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归正福音网!
  您所在位置:首页>>
 
最想问上帝的十大问题(之一)
作者:帕特·罗伯逊      整理:归正福音网
按:帕特·罗伯逊曾就美国人思想中最关心的宗教灵性问题,提议作一个普遍性的社会调查。我们在全国范围内对凡接受调查的群众提出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若是你想问上帝一个问题,这会是什么样的问题呢?”并且从中抽取了最脍炙人口的十大问题,作了生动活泼、维妙维肖的解答。你是不是也在如此问上帝?

 

1.为什么人生在世会有患难?
  
     人生在世,总是离不开患难。只要你拿起每天的报纸或收听电台的新闻广播,就会发现天南地北的芸芸众生都在遭受着各种患难。一些人由于悲剧性的车祸、可怕的疾病或凶杀而痛苦万分;又有一些人由于出身贫寒面生活艰辛、苦不堪言;再有一些人由于出身在专制的寡头铁蹄统治的国家中发出阵阵痛苦的呻吟。人生的患难原因很多,我们可以整页整页地罗列出一大堆来。然而,我们的问题毫不牵涉患难之浅表的线索,而是要深究寓于其背后的根因。

     若是说人类的患难是由于犯罪、车祸等事件引起的,充其量不过是隔靴搔痒,没有抓住问题的实质。问题的关键是要能入木三分地透过事物的表象,直探人类痛苦和患难的根由与本质。

     首先我要指出的是,人类的患难主要是由于有超自然能力的撒但或魔鬼这一邪恶势力的兴风作浪所酿成的。撒但总要伤害人,总想拖人下水,叫他们远离上帝。人们在罹受痛苦时,常常会责备上帝。这岂是上帝的过错吗?撒但因着自己的伤天害理的行径而混淆视听和嫁祸于上帝,感到自鸣得意。

     痛苦与患难也是由于人对上帝的叛逆和深寓于人心中的罪恶所引起的。试问:当今的人类有多少苦难是由于践踏人权的法西斯主义或人与人之间的倾扎所招致的呢?叛逆上帝的专制独裁者们在有恃无恐地祸国殃民,并侵害周边国家的百姓。想想看,就在本世纪内,希特勒、东条英格和斯大林之流给人民带来的残害和苦难,是多么令人发指和罄竹难书!

     你们或许会说,患难是人的自由所带来的。不错,上帝的确赋予人以一定的自由。倘若人只不过是个机器人,上帝就总能易如反掌地支使他行正事。然而,上帝却赐给人爱他、顺从他或亵渎他、背育他的自由。当人叛逆上帝时,受伤害的就不单单是他自己,也累及他人。

     就人的患难而言,我们也应当记住,上帝为治理整个宇宙设定了某些颠扑不破的自然法则。假如没有关于地心引力的法则,我们便都成了空中飞人。可是,同一法则又会给从高层建筑屋顶往下跳的人带来难以名状的痛苦。

     飓风能使地上屯聚的热量散发殆净。如地球南部的气流得向北移,才能缓解和消循。但当热气流北移时,遂产生出了飓风。飓风以雷霆万钧之力穿越大洋,激起万丈波澜。飓风的初衷并不是给人造成灾难,但如果人们对这一大自然的警告置若罔闻,就会受到飓风的伤害。

     在诸如圣安德亚斯地壳活动断层地带建造房屋也是同理。断层对于防止地壳出现崩裂是必需的,但若是有人硬把房屋盖在圣安德亚斯断层地带,一当地震来临时,他们便会遭受灭顶之灾。这些患难不是出于上帝的意图,而是归咎于人的愚昧无知。人既能顺应自然力并与之调和,也能因着漠视它而受到它的危害。

     不少疾病也是人为造成的。一些疾病是由于营养不良所致,与人们饮食不当有关。上帝赐给了我们天然食糖,可我们却通过漂白使糖变白。全麸面包虽对我们身体更加有益,但我们偏偏要吃去麸的白面包;上帝赐给我们天然的水果和植物纤维,我们却在高温的煮沸下叫它荡然无存。我们削去土豆皮,只吃里面的肉。这样,我们剔除了上帝所造的旨在维护人类身体健康的那部分食物。

     美国人大约有75%至80%的疾病同心理或情感的因素相关,我们没有依照《彼得前书》5章7节的规劝去做,即将所有的担忧都卸给上帝。结果,情感上的郁郁不乐和思想上的忧心忡忡使得我们染病在身。

     我们还通过抽烟、饮酒和吸毒来残害自己的身体。社会上日新月异的科技发展无形中加剧了人类遭受的痛苦,汽车工业的繁荣兴盛造成了交通伤亡事故频频发生,工厂和汽车排出的废气和烟雾污染了我们的空气。所有这些都是当代文明所付出的一个惨重代价。我们若不想付出这一代价,便可以回到更加原始和古朴的社会中去。在当今的世界上,我们的生活方式成了人类痼疾滋生的温床。

     为能进一步表明人类如何加深了自己的患难与痛苦,我们不妨来察看一下在非洲发生的事情。非洲大陆北部的平原曾是风光旖旎、土地肥沃和被森林环绕的人间仙境。可是,几个世纪以来,所有树木都被砍伐干净,表土受到侵蚀,绿荫之地成了光秃秃的荒漠。由于树木被砍光,昔日的遮荫地不复存在,炽烈的阳光烤炙在地面上,致使整个地区气温逐步升高。人们只得向南部迁徙,另寻沃土。当他们向南部迁徙时,又继续砍伐树木,结果使得荒漠地带不断向南部延伸。今天,非洲北部荒漠的覆盖面已达到350万平方英里。在北非以及世界上许多国家或地区,人们肆无忌惮地破坏了大自然的生态平衡,贫困和饥饿的现象愈趋严重。

     印度也遭受了类似的厄运。印度曾经因其土地肥沃而著称于世,然而,印度人所崇尚的哲学认为,鼠类的牛乃是神圣的。于是,牛和耗子大量吞食菜蔬、植物和粮食便成了天经地义、顺理成章的事了。倘若印度人对大自然有一全新的观念,对农业技术和植树造林的规划有妥当的认识并疏浚尚已被污染的河流,印度在农业方面就能达到自给自足的水平。

     人类的诸种问题并非是由上帝造成的,它们渊源于人长期以来的愚昧无知。这些问题也随着时代的推移而逐步变得更加复杂化。

     人类又给自己带来了其它类型的患难和痛苦。例如,生殖器疱疹、梅毒、淋病和艾滋病等疾病都归咎于世人刻意违背神的道和律法的肮脏、糜烂的生活方式。上帝从未降下过生殖器疱疹,这是人的道德败坏所酿成的后果。当这一疱疹传播开来时,它遂成了不治之症,殃及千百万的人民大众。

     为什么上帝允许这种事发生呢?当我们提出这个问题时,就该回到圣经里的这么一个陈述中去:即上帝所造的人是具有自由意志的,这一自由甚至能恶性发展到极大的毁坏上帝之创造的地步。上帝差遣了传道、先知和其他尊奉神的旨意的人,前来警告世人必须改弦易辙,但世人却闭目塞听、充耳不闻。他们不但不愿听从四千年前的先知的话语,就是今天也不听。

     诚然,义人总是会罹受患难之苦的。只要我们生活在一个罪欲横流的世界中,这种现象就将继续存在下去。如果有人敢仗义执言公开抨击罪恶,他便会涉入一场搏斗,这场搏斗很可能致使他陷入痛苦与患难之中。耶稣说:“他们若逼迫了我,也要逼迫你们。”约15:20

     耶稣基督是世上唯一完美无瑕的人,但却遭人杀害。这是为什么呢?原因就在于他与罪恶进行了殊死的较量。施洗约翰由于告诉众人他们背弃了上帝的律法而被斩首。参阅可6:25—28。贯乎整个人类历史,上帝的信使屡屡受到他们所告诫的人群的攻击和伤害。生活在一个充满迷信、仇恨和无知的罪恶世界中,这样的患难是在所难免的。

     患难不失为净化人的一种渠道。不少人是在患难的重压下皈依上帝的,他们直至财产全无和重病在身时,才萌发出对上帝的向往和属灵的追求之欲念。

     处在患难之中的人也经历着背离上帝的诱惑,他们必须抵御住这种诱惑,即便罹受难言的苦楚,也当敬拜上主,从而蒙主的福佑和恩宠。凡遭患难和痛苦的人应当记住,患难和痛苦并不出于上帝的意图。

     处在患难之中的人也必须记住,上帝对凡虔心寻求他的人是不会袖手旁观、坐视不救的。为数众多的人都可以见证,上帝将亲自救助他们摆脱痛苦和患难。不过,这还得取决于一个人有无同上主之间建立亲密和谐的关系。另一个接踵而来的问题是:我们是否应当接受所有的现实,无论是祸是福,都要感谢上主呢?

     上帝在圣经里对此问题给予了十分具体的解答,他说:“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罗 8:28)。

     接受现实并不等同于逆来顺受,懂得这一点是甚为重要的。人既不能在患难面前怨天尤人,也不能听凭它的摆布。患难绝非是你“命中注定的”。遭受患难的人不应当放弃对上帝及其拯救的寻觅。耶稣语重心长地表示:“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他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话中的关键就在于祈求、寻找和叩门。

     就患难一事而言,我想最后补充说明一点:有的痛苦是人类成长和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当人们在知识的探索上力图更上一层楼时,就必然要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当大有作为的运动健将竭尽全力冲破自己耐受力的范围和再创新的记录时,持续的痛苦将始终陪伴着他。当你用最快的速度跑一、两里路时,肺部会感到难以呼吸,身体会觉得承受不了,此时的痛苦不言而喻。但是,当你最终创了新记录时,痛苦中又会夹杂着无比幸福的喜乐。

     这样的痛苦与患难是不可混为一谈的。一些人并未意识到,罪恶所引起的患难与人为的在事业和经验上达到一个新的里程碑而产生的痛苦,二者之间有着天壤之别,后者所带来的患难,仅仅标记着人从成功走向更大的成功之路上的一个转换过程。
   人类所经受的患难都是暂时的。当耶稣再临这个世界时,一切的患难都将消逝。《启示录》21章4节这样写道:“上帝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

2.是否将有一种方法可以医治所有的疾病?

   人类医学突飞猛进的发展,已使得象小儿麻痹症和肺结核这样令人生畏的疾病得到了根治。然而,由于人类遭受的许多疾病源出于人的罪以及人对健康生活之法则的鄙夷与漠视,这些疾病绝不会得到医治,除非撒但的权势被连根铲除。

     身体仅仅是人的存在的一部分,人的存在还包括他的魂和灵。参阅帖前5:23。身体是指人的有形体的物质或肉体存在,魂涉及人的思想和大脑,而灵则是人有异于其它动物的显著标记,它是上帝的形象在人的存在中的印记。人的灵驱使他们去探寻与上帝之间的契合。若是人的灵失去了与上帝之间的谐和关系,人的疾病也就得不到根本的治愈。若是人生活在上帝的同在和显现之中,就不再会有疾病和死亡,因为疾病和死亡在上帝的光照下是一分一秒也无法生存下去的。

     有的疾病直接产生于人的罪。深埋在人内心深层的怨恨和人难以驾驭住的紧张和压抑的心情导致了许多疾病的诞生。当人们不愿饶恕别人或因拼命追逐俗世的名利地位而“身心交瘁”时,疾病便会频繁发生。

     生活在焦灼不安和急匆匆的状态下的人常常会患胃溃疡、关节炎、高血压、哮喘之类的病;饮酒和抽烟削弱了人的免疫力,故极易致使疾病的产生。

     导致疾病的另一个因素是,我们日常的大多饮食中都含有某种毒害身体或不健康的添加剂。假如我们食用过多的蔗糖、盐、白面和其它一些有害的食品,就难以获取身体必需且足量的天然养分,人体就会虚弱。我们试图叫田地生产出过多的粮食,但到头来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仅造成土地贫脊、庄稼受损,我们因吃下受污染的粮食而给身体带来了巨大的危害。

     只有当人们在饮食、运动和保健等方面做到适度和有分寸,停止摄入害人匪浅的化学物质或其它异物,疾病才会减少。与此同时,人们必须中止继续用致癌物污染水和空气,消除给大自然带来毁灭和给国民带来饥馑的战争。所有这些都助长了疾病的传播和蔓延。

     在耶稣尚未再来之前,世上的疾病将日复一日地继续危害人的生命。当耶稣再临时,一切的一切都会安排得入情入理、井井有序,疾病和死亡将荡然无存。

     上帝向人类作了一个极其美好的应许,《启示录》22章2节告诉我们,天上的新耶路撒冷城里有一生命树,树上的叶子“乃为医治万民”。同一书卷的21章4节又提醒我们,当人与上主同在时,便“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

     人靠着自身的努力,是根本无法为所有的疾病找到医治的途径的。然而,耶稣的再来将永远铲除人类的种种疾患。
  

3.世界上为什么有罪恶的存在?

     
   首先要说明的一点是,上帝与罪恶的产生之间是毫无瓜葛的。罪恶的产生有着两个主要来源:

     (1)撒但,即属灵气的恶魔。他是人类的宿敌,他恶毒、强悍,为能摧毁上帝,从先按着上帝形象所造的人参阅创1:26。身上下毒手。世上很多祸害和罪恶的直接罪魁,就是撒但。
   (2)人心。若干年前电台曾播放了一个题为《阴影》的节目,节目开头这样说道:“有谁知晓,罪恶的沉渣在人心的底层浮起呢?”上帝知道,人心乃是藏污纳垢之地。由于人心充满着罪恶,他们尔虞我诈、相互倾轧;他们挑起战争的事端,犯下耸人听闻的罪行,滋长非正义和种族主义,给世界带来了种种悲哀和伤痛。

     撒但和人的本性所滋生的罪恶往往象癌细胞那样,趋向于恶性的繁殖和泛滥。人心越是被罪恶包绕,人类的整体社会就越是罪欲横流,散发着霉烂的腐气。假若上帝不给人类向恶的选择机会,人类就不会有自由。试想若是世人一发出咒诅上帝的声音舌头上就会长疔疮的话,人在上帝的面前岂不成天提心吊胆、诚惶诚恐吗?上帝虽然完全能够做到这一点,但他却不愿成为一名专制的暴君。他期待人能择善而从,能爱他和事奉他。反之,人也可以选择走从恶和不事奉上帝的道路。自从上帝造了人类始祖亚当后,一直让人类有选择善恶的自由。

     亚当乃是人类的“元首”。一个国家的主席或总统作出的决定,会影响到该国的全体民众。同理,亚当作出的错误选择,殃及了人类千秋万代的命运。我们都沾染上了亚当的原罪。亚当背弃上帝之后,死亡不仅敲响了人类的大门,也祸及动物、植物和整个大自然。从此之后,人类得汗流浃背地作牛作马、终日辛劳,以勉强度日谋生。亚当的堕落给这个世界带来了痛苦和磨难,《创世记》3章详细叙述了这一事实。

     依据圣经的记载,在亚当死后的短短的几个世代中,人类变得恶贯满盈、邪恶之极。参阅创6:5。人类的罪恶不胫而走,并使人类一代更比一代败坏。诚然,人类从其先辈那里不断汲取了智慧和财富,但与此同时,他们也继承了先辈们的罪孽和因其所受的咒诅。

     起初上帝造人时,亚当在道德上处于中立状态,他有着犯罪与不犯罪的选择自由。可是,亚当的原罪却致使他所有的后裔与生俱来就趋向于恶。所以,我们生来便有从恶的趋向也就不足为怪了。

     尽管我们与生俱来就有犯罪和趋恶的本性,但仍能弃恶从善和转向上帝。上帝要求我们抵御罪恶,他愿亲自帮助我们进行一场殊互的争战。然而,这场争战是相当艰巨的,就连耶稣本人也受到了罪的诱惑。

     世界上处处都有罪恶的存在,这个事实的确叫人感到扼腕叹息。但是,上帝给我们带来了真理的福音,向我们指明了一条征服罪恶的阳关大道,这即是通过上帝的儿子耶稣基督所奠定的救恩之路。

共3页   1   2   3