(太6:9-13;路11:2-4)。不需要畏缩,因为我们可以称呼他为“阿爸父”(可14:36;罗8:15;加4:6);不需要胆怯,因为在天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约14:2;耶3:19);不需要惧怕,当我们浪子回头时,天父要跑向我们,伸开双臂把我们搂住亲吻(路15:20)。“你看父赐给我们是何等的慈爱,使我们得称为上帝的儿女!”(约一3:1)

正如我们在前面论到的,天父上帝与圣子耶稣之间的关系是完美的父子关系。父对子的行为有着正当的自豪(诗2:7)。他爱子,并且喜悦他(太3:17)。同样,子也在所有事上顺服父的旨意(可14:36;路22:42;约14:31),他们最喜爱的“家庭活动”就是安排和完成救赎计划(约6:44,12:50,14:6、21)。我们要成为一个好父亲就要学像天父的样式,“你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太5:48;参路6:36)。一位好父亲必然也是顺服上帝的天父的儿子。如同以赛亚书中描述的,好的父亲称上帝为“父”(赛63:16,64:8)。上帝的儿子耶稣与天父在圣灵中的团契,和他与地上的父亲、母亲和家庭的关系都是完美的典范,可供每个上帝的儿女在恩典中支取和效法。 

下面,我们要先看上帝如何以家庭为单元透过圣约做以色列人的父;然后我们要看上帝的父亲形象如何在那些已经蒙救赎的家庭里恢复理想的家庭关系;最后,我们衍生来看教会作为父上帝之家的重大含义。 

家庭作为圣约单元

“上帝与族长们立约的故事,一代又一代,把祝福传递给家庭延续到后裔。这条生命的河很长。虽然在旧约里同上帝的其他名字相比,上帝作为父亲的称谓出现并不多,但每一次的出现却都是救赎性的。”[11]例如,耶利米书31:7-9:“耶和华如此说:‘你们当为雅各欢乐歌唱,因万国中为首的欢呼,当传扬颂赞说:耶和华啊,求你拯救你的百姓以色列所剩下的人。我必将他们从北方领来,从地极招聚……因为我是以色列的父,以法莲是我的长子。’”上帝应许亚伯拉罕他的后裔要如同海沙那样多,国度从他而立,君王从他而出(创13:16,17:5-6)。上帝选择用如此浩大的方式工作,通过家族的延续,上帝甚至透过怀孕和出生最微小的细节展开这工作(创17:21)。每一个神圣安排的细节都融入上帝在人类历史中的蓝图,从一代进行到另一代。上帝按照他的应许通过亚伯拉罕的家族来工作,若干代之后到了大卫王,又 
经过更多后裔直到耶稣基督。在耶稣这里,这条生命之河缩小到一个闪光的点,然后又迸发成为一条更宽广的大河。诗篇22篇描绘了“从地的四极”而来的无数人群最终都要敬拜上帝:“列国的万族都要在你面前敬拜”(诗22:27)。这幅列国万族敬拜上帝的场景是世世代代的人所归向的荣耀终点。 

同时,在起初与末后之间每一个特定的世代,上帝持续不断地通过家庭单元赐下他的恩典和公义。例如,在出埃及的第一个逾越节,上帝吩咐以色列人每家宰杀一只羊羔(出12:3)。在埃及的每家每户都要根据门楣上是否有献祭的血被审判或越过。上帝在那一夜巡行埃及,对每一个家庭带来他的恩典或审判。 

在新约里我们同样看到上帝进入到整个家庭。哥尼流接到从天上来的命令去寻找彼得,他带来使哥尼流和他全家得救的信息(徒11:14)。当保罗在腓立比传道时,吕底亚的心被打开,她和她的一家都受了洗(徒16:15)。同样在腓立比,看守保罗和西拉的狱卒信主,他和他的一家就立时都受了洗(徒16:33)。 


这里我们看到家庭第二个圣经图像,不仅是生物和社会意义上的单元,而且是上帝透过它延续他祝福和审判的属灵单元。尽管如此,上帝并没有把自己局限在这个通道里。事实上,家庭在圣经中的意义最终超越了自然和社会的界定。在血缘的家庭之外,又形成了属灵的家庭。 

人类家庭的蒙救赎

圣经给我们一个家庭作为将血缘与属灵完美结合的图景。在以弗所书中,保罗以颂赞上帝为我们的父开始,上帝用各样属灵的福气倾倒给他所救赎的儿女们。从第4章起,保罗将那位藉着圣灵的能力在他儿子里救赎我们的上帝为父的形象,应用到每一个主要的人类关系中,特别是家庭关系中,丈夫与妻子,父母与子女。最后,保罗指出所有人类关系中的争战的属灵本质。蒙救赎家庭的一个首要的画面是冲突的化解与和谐。这是人类本身不具备的,比如,邪恶的心甚至使亚当的后代中兄弟残杀。除了三一真神没有谁能提供医治与和解,父藉着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藉着他叫万有,无论是地上的、天上的,都与自己和好了。”(西1:20)主耶稣就“是我们的和睦”(弗2:14a),而圣灵在基督徒生命中所结的果子有一个就是“和平”。(参加5:22) 

第二个画面是有次序。不同于在文章第一部分里描述的那些混乱的家庭关系,家庭的组成是有序,而非混乱。在新约中有家庭责任的规则(弗5:22-6:4;西3:18-21),描述了互相扶助和互相补足的角色和责任:丈夫/父亲作为头爱他的妻子和儿女,妻子和儿女顺服丈夫/父亲的领导地位并尊重他;儿女顺从父母的权威,父母要教养孩童敬畏上帝,却不要惹儿女的气。要恢复这样的家庭秩序需要两个关键:作为蒙爱的儿女效法父上帝(弗5:1),出于被主耶稣拯救的缘故,以敬畏上帝的心彼此顺服(弗5:20-21)。 

蒙救赎家庭的第三个画面是对家庭成员的关爱和怜恤。耶稣指责法利赛人没有供养他们的父母(太15:4-6)。保罗劝导子女和孙辈要将他们的虔诚付诸实践,要在自己家中学着行孝,报答父母和祖父母的恩情,因为这在上帝面前是可悦纳的(提前5:4)。并且加上:人若连自己的家人也不供养,就是背弃信仰,比不信的人还不如。(提前5:8)。 


教会作为天父上帝之家

虽然圣经用许多方式形容教会,教会是天父上帝之家是十分突出的画面(弗2:19)。基督徒都是从“可怒之子”(弗2:3)被圣灵重生后,在圣子耶稣里被收养为“上帝的儿女”(约一3:1;罗8:8-17)。在旧约中上帝首次被称为是以色列之父(申1:31),到了新约上帝为父的称呼几乎出现在每一页经文里。主耶稣以“我们在天上的父”(太6:9 ) 开头来教导门徒祷告。因此,任何进入上帝之家作为上帝的儿女的人,必然要被赋予这个家人的标志。彼得森(Peterson)[12]归纳了每位基督徒在基督里被收纳为上帝的儿女,耶稣为长兄的上帝家人的三种标志。 

父上帝家庭的第一个标志是上帝赋予这个家拥有父上帝的名号(约1:12-13),因为源于他的就带着家长的名号。保罗在以弗所书3:14-15说:“我在父面前屈膝,天上地上的各(全)家,都是从他得名。”为此,这群人是蒙父上帝爱着的上帝家人,他们爱上帝,也彼此在家中以弟兄姐妹的方式来相爱,这都源于上帝本是爱,他在他的爱子基督里先爱了我们。同时,他们都在这个家中学习按家里的语言——上帝的圣道,来说话行事。保罗勉励提摩太在基督的真道上大有胆量,从而他“可以知道在上帝的家中当怎样行,这家就是永生上帝的教会,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前3:15)。在三位一体上帝自己的合一和多元中,这个大家族既有在真道和使命上的合一,同时又有万国万族万民万方组成的多元特质。 

父上帝家庭的第二个标志是上帝赋予这个家的庆典方式,基督徒的洗礼和圣餐是上帝家中的重大礼仪。显然,洗礼是我们进入上帝之家的正式仪式。长子耶稣为了他弟兄姐妹的缘故受洗,天父当时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太3:17)。我们受洗就是披戴耶稣了,与他有属灵联合,被接纳成为上帝家中的人了(加3:26-27)。从这个角度说,当一个人内心重生悔改信靠长子耶稣基督,在接受水洗时,父上帝从天上对主耶稣说的“你是我的爱子”也临到我们。同时,其余家中的弟兄姐妹也说:“我们爱你,欢迎你成为我们家中的成员。”类似地,进入这个家中的人,一定经常在一起吃喝——圣餐,和平团契的家宴。比如,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1:33论到圣餐时说:“所以我弟兄们,你们聚会吃的时候,要彼此等待”,就在表明这是家中的筵席。在这筵席中,圣灵带领我们承认得罪天父和长子的罪,悔改归向上帝,得到属灵的喂养和坚固。 


父上帝家庭的第三个标志是上帝赋予这个家的管教方式,教会的纪律就是上帝之家的家教。记得耶稣用家的语言来教导基督徒彼此和好:“所以,你在祭坛上献礼物的时候,若想起弟兄向你怀怨,就把礼物留在坛前,先去同弟兄和好,然后来献礼物。”(太5:23-24)用家庭的称谓处理他人的冒犯:“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你就去,趁着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指出他的错来。他若听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太18:15)类似的新约其他书卷也用家的言语来表达劝勉(加6:1-2),即便是在劝惩中也不例外(来12:7-10)。 


【综述】

创世记中所记载的族长形象可以作为圣经里父辈形象的概要。首先,族长是一个家族血缘的起头,因此他们就成为祝福的传承载体,不但是通过他们对自己儿子的祝福,也是作为救赎历史中的信心之父。虽然母亲们同样有上帝的形像,父亲们作为宗族首领和家族财富的监护者,在家族中是更举足轻重的角色。当需要与外人商谈时,这个责任责无旁贷地落在父亲的身上。他们努力地做属灵模范——建立祭坛,听从上帝的旨意,保证他们的儿子们缔结合宜的婚姻,甚至为完全顺服上帝而愿意将应许的儿子献为燔祭。其实,这正是预表完美的天父和他完美的独生子。 

另一方面,创世记也给我们展现了先祖们是如何的失败。儿子效法父亲欺诈和只求自保的行为。当看到孩子遭难或者妻子争吵时,先祖们无能地袖手旁观或者被怒气冲昏头脑。父亲母亲因为偏爱而导致悲惨的结果。简短地说,圣经里的父亲们就是人类的样子,他们的行为按照人的标准从最好到最坏都有。但是,上帝并没有放弃他们,而且因为上帝的恩典,他们甚至能在这个世界和他们的家庭中显出善行来。在这些失败的父亲、母亲和兄弟之外,是天父上帝的形象,有着肉身父母没有的那些品格:忍耐、恩慈、坚定、关怀。事实上,我们对这些失败父亲们的厌恶感,正显示出我们的直觉中知道一个真正父亲该有的样子。就像一个影子,这些负面品格衬托出正面的品格。所有地上的父亲们的所有美德都是从天父上帝而来(雅1:17)。 


从圣经的起头,上帝就将人放在作为社会单元的家庭中,作为他与他们交往的通道。家庭天然具有矛盾的形象,一方面是失望和挣扎,另一方面又是希望与祝福。圣经同时也给我们一副图景,即作为在上帝的儿子耶稣基督里被救赎的结果,家庭成为血缘和属灵完美的结合。尽管就达致完全而言,我们仍然活在“已然而未然”中,然而被救赎的家庭,和被赎的教会——上帝的家,不但有盼望,而且在很大程度上讲,已经拥有恢复后的理想家庭和群体的图画。不仅救赎的家庭能和解与融洽,秩序代替混乱,家庭成员中充满彼此关爱;同时,从万国万族万民万方中召他们出来,组成上帝的家,在长子里拥有了天父的儿女地位,在真道中以爱彼此相交;他们不仅有着进入这家庭的庆典和继续一同养育的筵席,还有在这家庭赐下辅助的家规,使这个家靠着基督在上帝的圣洁与仁爱中被建立,使荣耀归于上帝,就是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也是我们的父。 


注解:
1、本文主体写于2003年,是作者在改革宗神学院选修课《上帝之家》的学期论文,主要思路来源于《圣经意象词典》(Dictionary of biblical imagery)中的几篇短文,特别是“家庭(Family)”,“父亲和父系(Father and Fatherhood)”,“兄弟和兄弟关系(Brother and Brotherhood)”,“强势母亲和妻子 (Domineering Mother and Wife)”。刊载时经本刊编辑编译,并经作者在中文稿中充实一些内容,如“理想的儿子”和“教会作为天父上帝的家”。 

2、IIIM《使徒信经》系列,第2课“圣父上帝”,第18页。(http://c.thirdmill.org/
3、Dictionary of biblical imagery, 1998 ed., InterVarsity Press: Downers Grove, IL, “Family”
by Ryken L., Wilhoit J., Longman T., Duriez C., Penney D. & Reid D. G. 

4、Ibid, “Father and Fatherhood.” 

5、Ibid, “Dominating Mother and Wife.” 

6、Ibid, “Brother and Brotherhood.” 

7、Ibid, “Family.” 

8、Ibid, “Mother and Motherhood.” 

9、Ibid, “Son .” 

10、Ferguson, Children of the Living God, pp.18-19. 

11、Dictionary of biblical imagery, 1998 ed., InterVarsity Press: Downers Grove, IL, “Family”
by Ryken L., Wilhoit J., Longman T., Duriez C., Penney D. & Reid D. G. 

12、Robert Peterson,“wayward sinners to Cherished Children,”Adopted by God, pp.147-157, P&R,2001. 


本文摘自《教会》期刊2014年9月

 

 
  整理:归正福音网[www.guizheng.net]
 
更多 福音广播
测试耶稣是谁文章内容
进入该频道
初信疑惑 圣经问题 更多
信息正在更新中…
首 页  回归圣经  教牧培灵  抵御异端  初信福音  信仰问题  福音书房  护教卫道
信仰宣告 - 了解本站 - 捐助圣工 - 微信平台
Copyright 2008-2018 www.guizheng.net Email:6351186@qq.com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