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频道 基要真理 神学归正 真理辨惑 神学焦点 其它频道:信仰宣告 关于我们 捐助圣工 归正书房
  您所在位置:首页\回归圣经>> 阅读:加尔文解经:一次得救,永远得救
 
加尔文解经:一次得救,永远得救
来源:互联网   作者:未知作者
 
加尔文解经:一次得救,永远得救 


      索引:有时候,我看到那些反加尔文主义的言论,实在很想对对方说:你的砲弹,是在打哪里啊?你砲弹猛烈攻击的地方,那里没有人,你知不知道啊?反对者兴高采烈,大肆砲火攻击。他们以为这些砲弹颗颗精准、粒粒命中,打中敌人要害。  
   

有时候,我看到那些反加尔文主义的言论,实在很想对对方说: 你的砲弹,是在打哪里啊? 
你砲弹猛烈攻击的地方,那里没有人,你知不知道啊?  
反对者兴高采烈,大肆砲火攻击。他们以为这些砲弹颗颗精准、粒粒命中,打中敌人要害。   

可是,我这不学无术的加尔文主义者,左看又看,就是觉得很困惑: 
那里没有人,他们到底是在砲击些什么? 

要砲击,没关系,好歹情报要正确,先搞清楚敌人位置。 
然后,砲弹要往敌人真正存在的地方炸过去。 
情报错误,然后拼命炸没敌人的地方,还以为自己砲击成功, 
哇咧,这是哪门子打仗啊? 
自己喊爽的,是这样的吗? 


一堆反加尔文主义的人,他们所猛烈攻击的论点,很不幸的,几乎都不是加尔文主义的主张。 
我换个方式讲: 
反加尔文的人所抨击的所谓加尔文主义,是真正加尔文主义者不主张的东西。 
他们所砲轰的加尔文主义,其实,根本就不是真正正统的加尔文主义。 


我们能想像: 
有人一直砲轰基督教的教义,可是,他所谓的基督教教义,原来是指摩门教、耶和华见证人的教义。 
假使你是基督徒,你听到这种砲轰,难道不会啼笑皆非、觉得对方莫名其妙? 
我们基督徒所信仰的内容,明明就和摩门教、耶和华见证人差十万八千里,结果,对方却硬说摩门教那类教义是基督教,你说扯不扯? 


要抨击基督教,没关系,起码你要先做一下功课,搞清楚你抨击的内容,到底是不是真正基督教的教义。 
要抨击加尔文主义,没关系,起码你要先做一下功课,搞清楚你抨击的内容,到底是不是真正加尔文主义的主张。 
我这种不学无术的人,都知道要先搞清楚对方情报了,结果,这些拖着一堆大砲上战场的人,却拿到一堆错误的情报,还打得很高兴,我真的觉得莫名其妙。 


先讲讲『极端加尔文主义』好了。 
任何人不喜欢、不接受『一次得救,永远得救』教义,也就罢了。 
那本来就是一个要花很多时间,而且有很多复杂讨论与辩论的神学议题。 
其实,你如果认真把全本圣经相关经文拿出来解,你会发现几乎不能不承认『一次得救,永远得救』才是正确教义。 
至于那些看似『得救者背道,然后从得救变成不得救』的经文,其实有很合理的解通方法,不会违反『一次得救,永远得救』的教义。 
可是,假使你反其道而行,硬要从『得救者背道,变成不得救』的经文出发,否定一次得救永远得救的教义,那么你会发现,你面对圣经里面那些保证『一次得救永远得救』的经文,几乎难以合理解通。 
类似的现象,也出现在『神的主权』与『人的自由意志』经文的解决上。 
假使你从『确保神的主权』经文出发,那你很容易可以合理解通人的自由意志经文。 
可是,假使你反其道而行,硬要从『确保人的自由意志』出发,去解神的主权经文,你会发现自己很难解通,甚至你去看教会历史,会更胆战心惊,因为那些在教会历史上,企图从人的自由意志出发去解的人,几乎都会在一次又一次大型教会会议里,被判定成异端。 


但是,即使我这样告诉你『一次得救永远得救才是正确教义』,也花很多时间和你讨论每一句的经文,你若不肯接受,我也无可奈何。 
可是,你不接受这教义是一回事,把这教义和极端加尔文主义张冠李戴扯在一起,又是另一回事。 


张飞可以打岳飞吗? 
只因为名字里面都有『飞』,所以历史就可以乱写乱掰? 


假使主张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就和极端加尔文主义扯上关连, 
那么,反对加尔文主义的吴主光牧师,也可称为极端加尔文主义者囉? 
看不见这是多么荒谬可笑的事吗? 
反对共产主义的人,竟然变成极端共产主义? 
这是在玩白色恐怖、遍地抓匪谍喔? 
反正随便弄个罪名,就可以扣你一顶大帽子,是这样的吗? 


拜托!主张一次得救永远得救的一大堆,极端加尔文主义、正统加尔文主义、非属于加尔文主义、甚至是反对加尔文主义的人,都有不少是主张一次得救永远得救的。 
可是如果只因主张一次得救永远得救,这样就可以扯成极端加尔文主义,那就表示自己对极端加尔文主义定义错误,自己搞错极端加尔文主义的定义了。 


极端加尔文主义比较具鉴别力的特点,根本就不是在主张一次得救永远得救,而是主张双重预定里的『积极拣选,积极遗弃』(另一个类似的神学词汇,是『堕落前神选』,在此不多介绍)。 
我已经讲过教过了,加尔文主义的各正式信条,没有一个是主张『积极遗弃』的,全部都是主张『消极遗弃』。 
我们园地讲的教的,都是加尔文主义主流所持守的,也就是『积极拣选,消极遗弃』。 
那种主张『积极拣选,积极遗弃』的,一直都是加尔文主义的极少数,而且从来没有成为主流过。 
台湾有极少数人主张暴力台独,所以台湾人都是暴力台独主义者? 
大陆有极少数人杀人放火,所以大陆人都是杀人放火者? 
所以,请别脑袋不清楚,听到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就以为这是极端加尔文主义,拜托帮帮忙,没有学问,起码要有点常识,不要张冠李戴,不要帽子乱戴。 


再来,反对者有人就痛批一次得救永远得救的教义,认为『一次得救,就永远得救,就是即使犯罪不愿意悔改,仍然不会失去救恩』,所以此教义错误。 
哇咧帮帮忙好不好? 
我才疏学浅,看了一大堆加尔文主义的信条、要理问答,就是看不见有这种教导呢! 
海得堡要理问答、比利时信条、多特信经、韦斯敏斯特信条、韦斯敏斯特大要理问答、韦斯敏斯特小要理问答,有哪一个,是主张『一次得救,就永远得救,就是即使犯罪不愿意悔改,仍然不会失去救恩』的吗? 
如果连我这种没学问、不懂英文的人,都已经下过工夫去查考了, 
那么,有学问、懂英文的,我也已经提示方向了,可以自己动手去查一查,然后来教教我吧? 
要不然,三天两头就讲出一堆莫名其妙、张冠李戴的批判,真的会令我啼笑皆非呢! 


常常,看见一些批判加尔文主义的文章,我都会觉得啼笑皆非。 
批判者说: 
『双重预定里的遗弃论,就是只因上帝遗弃,所以即使你非常想信主,上帝一样会把你丢到地狱去』。 
问题是,加尔文主义根本就不是这样讲的,而是讲: 
『双重预定的遗弃论,就是没蒙上帝恩典拣选的人,没有任何一个会愿意来信主。之后,这些人就会因为自己的罪,下到地狱去。』 
看到没? 
『想信主而上帝不让他信』 vs 『没蒙拣选,没有人会想信主』。 
『上帝积极主动把人丢进地狱』 vs 『上帝消极任凭人犯罪下地狱』。 
批判者,根本就没搞清楚加尔文主义在讲些什么,就大批特批,这是在批什么啊? 


同样的,一次得救永远得救也一样, 
反对者说: 
『一次得救永远得救,意思就是即使你犯罪不愿意悔改,也会得救』。 
问题是,加尔文主义是这样讲的吗? 
加尔文主义讲的是: 
『一次得救永远得救,所以你一旦犯罪,上帝会保守你一定会认罪悔改,不可能至死不认罪悔改』。 
看到没? 
『不认罪悔改也能得救』 vs 『保守你一定会认罪悔改』。 
同样的,批判者根本就没搞清楚加尔文主义在讲些什么,就大批特批,这是在批什么啊? 


说真的,有时,我真的为许多基督徒做学问的态度与能力觉得悲哀。 
很多东西,几乎都在『望文生义』、『脑袋凭空想像』,却不肯认真去查考资料。 


阿民念主义,几乎很难找到正式信条,也几乎没有变成系统的神学过,所以我们讲到『阿民念主义』,可以是一种笼统的观念; 
可是加尔文主义不同,这是一个有很多信条可以查考的神学体系,这时,不能随便就说加尔文主义主张什么,必须真的有信条或比较具体的证据才行。 
要批判? 
请去找这种正式信条,来确认自己真的搞清楚加尔文主义在讲什么。 
否则的话,我真的不知道那些批评者所讲的观念,到底是听哪一个加尔文主义牧师讲的、或是从哪个加尔文主义信条出来的。 
原谅我这样说: 
假使做学问,竟然连动手查比较具有权威的资料都不愿意,然后凭自己想像,就开始来批判「敌人」,这样真的很糟糕。 
好吧,即使不知道这些权威资料,要不,也起码找一些书籍、文章资料,让我们知道真有信奉加尔文主义的牧师学者是这样主张的。 
可是很多时候,批评者连这样的资料,恐怕都没有,这就更不好了。 


再回来讲『一次得救永远得救,意思就是即使你犯罪不愿意悔改,也会得救』。 
据我所知,即使是极端加尔文主义者,他们自己也反对这种论点。 
他们也不承认『即使你犯罪不愿意悔改,也会得救』。 
事实上,极端加尔文主义者,除了比较十字军心态、动辄认为别人不得救之外,他们常常是很敬虔看重好行为的基督徒。 
我对他们的言论,常常很头大,但是,我依然认为他们是我弟兄,正如我依然认为阿民念主义者是我弟兄一样。 




接下来,我要比较详细来讲一下反对者的另一个描述: 
『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就是一个人在信耶稣之后即使杀人、犯奸淫100次,还是不会失去救恩』。 
单单这样的描述,有时可能不是很清楚。 
所以,以下我会讲各种更清楚的意思,然后分别来讲解。 


1. 假使反对者意思是主张:只要你得救,就绝对不可能犯杀人、奸淫罪 
那么,我必须说,没有人能上天堂,包括反对者自己也是。 
一个人要上天堂,就必须完全无罪。 
这个人的完全无罪,要如何得到? 
唯靠信耶稣而已。 
一旦信耶稣,我们一切的罪,不管是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在上帝面前,都被判无罪了,因为主耶稣已经代替我们担罪赎罪了。 
这只是很基本很简单的『因信称义』教义而已。 
假使有人认为,『信耶稣还不够,要能在今生行为达到完全无罪才能上天堂』,这人是在说谎,因为他自己也达不到。 
有谁能保证自己信耶稣之后,从此就绝对不再犯任何一个罪? 
没错,很多基督徒信耶稣之后,都能达成终生不杀人、不犯奸淫的罪。 
但是,且慢! 
单单这样,就能上天堂? 
你没杀人,可是你敢说自己没有生气愤怒骂人?主耶稣说,这也是杀人罪喔! 
『你们听见有吩咐古人的话,说:不可杀人;又说:凡杀人的难免受审判。 
只是我告诉你们:凡向弟兄动怒的,难免受审断;凡骂弟兄是拉加的,难免公会的审断;凡骂弟兄是魔利的,难免地狱的火』(太5:21-22) 
你没奸淫,可是你敢说自己信耶稣以后绝对没有任何淫念?主耶稣说,这也是犯奸淫喔! 
『你们听见有话说:不可奸淫。 
只是我告诉你们,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太5:27-28) 
其他说谎、没爱心、嫉妒、嘲笑、、、、,这些,都不是罪吗? 
有这些罪,就可以上天堂? 
『因为凡遵守全律法的,只在一条上跌倒,他就是犯了众条。 
原来那说「不可奸淫」的,也说「不可杀人」;你就是不奸淫,却杀人,仍是成了犯律法的』(雅2:10-11) 
有谁敢保证自己信耶稣之后,到死之前,可以绝对不再触犯任何一条罪? 
任何一个企图靠守律法来获得称义,或是企图靠守律法来维持称义份位的,你们都死定了,因为你们自己也都达不到! 


2. 假使反对者要表达的是:只有认完所有罪的人才能上天堂 
一个人一定要在死掉之前,将所有一切的罪,巨细靡遗都必须认完,才算是达成认罪悔改,这样才能上天堂。 
假使意思是这样的话,那我也要讲: 
你们这些反对者,一个也上不了天堂!因为你们自己没有一个做得到! 
基督教所谓的『认罪悔改』,并不是讲必须记得一切自己犯过的罪,而且必须巨细靡遗都不能遗漏地认完,才叫认罪悔改。 
事实上,我不用搬出加尔文主义的立场,单单讲马丁路得的信义宗非常重要的奥斯堡信条,针对认罪部分,就明确这样讲: 
『数述一切罪是不必要的,良心也不可为这数述一切罪的事忧虑,因为数述一切罪是做不到的』。 
基督徒当然必须认罪悔改,但是,假使有人认为必须认完一切巨细靡遗的罪才算是认罪悔改,才能上得了天堂,这是乱讲。 


3. 假使反对者认为:加尔文主义者就是认为犯罪不用悔改也能上天堂,所以基督徒可以胡作非为不用担心 
那么,我必须讲,我自己才疏学浅,不仅没有在任何加尔文主义的信条与要理问答中看见过这种教导,也没有听过那个加尔文主义者是这样教的。 
假使有人能提出资料,我愿意洗耳恭听,研究一下。 
事实上,加尔文主义对认罪悔改、对信主之后要有好行为的强调,不仅不比其他基督教派差,甚至还更强调。 
以『因信称义』而言,不管是马丁路得也好,加尔文也罢,全部都非常看重。 
但对于因信称义之后的『成圣部分』呢?马丁路得对此部分的着墨较少,但加尔文却非常强调这部分。 
加尔文主义认为: 
一个真正的得救者,一定会行出好行为。假使一直没有好行为,那么,要小心自己可能并没有真正得救。 在这种情形下,加尔文主义在主张一次得救永远得救的时候,会认为不用认罪悔改也能上天堂吗?  

4.假使反对者是以为:信了加尔文主义,接受了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就会变成放纵私欲、胡作非为 
那么,我反而要提醒,当初天主教听到马丁路得、加尔文在改教运动时高喊的『因信称义』,他们天主教就是这样批评我们基督教的。 
他们说,因信称义的观念,会使信徒放纵自己,不追求成圣。 
难道,今天这些批评者已经变成信天主教囉? 
忘记基督教和天主教一个核心的不同,就是『因信称义』教义囉? 
当时,不管是马丁路得也好、加尔文也罢,全部都反驳天主教的批评,告诉他们: 
一个真正的得救者,一个真正因信称义的人,是不可能不结出成圣的果子的。 
同样的,一个人相信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就会变成放纵私欲喔? 
有没有搞错啊? 
你知道不论如何,你永远都是你父亲的儿子,这样就会使你变成逆子、坏孩子,是这样的喔? 
所以你最好一生都不确定你是不是你父亲的亲生儿子,这样最能使你战战兢兢、行出好品行,是吗? 
不要脑袋不清不楚,讲出一些笑掉人大牙的话。 

我们多数人都知道自己是父亲的亲生儿子,而且大部分人也不会因此就放纵自己品行去当逆子,反而会很努力当个好孩子,不是吗? 
那么,我们确信自己是上帝孩子,知道上帝永不抛弃我们,就会让我们变成坏孩子、放纵私欲吗? 
以为上帝在睡觉的喔? 
你照顾自己才刚在学走路的小孩,都会放任他到大马路游荡,任凭他被车撞死撞伤的吗? 

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告诉我们的是: 
上帝永远不会丢弃你,不管你犯再大的罪,你永远都是祂小孩。可是,他会狠狠严厉管教你,甚至管教到拿出鞭子打得你遍体鳞伤。 
然而,祂绝不会任凭你去犯罪犯到下地狱去,正如父母不会放任幼子去马路被车撞死。  

其实,『加尔文主义』这词汇,常常会让人以为是只有加尔文派才会有的立场。 
但事实上,大家常严重忽略,加尔文自己并没有多少新奇的理论,他只是有比较强的系统归纳整理的功力,把前人的主张整理清楚、讲解清楚,如此而已。 
预定论,以前就没人讲过吗? 
上帝主权,以前就没人讲过吗? 
事实上,真正比较特殊具有宗派鉴别力部分的,不是预定论与上帝主权,而是像圣礼观念、教会体制这部分罢了。 
其实,上帝主权与预定的观念,古教父奥古斯丁、中世纪伟大神学家安塞伦、阿奎那、乃至改教运动时的马丁路得,他们讲的内容,和加尔文讲的,都大同小异。 
为何会这样? 
重点不是加尔文有创见,重点是任何一个脑袋清楚、逻辑强大的人,一旦认真去研究全本圣经之后,几乎都无法不承认上帝主权与预定论的教义。  
 
 
 
更多 回归圣经
改革宗神学就是圣约神学
唐崇荣:什么是归正神学?
神的预定与人的自由意志-唐崇
圣经中的整全人观
撇弃神学靠自己读经可以吗?
圣经的默示与权威
加尔文的上帝主权论
神主权的恩典与人的责任
预定论及其神学意义、社会意义
加尔文解经:一次得救,永远得
进入该频道
初信疑惑 圣经问题 更多
·耶稣是唯一得救赎的途径吗?
·可否请真的弥赛亚起来?
·死的弥赛亚又有什么用呢?
·耶稣是主还是骗子或疯子?
·夫妻同看色情电影是罪吗?
·阴间没有商量的余地
·天堂和地狱,真的存在吗?
·基督徒过春节注意事项
·未曾听见福音就离世的婴孩得救
·基督徒贴耶稣像可以吗?
·耶稣为什么死于心脏破裂
·为什么其它宗教思想都不是敬拜
首 页  回归圣经  教牧培灵  抵御异端  初信福音  信仰问题  福音书房  护教卫道
信仰宣告 - 了解本站 - 捐助圣工 - 微信平台
Copyright 2008-2018 www.guizheng.net Email:6351186@qq.com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